1,132


[轉貼]邁凱倫已經完成雷諾引擎整合?

KUMAZAKI

2018/01/18 17:25:12

發文

#6037492 IP 218.164.*.* 修改過 1 次 檢舉這篇文章

2018/01/18 17:32:09

發文IP 218.164.*.*

今年高調從本田引擎換用雷諾引擎後,邁凱倫技術總監Tim Goss透露車隊已經成功的完成了整合問題,並沒有付出太大的底盤妥協。

Goss告訴汽車運動,“雷諾的結構完全不同。你遇到的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引擎構型。梅賽德斯/本田結構,和法拉利/雷諾結構。最終的差別來自於渦輪增壓器的位置。”

“梅賽德斯/本田的方式是將壓縮機位於引擎前方,渦輪管位於引擎後方,MGU-H部件位於V型結構中間。”

 

“法拉利/雷諾的設計壓縮機位於引擎後方,MGU-H和渦輪管都位於引擎之後。”

“這就對於底盤很變速箱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要求,現在,我們有了2者的經驗,我們知道其中的利弊。我有喜歡雷諾設計的地方,也有一些感到困擾的地方,但最終我們很幸運及時做了更換引擎的決定。不可能再等了。”

整合雷諾對於邁凱倫的油箱,變速箱和後懸掛有影響,“我們必須修改底盤,改變冷卻系統,重構變速箱。但我們及時的做到了,並沒有作出太多妥協。這是相當巨大的改變。”

“雷諾引擎將會位於底盤更靠前的位置。本田有進氣口必須有管道深入引擎前部,這一區域會影響你的油箱設計。所以結果就是底盤更長了。但隨後你的渦輪增壓器位於引擎後方,這會影響內側的懸掛佈局。所以引擎後部的設計就簡單多了。”

“當你轉用雷諾引擎的化,突然引擎向前了,所以我們油箱的設計就很從容了。你可以把引擎往前不知,引擎造成的空氣動力學阻力會好很多,因為位置向前移動了。”

“但接著你的渦輪增壓器位於後方,你必須重新設計後懸掛內側,曾長變速箱。但我們完成了夢幻一般但工作。非常緊張。我們有2週時間非常緊張但在努力,但我們非常知道自己要什麼。”

https://bbs.hupu.com/21222336.html

今年高調從本田引擎換用雷諾引擎後,邁凱倫技術總監Tim Goss透露車隊已經成功的完成了整合問題,並沒有付出太大的底盤妥協。

Goss告訴汽車運動,“雷諾的結構完全不同。你遇到的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引擎構型。梅賽德斯/本田結構,和法拉利/雷諾結構。最終的差別來自於渦輪增壓器的位置。”

“梅賽德斯/本田的方式是將壓縮機位於引擎前方,渦輪管位於引擎後方,MGU-H部件位於V型結構中間。”

 

“法拉利/雷諾的設計壓縮機位於引擎後方,MGU-H和渦輪管都位於引擎之後。”

“這就對於底盤很變速箱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要求,現在,我們有了2者的經驗,我們知道其中的利弊。我有喜歡雷諾設計的地方,也有一些感到困擾的地方,但最終我們很幸運及時做了更換引擎的決定。不可能再等了。”

整合雷諾對於邁凱倫的油箱,變速箱和後懸掛有影響,“我們必須修改底盤,改變冷卻系統,重構變速箱。但我們及時的做到了,並沒有作出太多妥協。這是相當巨大的改變。”

“雷諾引擎將會位於底盤更靠前的位置。本田有進氣口必須有管道深入引擎前部,這一區域會影響你的油箱設計。所以結果就是底盤更長了。但隨後你的渦輪增壓器位於引擎後方,這會影響內側的懸掛佈局。所以引擎後部的設計就簡單多了。”

“當你轉用雷諾引擎的話,突然引擎向前了,所以我們油箱的設計就很從容了。你可以把引擎往前布置,引擎造成的空氣動力學阻力會好很多,因為位置向前移動了。”

“但接著你的渦輪增壓器位於後方,你必須重新設計後懸掛內側,增長變速箱。但我們完成了夢幻一般的工作。非常緊張。我們有2週時間非常緊張但在努力,但我們非常知道自己要什麼。”

https://bbs.hupu.com/21222336.html


[轉貼]馬爾喬內否認欲收購法拉利:我哪有300億美元?

KUMAZAKI

2018/01/18 10:42:11

發文

#6037479 IP 218.164.*.*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有傳言稱,65歲的菲亞特/克萊斯勒總裁兼法拉利主席塞爾吉奧-馬爾喬內計劃與其他投資者一道收購法拉利。馬爾喬內正在參加底特律車展,他擁有雙重身份:菲亞特/克萊斯勒的總裁和法拉利總裁。

出席車展的論壇時,馬爾喬內確認他將在2018年底卸任菲亞特/克萊斯勒的總裁,但他表示願意留任法拉利總裁的職位。不過他也隨即否認了打算收購法拉利的傳言。“誰在傳播這樣的故事?這完全是無稽之談!在股票市場上,法拉利的市值是200億美元,那麼我應該用什麼價格去買?我們在談論的300億美元。我向來是個樂觀主義者,但為了買法拉利,我得先去買彩票;

“我們優先考慮贏得F1世界冠軍,同時讓法拉利掙很多錢”。

但這可能是一枚經典的煙幕彈。法拉利肯定是賺錢的,對於投資者來說,這也是一個絕對吸引人的收購標的。2017財年的上半年法拉利的業績表現強勁,收入大到了14.8億歐元,較去年同期增長了17%。淨利潤增長49%,大到2.6億歐元。

馬爾喬內在菲亞特的15年戰功彪炳:復興了菲亞特品牌;運作菲亞特與美國的車廠克萊斯勒結盟;重振了法拉利,又準備將阿爾法-羅密歐這個品牌現代化。阿爾法-羅密歐與索伯車隊的結盟就是複興品牌計劃的一部分。下一步他會不會將這個品牌獨立出來?

