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8


[轉貼]外媒分析梅賽德斯引擎下降原因:不燒機油了

KUMAZAKI

2018/04/19 11:57:19

發文

#6043822 IP 220.142.*.*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外媒分析了本賽季梅賽德斯引擎性能下降的原因,指出在FIA對於車隊燒機油監管更為嚴格的前提下,不願以身試法的梅賽德斯調整了策略,不再嘗試燒機油。而從數據看,法拉利似乎仍然在燒機油,儘管兩支車隊的機油消耗仍然在FIA設定的閾值之下。文章指出,如果法拉利有一天也開始“玩穩的”,那麼法拉利賽車的直道速度也可能下降。全文如下:

 

梅賽德斯車隊似乎在統治的力度上有所下降,而且從某些角度看,這確是事實。有分析指出,法拉利的動力已經能夠匹配梅賽德斯,但在燃油使用的經濟性方面仍然有差距。“與梅賽德斯相比,直道上我們沒有丟失時間,”法拉利車手維特爾在墨爾本時表示。確實,在中國大獎賽上,法拉利賽車的尾速與梅賽德斯賽車只相差1.5公里/小時。

很多人表示,從引擎性能上看,法拉利已經獲得了提升,但真相似乎再次牽涉到一個老話題:燒機油。過去兩年,FIA一直在嚴厲監管F1車隊燒機油的問題,而梅賽德斯和法拉利是兩支燒機油現象最為嚴重的車隊。機油通常的作用是為內燃機提供潤滑和降溫,但通過將機油轉化為燃油燒掉,兩支車隊獲得了額外的引擎性能提升,這使得他們的引擎要明顯強於雷諾和本田。

 

今年FIA對於燒機油的監管更為嚴厲,力度也前所未有。鑑於此,梅賽德斯似乎用回了2016年規格的機油,而此舉的最大後果是梅賽德斯2018年引擎性能的大幅度下降。

德國專業媒體《Auto Sport und Motor》確認,梅賽德斯自願採取此行動是受制於FIA的機油使用強制規定。梅賽德斯希望在機油消耗方面沒有違規的風險。2018年,FIA對於機油消耗的規定上限是0.6L/100公里,以防止車隊偷偷將機油作為燃油輸入內燃機。

通常的做法是車隊故意造成允許機油“漏入”渦輪增壓器的主密封圈的假象,讓機油參與燃燒過程,這樣經過精確計算的定量機油就可以進入燃燒室。似乎法拉利還在玩這樣的伎倆

 

今年FIA採取更為嚴格的機油消耗控制規則。安裝於主油箱內的傳感器始終監控著燃油下降的水平。FIA每天都會檢查兩支車隊的副油箱,分別記錄空載與滿載時的重量,這樣車隊就難以通過聰明的“洩露”技巧來逃避檢查。

直到巴林站,两支车队的機油消耗水平都在FIA确定的0.6L/100公里以下:0.58L/100公里。這意味着梅赛德斯的機油消耗水平已经顯著下降,但法拉利仍然保持着這一水准。作为对比,雷諾和本田的消耗量率在0.1-0.2L/100公里左右。

每家製造商最多只能擁有三種規格的潤滑油,而梅賽德斯已經用過兩種規格的潤滑油,在賽季剩餘的比賽中,他們的潤滑油只剩下一次升級的機會。

梅賽德斯車隊的負責人托托沃爾夫解釋了他們這麼做的原因:“機油消耗的測量不是那麼精確的,如果你總是在接近上限的水平使用,那麼就會面臨超標的風險。梅賽德斯不可能去冒違規的風險。”

一旦法拉利開始也謹慎並緊隨其後,那麼我們可能會看到,法拉利賽車的尾速或許將和梅賽德斯一起下降。

 

https://sports.sina.cn/f1/motorracing/2018-04-19/detail-ifzihnep7696670.d.html?vt=4&cid=69432


[轉貼]德媒:法拉利引擎或已超過梅賽德斯

KUMAZAKI

2018/04/19 11:44:33

發文

#6043821 IP 220.142.*.*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德國媒體《Auto Motor und Sport》報導,根據2018賽季前三站比賽的GPS數據分析,法拉利引擎可能已經超過了梅賽德斯。

報導稱,“通過冬季的研發,梅賽德斯的單台引擎里程數從5000公里延長到了8000公里。而法拉利則挖掘出了更大的動力。”

法拉利車手維特爾也曾表示,“在直道上,我們並不輸給梅賽德斯。”

德國媒體稱,梅賽德斯被赶超的原因是FIA更嚴厲的限制“燒機油”技術。2017賽季意大利站開始,引擎在比賽中的機油消耗量上限是0.9升/100公里,而在該時點之前,引擎機油消耗量上限是1.2升/100公里。

https://sports.sina.cn/f1/motorracing/2018-04-19/detail-ifyuwqfa4340557.d.html?vt=4&cid=69432

 


[影片]VETTEL起跑壓制KIMI太狠 被網友譙翻

KUMAZAKI

2018/04/15 18:07:11

發文

#6043550 IP 220.142.*.*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影片]紅牛撞法拉利 小牛(本田)自相殘殺

KUMAZAKI

2018/04/15 15:55:04

發文

#6043535 IP 220.142.*.*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轉貼]雷諾:我允許你們解開引擎封印

KUMAZAKI

2018/04/13 20:17:05

發文

#6043395 IP 36.236.*.* 修改過 1 次 檢舉這篇文章

2018/04/13 20:18:26

發文IP 36.236.*.*

雷諾允許三支車隊在中國大獎賽上解鎖更多引擎動力,車隊有望獲得比前兩站更高的動力模式。

儘管里卡多在巴林遇到了動能儲存故障,雷