當被問及2018賽季的F1以及法拉利車迷應該報以何種期待時,這位法拉利總裁表示,“幾天前我在馬拉內羅,小伙子正在安靜地工作著。在我看來,他們過於安靜了。我的結論是,如果我們不是釀出了一瓶頂級葡萄酒,就是研發搞成了一鍋粥。”

https://sports.sina.cn/f1/motorracing/2018-01-18/detail-ifyquptv7515225.d.html?vt=4


[轉貼]前邁凱輪CEO惠特馬什重返F1:協助FIA制定新規則

KUMAZAKI

2018/01/18 10:36:31

發文

#6037478 IP 218.164.*.*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自由媒體收購F1以來已經造就多個爆炸性新聞,隨著新東家試圖重新塑造、重新包裝、重建這項運動,現在自由媒體已經將觸角伸向了管理機構----國際汽聯(FIA)

著眼於未來的F1需要削減成本,最有可能的是引入預算帽,前邁凱輪車隊的CEO馬丁-惠特馬什已經受僱擔任顧問。2014年,因為與羅恩-丹尼斯鬧翻,惠特馬什離開了效力25年的邁凱輪公司,他的職位被羅恩-丹尼斯取代。

離開邁凱輪之後,惠特馬什的大部分時間都用於擔任Ben Ainslie's 船隊的首席執行官,征戰美洲杯帆船賽;剩餘的時間他還在Formula E全球顧問委員會擔任顧問的職務。

FIA對外確認了這條消息:“惠特馬什已經臨時接受FIA的邀請,旨在為構建一個公正且可持續的F1世界錦標賽而製定一套財政規則”。

現有的引擎規則和協和協議將在2020年到期,自由媒體、FIA以及各支車隊需要達成一套新的規則。引擎方案的第一版已經惹惱了一些製造商,反應最強烈的是法拉利;而財政規則是導致摩擦最為激烈的方面。除了掌控成本和開銷,自由媒體集團還尋求在獎金分成方面給予車隊更為平等的待遇,這會終結一些車隊的特權。擔任自由媒體負責F1運動事務的主管羅斯-布朗已經與車隊鬧得不可開交,惠特馬什作為曾經的車隊管理者,即清楚車隊的開銷需要受到約束,但他也完全知道車隊花的是自己的錢。

週四在F1策略組會議上,車隊將聽取自由媒體提交的最新方案。

https://sports.sina.cn/f1/motorracing/2018-01-18/detail-ifyqtwzu1293358.d.html?vt=4


[MotoGP]DUCATI GP18今天下午4:30發布

KUMAZAKI

2018/01/15 16:39:58

發文

#6037274 IP 220.142.*.*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http://www.motogp.com/

Monday 15th January at 10:30 (CET)


[轉貼]霍納:紅牛擁有2019引擎選擇權 將密切關注本田

KUMAZAKI

2018/01/15 15:59:04

發文

#6037268 IP 220.142.*.*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紅牛F1車隊老闆克里斯蒂安·霍納認為,關於車隊在2019賽季的引擎供應商方面,紅牛將有選擇權。

雷諾目前向紅牛提供動力裝置。然而,這家法國製造商已經告訴紅牛不打算在2018年底續約。雷諾已經與F1老牌車隊邁凱輪達成合作。

這使得紅牛車隊在下個賽季需要一個新的引擎供應商。在這一過程中,集團的姊妹車隊小紅牛車隊已經與本田達成合作。本賽季的合作如果是成功的,紅牛車隊可能會效仿。

“對我們來說,最好的事情是我們去選擇,這種情況是我們以前所沒有的,”霍納對賽車雜誌《RACER》說到。

“我們將用我們的時間來評估這些選項。然後試著在來年的過程中做出最明智的決定。”

Horner說,他們會在未來的幾個月關注小紅牛車隊與本田的合作。

“小紅牛做了一個偉大的交易,”他說。”本田在F1中有偉大的遺產。他們有慾望和野心。作為姐妹隊,我們將密切關注他們上半年的進展情況。”

在與邁凱輪三年的災難性合作之後,本田將有很多需要證明的,如果他們想在2019賽季贏得紅牛的訂單,他們將需要盡快證明自己。

https://sports.sina.cn/f1/motorracing/2018-01-15/detail-ifyqrewi1783485.d.html?vt=4


[轉貼]邁凱倫CEO扎克-布朗:雷諾引擎很快

KUMAZAKI

2018/01/12 19:58:33

發文

#6037049 IP 36.237.*.*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近日舉辦的伯明翰車展期間,邁凱倫CEO扎克-布朗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到了邁凱倫的先後兩個引擎夥伴,本田和雷諾。布朗相信,雷諾引擎足夠給力,而本田的問題是工作方法不對。

扎克-布朗說到:“他們的引擎很有力,儘管當他們調高輸出後可靠性會有點問題。”

“墨西哥站就是例子,馬克斯(維斯塔潘)統治性的贏得了比賽,所以他們有一台很快的引擎。”

“事實上我認為前三名(梅奔、法拉利、雷諾)非常接近,過去一年他們也都贏得過比賽,所以他們之間的差距絕對不會太大。”

“我們也還需要提升,還有很多地方不完美。但是我們最大的弱點就是缺乏動力。所以我認為如果我們有了雷諾引擎,我們在澳洲揭幕戰中將會完全不同。”

“我們對我們與雷諾之間的合作感到高興。我們希望回到人們對我們所期待的考前的位置上。”

談到本田,布朗認為這個日本廠商的問題在於其孤立的工作方式。

“埃里克(布利爾)年初說過,在F1領域你需要一個特定的工作方式,那是F1文化,我認為這是他們才認識到的。”布朗說到。

“當捷豹進入F1的時期,在他們身上你也曾看到這個問題,他進行合作的方式。”

“如果你去看梅賽德斯,他們的總部不在德國,他們的車隊總部在英國,引擎工廠也在英國。雷諾是分別在英國和法國。”

“我認為F1經驗,直接的F1經驗,是他們(本田)所最缺乏的。而這肯定不取決於你的努力,資源,設備有多棒,而我認為他們的這些東西其實都是很正確的。問題是工作方法。我認為他們終會掌握到,但是三年我們等不起。”

http://sports.sina.com.cn/motorracing/f1/newsall/2018-01-12/doc-ifyqqieu5875455.shtml


[轉貼]邁凱倫2018年賽車將迎來“最大改變”

KUMAZAKI

2018/01/09 19:12:22

發文

#6036729 IP 36.239.*.*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邁凱倫執行董事扎克•布朗表示,其車隊將會是2018年所有隊伍中,塗裝變化最大的車隊。

上個賽季,在車隊長年領導人羅恩•丹尼斯離開後,邁凱倫為了在形像上煥然一新,推出了黑、橙和白色的全新塗裝。

自從作為執行董事加入車隊以來,布朗一直致力於嘗試截然不同的事。在從本田改用雷諾引擎後,本賽季車迷也能夠期待品牌的另一轉變。

“今年的賽車看上去將和去年不太一樣,”布朗對Motorsport.com說,“我們的整個品牌、邁凱倫的知名度將會進入一個新的水平。這是令人興奮的。”

“我們知道很多其他車隊將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希望人們能在澳大利亞看到,邁凱倫無論在賽場內外的變化都是最大的。”

當被問及邁凱倫標誌性的木瓜橙是否會被保留時,布朗表示:“我們會對我們的歷史作出一些肯定。但我們的塗裝還沒有完成,因為它的很大一部分還是取決於贊助商。”

與此同時,布朗暗示除了賽車塗裝的改變之外,邁凱倫也將在車房的裝修上採取大膽的嘗試。

“我們視其為一個新時代,我們將重整旗鼓而且有好事發生,例如:一個新車房。近幾年來,邁凱倫沒有做到的事情之一就是成為領先者。“

“我們的車房和一切事情,看起來同其他人一樣。所以我們需要有所行動,等去到澳大利亞後,所有人都會說'你看到邁凱倫做了什麼嗎?'”

“這是邁凱倫始終致力於的事情。我認為,隨著我們缺乏競爭力,我們有點落入了平庸。我們需要重新成為另所有人羨慕的車隊。我感覺我們已經上了軌道。“

當布朗加入車隊時,曾表示在2013年年末和沃達丰的合作結束後,尋找冠名贊助商對於邁凱倫來說至關重要。

目前邁凱倫還未找到“目標”。但布朗透露車隊正在力求鎖定一個“主要合作夥伴”,而非“冠名合作夥伴”,並表示這樣既能保護邁凱倫品牌,也能給予贊助商更多的曝光。

“我們確實需要一個冠名級別的合作夥伴。我所做的一切就是從傳統意義的'冠名'合作夥伴,轉為尋找'主要'合作夥伴,同時審視我們所有的商業資產。“

“不僅僅包括我們的賽車,還有我們其他形式的比賽,以及我們的建築、作戰室以及那類性質的東西,並且看看讓邁凱倫王國商業化的最佳方式是什麼。”

“我們將通過這些動作,制定一個不需要'冠名合作夥伴'的計劃。”

“但我們仍需一個主要合作夥伴,而不是一個'冠名合作夥伴'。我知道這就是字裡行間的意思。但這真的關係到保護邁凱倫的名字。我竭盡全力所作的就是圍護這點,讓邁凱倫的名字延續下去。

“我不認為贊助商名字作為車隊的一部分有那麼多的價值。但我確實認為,當車隊被聯合品牌冠名的時候,其名字的價值會輕微的降低。”

 

布朗表示,當更多的公司和邁凱倫結盟時,未來的商業前景將會呈喜人之勢。

“目前為止我們已經簽約了三個合作夥伴。我們將對此開始宣布,並希望能有找到更多的。”布朗表示。

“2018年我們不會'銷售一空'。這需要時間。但我很滿意車隊在賽道上的發展方向、車手陣容和賽場外的事宜、商業、營銷以及我們和車迷的接觸。”

“這是一家偉大的公司,擁有一個偉大的品牌,儘管近年來有點一蹶不振。”

https://cn.motorsport.com/f1/news/%E8%BF%88%E5%87%AF%E4%BC%A62018%E5%B9%B4%E8%B5%9B%E8%BD%A6%E5%B0%86%E8%BF%8E%E6%9D%A5-%E6%9C%80%E5%A4%A7%E6%94%B9%E5%8F%98-993960/


[轉貼]梅賽德斯的2018年F1引擎 將“幾乎是全新的”

KUMAZAKI

2018/01/09 18:51:05

發文

#6036728 IP 36.239.*.*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梅賽德斯引擎主管安迪·科維爾透露,2018賽季梅賽德斯的引擎將“幾乎是全新的”。

自從2014年引入V6渦輪混合動力引擎以來,梅賽德斯的引擎一直是F1的標杆。車隊連續四年贏得了車隊和車手年度冠軍。2017年的戰役中,法拉利挑起了更為嚴峻的挑戰,但紅牛在上賽季的收官階段也成為了更強大的威脅。

為了保持自身的優勢,梅賽德斯正加緊在各方面有所提高,並且計劃對引擎進行更大程度的升級。

“(引擎)幾乎是全新的,”科維爾在被Motorsport.com問及關於今年引擎的預期時表示,“上賽季經歷了好幾個階段。我們擁有提升引擎的動力和指示動力的方法。”

“我們有辦法減少動力單元幾乎每個部分的摩擦,或者是電子系統的損耗。”

儘管F1將第五年使用當前規格的引擎,但科維爾相信在純性能方面仍有很多收穫有待取得。

“每次當你製造一台引擎,每次你經歷一個階段的更新,你總是在學習,”他表示。

“所以你凍結了這個概念,你做了工作,你做了試驗,你去到比賽,一路上都極其令人沮喪。因為你在學習,但是從根本上來說,如果品質沒有受損,你是無法融入那個階段的。”

“所以,這確保我們有一種學習文化,觀察、學習和反思,然後牢記。所以在到時候把一個概念集思廣益的時候,我們就能獲得一大堆的想法。而其中的很多,能幫助在一些常規的領域取得細小甚微的收穫。”

“其中也有一些是宏觀的、基本的學習、燃燒的過程、摩擦的減少、能幫助我們提高可靠性的新材料。但有時出現的也只是一個驚喜。”

“通過這個模式我們仍然能有所收穫。其中有大量是像五毫秒這樣的微小收穫。然後還有一些美妙的驚喜。你本來以為這裡會多兩千瓦,但實際上是那裡多了兩千瓦。 ”

“這些事還是要通過這些偉大的試驗來實現,而這也正是測試設備的重要之處。”

“你需要考慮你想要測量的是什麼。但同時也需要一台非常令人影響深刻的功率計,擁有出色的傳感器和良好的方法來探測這些收穫,並從普通測試的複雜環境中找出它們。“

https://cn.motorsport.com/f1/news/%E6%A2%85%E8%B5%9B%E5%BE%B7%E6%96%AF%E7%9A%842018%E5%B9%B4f1%E5%BC%95%E6%93%8E%E5%B0%86-%E5%87%A0%E4%B9%8E%E6%98%AF%E5%85%A8%E6%96%B0%E7%9A%84-993799/

 


[轉貼]自由媒體:F1沒有法拉利 也能活下去

KUMAZAKI

2018/01/09 18:30:30

發文

#6036727 IP 36.239.*.*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針對法拉利聲稱考慮退出F1的威脅,F1的技術主管羅斯-布朗代表他的東家自由媒體進行了反擊。布朗表示,法拉利需要遵守F1運動的規矩,就算法拉利離開,F1也會繼續生存下去。

自由媒體收購F1之後便開始按照自己的思路進行改革。最重要的變化是,當前的參賽者商業合同(協和協議)到期後,舊有的獎金分配結構將會被推翻。法拉利在分紅中的特權或將不復存在。此外,在2021年的新一代引擎規則中,自由媒體主張更廉價更標準化的引擎方案,法拉利對此也不滿意。

法拉利主席塞爾吉奧-馬爾喬內已經發出了退出F1的威脅言論。但是自由媒體好像並不打算屈服。

羅斯-布朗對Sky Sport說到:“我認為,他們(法拉利)表示自己是F1運動的重要元素,必須要被保留,我認為我們在這方面有共同點。他們是F1運動DNA的一部分,我們不想失去他們,但是這必須要在正確的環境中。我們認為這裡要有一個我們認為對這項運動來說正確的底線,希望他們的底線也能在此運行。”

“無論哪支車隊在其中,F1都會存活。我們經歷過一些世界冠軍離開這項運動,這項運動經歷過悲劇,但是這項運動能夠復甦並繼續下去。無論我是否在這裡,無論自由媒體是否在這裡,無論法拉利是否在這裡,它都會繼續下去。”

 

https://sports.sina.cn/f1/motorracing/2018-01-08/detail-ifyqkarr7875401.d.html?vt=4


[轉貼]萊科寧的比賽工程師格林伍德 確認離開法拉利

KUMAZAKI

2018/01/09 18:25:08

發文

#6036726 IP 36.239.*.*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基米·萊科寧的比賽工程師大衛-格林伍德(David Greenwood)在2018賽季開始前離開了法拉利車隊。

格林伍德是在2015年加入了法拉利,他曾在馬魯西亞車隊擔任總工程師,並已在過去的三個賽季與萊科寧合作。

他由於個人原因離開了法拉利,並將回到英國,據了解他將在WEC世界耐力錦標賽的馬諾車隊中擔任一個角色。

法拉利還沒有決定誰將取代格林伍德,但預計未來幾週將會官宣。

法拉利將在2月22日發布其2018賽季F1新車,並將在2月26日開始季前測試。

 

https://sports.sina.cn/f1/motorracing/2018-01-09/detail-ifyqkarr8032676.d.html?vt=4


[轉貼]為什麼漢密爾頓不該刪除個人Instagram

KUMAZAKI

2018/01/09 14:50:52

發文

#6036711 IP 36.239.*.*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如果你讓F1 車迷公開投票,(他們選出的)完美的車手會是各種特質的總和:勇敢,有侵略性,在賽道上足夠快,而且不滿足於沉悶的公司形象。他們會直言不諱,誠實地對待自己,他們更像一個一個破產者,一個受壓迫者,不顧一切的背井離鄉者(did-it-their-way backstory ),同時保持接地氣,表明他們永遠不會忘記自己的出身。

當今這一茬F1 車手展現出了很多優秀的品質,但沒有一個是完美的,最接近的是漢密爾頓。儘管是個出身平凡的黑人,但他非常快非常成功。你只需要看下賽車手出身的總體人口學統計,(漢密爾頓遭遇的)其中的任何一個(不利因素)足以毀掉他的賽車生涯,更不用說有機會成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F1 車手之一。

他也被傲慢(arrogance )或者,對他寬容點的話——也可以說是自我信仰(self-belief )所困擾。這是他在賽車生涯的一個亮點(brilliant ),當然我說的這也不一定是一種批評,但這意味著他永遠不可能真正成為一個謙虛的人。

現在不是時候深究為什麼我們應該享受觀看賽車皇室(racing royalty )在我們眼前的表演。 現在是時候討論一個特質:他的率真,他如何與粉絲聯繫,並且分享其他F1 車手根本不會展示給你看的一部分生活。

或者是討論他應該如何與粉絲聯繫的問題。 你肯定聽說了這件事:在聖誕假期漢密爾頓上傳了一段視頻,在視頻中他強烈抗議他的外甥自豪地穿了一個人送他當聖誕禮物的公主裙。

這位四屆世界冠軍說他“很傷心”,批評他的侄子是因為“男孩不穿公主裙”。 公眾嘲笑他,漢密爾頓一再道歉(apologised profusely )。 而在這個星期,無論漢密爾頓是自願的還是被這個事件的後果逼迫的,他全面刪除了他的社交媒體渠道。現在他清空了,我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了解他的生活了。

他的開放態度(openness )對F1 車迷一直是一件好事,無論他這樣做是因為他的傲慢的另一種表現(another manifestation of his arrogance ),或者是他只是覺得,他不應該隱瞞,在聚光燈下裝出一個人設更為難受,(所以就乾脆在社交媒體直播自己的生活)。 漢密爾頓並沒有義務去這樣做(展示自己的生活)。 他可以把社交媒體留給贊助/ 推廣等,或完全忽略它。就像其他人所做的那樣。

漢密爾頓和他的社交媒體活動,一直被公眾和賽車界內外的媒體強烈關注。 與他的侄子的錄像證明他多愚蠢的事他都乾得出來(evidence he is capable of extreme foolishness ),也許這次猛烈抨擊他的侄子是他忍耐的極限。

更可能的是,他正準備在他的賬戶上重新開始。 這看起來是一個奇怪的策略,但這並不是聞所未聞的,特別是在明星圈子裡 —— 例如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 )去年夏天就做了這個。

漢密爾頓並沒有刪除這個帳戶,這是明智的。建立超過五百萬追隨者的讀者並不是一時的工作。如果他想要一個清白的歷史(clean slate ),清空賬戶同時保留他的令人印象深刻的(impressive )觀眾,這就是最好的辦法。單單在Twitter 上,他的粉絲數幾乎是第二名(費爾南多·阿隆索)的一倍。

這不應該讓漢米爾頓結束真實社交媒體使用,因為他總是讓我們感覺最真實的F1 車手。炫耀他紙醉金迷的生活方式從未真正困擾過我,因為我們都這樣做,我們只是裝逼的程度不同(we just brag to differing degrees )。我們知道更多關於什麼是漢密爾頓喜歡的。我們了解他在賽道之外的生活方面,遠比其他車手詳細。

漢密爾頓想現在暫時關閉社交媒體的更重要的原因是,在他回歸社交媒體後就會更加清楚地意識到,當500 萬人跟隨著你,用顯微鏡看著你時,你很容易出錯(slip up )。他需要對於他寫的和分享的內容更小心,不管你信不信,他現在是一個有一個巨大社會責任的人。

 

 

  “我們應該自我審查”這個想法可能會激怒很多人,特別是現在是讚揚漢密爾頓的開放態度的背景下。然而,在不同的情況下,我們對一個人言論的評判結果會不同。如果漢密爾頓公開批評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在種族問題上煽動分裂,這將激怒特朗普的支持者——但(如果漢密爾頓這樣做了)這是更廣泛推動平等的一部分,這是值得讚揚的。

如果漢密爾頓告訴一個孩子應該符合性別上的刻板印象,然後把這個信息傳播給數百萬以漢密爾頓為榜樣的其他人,那麼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消極後果。很多人(LGBT 人群)受困於社會認同問題、社會壓力或社會期望。如果一個人總是對這一人群的人說“做你自己”,就約等於不經意間給他們警告:“如果你是正常人就好了”。這給他們一種非常矛盾的感受。

當然,違心地去贊成與個人信仰相矛盾的觀點是虛偽的。但是停下來思考“我實際上說了什麼”這並不虛偽。這就是為什麼漢密爾頓如此迅速和大量地道歉。他意識到現在他真的麻煩了,事件後果比他想像的要大得多。

這事不會讓你變成一個向人們宣傳“每個行動都有其後果,無論有意無意,傷害到人總是錯誤的”的白蓮花。同樣地,這事並不會逼你麻木不仁,也不會讓一切反對平等的人去承認漢密爾頓徹底搞砸了(screwed up royally ),但是要指出他是刻板性別角色的堅定支持者。當人們把愚蠢的言詞和行為變成更加凶險(sinister )的事情來支持或者辯護冒犯者時(support or defend the offender ),這並沒有幫助解決這場爭論。

漢密爾頓在一系列推特中說:“我對自己的行為深表歉意,因為我認識到無論一個人來自何處,他都不可能去接受所有人,他肯定會邊緣化一些人或擁有一些人的刻板印象。” “一直以來,我都支持任何堅持自己的生活方式的人,我希望他們能夠寬恕我這一時的判斷失誤(lapse in judgement. )。”

 

許多人沒有原諒漢密爾頓。他的視頻引發了大量的反應,而且這個反應並沒有停止,因為他的社交媒體內容正在被刪除。有些人的回復是正當合理的,而有些回复在語氣/ 內容方面令人震驚,或者是徹頭徹尾的辱罵。許多人則沒有選擇爭吵,他們這時在討論為什麼漢密爾頓所說的是一種誹謗中傷,為什麼他的言論導致了大量的爭論。

漢密爾頓非常清楚在社交媒體上被審判是一個懲罰性的經歷。無論為什麼他這樣做,清理他過去的社交媒體內容至少已經表明這與這次事件有關。而且,不幸的是,他刪除了他原來的坦白。刪除自己的道歉和請求寬恕的內容是一個愚蠢的錯誤。

因為現在他的社交媒體的現狀,漢密爾頓收到很多責備,但是他不應該隱瞞過去。我懷疑他的社交媒體會保持沉默很長時間。當他回歸的時候,他應該用他的平台去發表他之前曾發表過的公開和負責任的聲明:他希望在世界上看到積極和平等。

最好的獲得原諒的方法是證明自己配得上原諒——行動勝於被刪除的話語。

https://bbs.hupu.com/21140400.html


[轉貼]阿隆索:Ligier“需要更多速度“來競爭戴通納勝利

KUMAZAKI

2018/01/08 16:30:11

發文

#6036622 IP 220.142.*.*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兩屆F1世界冠軍費爾南多•阿隆索以前十名開外的結果完成戴通納24小時測試後承認,United Autosports需要從Ligier JS P217賽車激發更多速度。

阿隆索在周日預排位賽階段做出他所在賽車在本次“Roar Before The 24”測試裡的最快單圈,但僅僅位列第12名,落後前F1對手菲利普•納斯爾佳氏Action Express Cadillac做出的標杆時間1.7秒。

“仍然有細小的調整需要做,賽車的性能也是如此,”阿隆索說,“顯然現在時間還早,只是測試,但我們需要激發更多速度,希望等我們回到這裡時,能夠更有競爭力。”

為期三天的測試被Cadillac DPi賽車統治,Action Express、Wayne Taylor Racing和Spirit of Daytona三支車隊瓜分了七個測試階段的最快時間。

阿隆索表示,他本週末的首要任務是習慣與隊友蘭多•諾里斯和菲爾•漢森分享賽車。他承認,在這些長度為45分鐘至兩小時不等的測試階段裡完成所有要求做到的工作有難度。

“圈數並不多,但總比沒的好,現在我覺得為比賽做好了更多準備,”阿隆索說,“這個週末挺好,無論是與同事、車隊、隊友相處,還是(與隊友)適應分享一切、適應並做出妥協來讓大家都滿意。這是本週末的首要任務,我們也做到了。這是積極的事情。”

“可能最意外的是在賽車裡的時間很少。這些階段時間並不是非常長,而你需要分享賽車,所以在換車手、調整設置的時候,你損失一點時間,最後你只是跑了幾圈。”

“這可能是讓我意外的地方,也是我本週末所欠缺的,但是我認為這是遊戲的一部分,而到了24小時的比賽里,我們會累計足夠的圈數。”

阿隆索原本以為在夜裡駕駛賽車以及應對大量慢車是他需要適應的主要事情,但發現這兩個方面都很順利。

”與在白天沒有很大區別,”他在參加了周六晚上的階段後說,“在F1,我們也有在巴林、新加坡和阿布扎比的夜賽。這裡的賽道照明非常亮,可能不像其他耐力賽的賽道。所以,我沒覺得有大問題。”

“對交通狀況也是如此,我原本有點擔心。當你在不同的地方要超車的時候,總是會有風險,或者他們是否正在對戰,但是這是所有人都面對的正常事情,不只是我們這些新人。所以比賽中,這方面我們應該也能對付了。“

https://cn.motorsport.com/imsa/news/%E9%98%BF%E9%9A%86%E7%B4%A2-ligier-%E9%9C%80%E8%A6%81%E6%9B%B4%E5%A4%9A%E9%80%9F%E5%BA%A6-%E6%9D%A5%E7%AB%9E%E4%BA%89%E6%88%B4%E9%80%9A%E7%BA%B3%E8%83%9C%E5%88%A9-993565/
 


[文字直播]阿隆索-DAYTONA 24小時耐力賽首次練習

KUMAZAKI

2018/01/06 00:32:02

發文

#6036443 IP 218.164.*.*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文字直播網址

另外,YOUTUBE數據直播: 

 


[轉貼]數支車隊希望阿斯頓馬丁 成為F1引擎供應商

KUMAZAKI

2018/01/05 18:18:02

發文

#6036423 IP 218.164.*.*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據英國權威媒體《汽車運動》獲悉,數支F1車隊表達了希望阿斯頓-馬丁在2021年之後成為F1引擎供應商的興趣。而出於配合自身市場策略調整的需要,阿斯頓馬丁很有可能在2021年之後以F1引擎製造商的身份重返F1。

  2018年,這家英國豪華車製造商將成為F1紅牛車隊的冠名贊助商,如果未來F1的引擎規則能夠保證產品的研發和製造成本可控,阿斯頓-馬丁也願意在下一個週期內進入F1。阿斯頓-馬丁的總裁兼CEO安迪帕爾默表示,他對2021年引擎規劃的方向“感到鼓舞”。新的引擎規劃是去年10月份F1新東家自由媒體公佈的。阿斯頓-馬丁已經僱傭了法拉利前F1首席引擎工程師約爾格-洛斯(Joerg Ross)和盧卡-馬爾默里尼(Luca Marmorini),這是他們決心重返F1的重要信號。

  紅牛是阿斯頓馬丁的潛在客戶,因為紅牛領隊霍納曾表示車隊對於與阿斯頓馬丁達成協議持開放態度。如果紅牛選擇了阿斯頓馬丁引擎,小紅牛也會追隨,後者轉投本田引擎之後的影響也將會消除。據透露還有其他的F1車隊也在與阿斯頓馬丁就引擎供應的問題接觸,而後者應該能夠為超過兩支車隊提供引擎。

  對於願意向多少支車隊提供引擎的問題,帕爾默告訴《汽車運動》,“從成本和售價的角度,我只有粗略的數字。不過在F1,你總是要考慮無形的影響力。我們要重返是整個市場策略的重返,不僅僅是單單一台引擎重返F1。市場策略上的重返會轉換為實際的車輛銷售,這就是我們考慮重返的原因。當我們推出中置引擎的法拉利488級別的跑車----也就是瓦爾基里的時候,我們就考慮培育這樣的因子;

  “當我們進入主流市場與法拉利、蘭博基尼和邁凱輪展開面對面競爭時,我們需要自己的創造力做好準備。2021年的規則改變從時點上看很好,因為那時我們就將帶來自己的產品,”帕爾默總結道。

http://sports.sina.com.cn/motorracing/f1/newsall/2018-01-05/doc-ifyqincu5329285.shtml


[轉貼]2017賽季四大引擎馬力數公佈 本田差了奔馳一輛smart

KUMAZAKI

2018/01/04 18:08:35

發文

#6036354 IP 220.142.*.*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F1引擎的具體馬力數據一直都是各廠商的秘密。據Auto Motor und Sport報導,2017賽季末各車隊根據GPS數據測得了對手們的馬力。

 

首先是最強的梅賽德斯引擎,949馬力幫助他們在賽道上游刃有餘。1000馬力的目標也已近在眼前,沃爾夫相信,他們能在2020年末突破1000馬力大關。

 

 

而F1評論員施密特則認為:按照梅奔現在的發展趨勢,2019年就可以完成這一目標。

 

法拉利引擎則為934馬力,根據芬蘭《Ilta Sanomat》報導,法拉利將目標定為2018年提升40馬力。去年6月法拉利引擎負責人洛倫佐·薩斯跳槽至梅奔一事被認為是紅魔下半賽季退步的原因。

 

但是法拉利總裁馬爾喬內卻反駁稱:“有人說薩斯是天才,我可不記得有這麼一回事。”

 

雷諾則是907馬力。雷諾方面認為他們落後的原因在於十年前布里亞托利大量裁員。

 

墊底的本田引擎則為860馬力,曾經的3.0版本計劃是將馬力提升30,但結果是版本到了3.8,和梅奔之間還是差了接近一輛smart的馬力(smart 0.9T90馬力)。

https://bbs.hupu.com/21115644.html

 


[轉貼]本田:2018限制三台引擎“不合理”

KUMAZAKI

2018/01/03 18:24:50

發文

#6036286 IP 218.164.*.*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即将卸任的本田F1项目主管长谷川祐介相信,在2018赛季改用“三台引擎限制”的规则是不合理的。

紅牛領隊克里斯蒂安•霍納表示,在今年各大製造商使用四台引擎已經很掙扎的情況下,再次消減動力單元的額度簡直是“瘋了”。

但並不是所有的車隊都一致認為規則需要改變,而且法拉利主席塞爾吉奧•馬奇奧內在最近一次策略小組會議上對這些看法不予理會,現在要對這一規則作出改變已經沒有希望。

國際汽聯主席讓•托德表示,他也和其他人一樣,對於今年一些車隊所遭到的退後發車的處罰力度感到不滿。但是法國人也補充表示,除非所有的車隊都希望改變現狀,否則一切都無能為力。

“這非常的艱難,”有消息稱將在今年1月1日後不再負責F1項目的長谷川表示,“不僅僅是對於我們,雷諾也有困難。我認為這是不合理的。從技術的角度來看,這很困難。”

“如果我們節省引擎性能的話,那就會很容易實現。如果我們降低2000轉的轉速,當然我們能完成賽季。但是那沒有任何意義。”

當被問及規則是否“保護”了法拉利和梅賽德斯的時候,長谷川表示:“作為一個結果,是的。我們已經討論過很多次了。”

“擁有三台引擎,意味著我們只有兩次機會引入一台新的(升級)引擎。我們需要在一開始就引入一台好的引擎。但如果我們沒有,我們就只有兩次機會引入新的引擎了。”

“降低成本很重要。所以我支持這麼做。”

由於三台引擎意味著今年一台引擎需要堅持七站,製造商們在推進性能和確保可靠性之間,也將面臨著艱難的平衡。

“在當下,我們需要更專注於可靠性,讓引擎堅持七場比賽,”長谷川表示,“但是我們也需要提高表現。”

“好事是我們有一條底線。我們需要確認一下目前的引擎是否正常。一旦我們確認了這點,就會採取下一步行動。”

https://cn.motorsport.com/f1/news/%E6%9C%AC%E7%94%B0-f1%E6%96%B0%E4%B8%89%E5%8F%B0%E5%BC%95%E6%93%8E%E9%99%90%E5%88%B6-%E4%B8%8D%E5%90%88%E7%90%86-992421/


[轉貼]馬薩:保證漢密爾頓爭冠是梅奔2018第一要務

KUMAZAKI

2018/01/03 13:18:37

發文

#6036255 IP 218.164.*.*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梅奔通常聲稱他們對車手採取公平競爭的管理方式,但馬薩認為在2018賽季,車隊會100%的站在漢密爾頓這邊。

  馬薩說:“明年車隊會完全站在他這邊,他和隊友之間不會有問題,不像之前羅斯博格還在的時候。很多事情都對他有利,他正在變得越來越好。他今年的表現真的很棒,這一切成就都是他應得的。”

http://sports.sina.com.cn/motorracing/f1/newsall/2018-01-03/doc-ifyqcwaq7237157.shtml


[轉貼]漢密爾頓:與沃爾夫會晤重塑2017賽季關係

KUMAZAKI

2018/01/02 10:53:13

發文

#6036172 IP 36.236.*.*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劉易斯-漢密爾頓表示,與托托-沃爾夫在2017F1賽季前的一次冬季會晤,對他們在尼科-羅斯伯格離開梅奔後重塑關係“真的非常重要”。

  由於英國人和德國人在2014-16賽季的冠軍之爭,受到了包括賽道上的碰撞、場外的行為以及梅奔管理層的決定等各種各樣爭論的影響,梅奔車隊的內部關係已變得高度緊張。

  在2016賽季初的兩次撞車事故後,沃爾夫曾威脅說,如果他們再有第三次,那麼兩人將都會被趕去坐板凳。而在阿布扎比的賽季最後一戰中,漢密爾頓多次拒絕車隊提速的指令,故意壓車,限制身後的羅斯伯格,這進一步引發了爭議。

  隨著德國人在奪得總冠軍後的突然退役,小漢在沃爾夫牛津郡的家中與之會晤並儘釋前嫌,奧地利人認為,這對幫助漢密爾頓重返最佳狀態、與法拉利的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在本賽季爭奪總冠軍,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如果你在辦公室裡,而你的老闆不想讓你去那兒,那麼那就會是個糟糕的環境,不是嗎?你想要在那兒工作,但你[也]不想(去那兒)。”漢密爾頓解釋道。

  “遠離你所擅長的(東西),那隻會是消極的。”

  “那次會晤對重塑一些事情真的相當重要,所以當我到達(那裡)時,那些傢伙知道我會付出一切,他們會額外更加努力地工作,反之亦然。”

  “如果有任何消極的東西或問題,那就只會阻礙我們,所以這幾乎是一次關係上的淨化、以及我們已經建立多年的堅實基礎的重新開始。”

  鑑於隊友瓦爾特利-博塔斯在經驗上的相對缺乏以及漢密爾頓自2013年開始就與車隊合作的事實,英國人在2017賽季初的表現就成了梅奔的自然參考點,但小漢並未把自己看做是梅奔車隊的領導者。

  “我並不認為自己是車隊的領導者——我相信我是一個長鏈條之中的一個小環節。”漢密爾頓補充道。

  “我們都發揮著關鍵的作用。關鍵是使這一環節盡其可能的強大,那也是我們今年所做到的。”

http://sports.sina.com.cn/motorracing/f1/newsall/2018-01-02/doc-ifyqefvx0387460.shtml


[轉貼]巴頓享受與漢密爾頓的競爭:那是我最滿意的勝利

KUMAZAKI

2018/01/02 10:51:28

發文

#6036171 IP 36.236.*.*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前F1世界冠軍簡森-巴頓表示:作為劉易斯-漢密爾頓的邁凱倫隊友,激發了他的表現,並讓他收穫了讓他最為滿意的勝利。

  巴頓與漢密爾頓曾在2010年至2012年期間共同在邁凱倫車隊效力,作為隊友,他們之間的競爭也異常激烈。

  “我們的關係非常有意思,”巴頓表示,“因為我來自布朗GP,我在那裡贏得了2009年的世界冠軍,他則代表邁凱倫贏得了之前一年的世界冠軍。”

  “我轉會來到了他的車隊,所以我推門進來,尋求挑戰漢密爾頓的機會。”

  “同為英國人,同為英國車隊比賽,同為世界冠軍,而且是新科世界冠軍,這給了我們很多壓力,也讓事情變得有趣,我真的相當享受這次挑戰。”

  “他有著難以置信的速度,我認為他是F1單圈速度開得最快的人。正式比賽,我有機會挑戰他,我們都在爭取勝利。”

  “在這三年裡,我們贏得了很多比賽,有些是我贏的,我認為這也是我職業生涯最好的比賽,因為我必須要擊敗劉易斯才能獲勝。”

  巴頓2016年底宣布退役,但是2017年他臨時頂替阿隆索參加了摩納哥站比賽。

  巴頓的自傳《極限生活》已經出版,並擊敗了其他11位競爭者獲得“2018年體育圖書獎”。

 

http://sports.sina.com.cn/motorracing/f1/newsall/2018-01-02/doc-ifyqefvx0263059.shtml


[轉貼]“懼怕”法拉利F1聯盟?梅賽德斯也有意打造B隊

KUMAZAKI

2018/01/02 10:49:52

發文

#6036170 IP 36.236.*.*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梅賽德斯車隊主管托托-沃爾夫對法拉利與索伯的合作表示印象深刻,他們也正在尋求類似的合作。

  作為索伯與法拉利合作的一部分,阿爾法-羅密歐成為了索伯車隊的冠名贊助商從2018年開始重返F1車壇。

  法拉利的兩名年輕車手勒克萊爾與喬維納奇分別將出任索伯正賽車手以及預備車手角色。法拉利車隊還與哈斯車隊在技術層面上有著密切合作。

  “我認為塞爾吉奧-馬爾喬內(法拉利主席)與阿德里巴貝內(法拉利車隊領隊)做法非常明智,”沃爾夫告訴記者,“他們與哈斯已經有很好的合作關係,這不僅幫助了哈斯,同時也有助於法拉利。他們現在跟索伯的合作是非常有遠見的,費雷德(瓦塞爾)作為索伯車隊領隊,非常明晰裡面的商業操作,這對我們來說可能是個危險的聯盟。”

  沃爾夫承認梅賽德斯正在想複製法拉利與其他車隊的這種合作。

  “我們正在考慮這些事情,這並不容易,因為你不想分散你的組織與其他團隊合作。我們並非是唯一有這種想法的人,我們還在討論中,只是還沒有實施罷了。”

  事實上梅賽德斯車隊已經有兩家合作夥伴,印度力量與威廉姆斯車隊都在使用梅賽德斯的引擎,兩隊2017賽季的年度積分分別排在車隊第四、第五位。

http://sports.sina.com.cn/motorracing/f1/newsall/2018-01-02/doc-ifyqefvx006314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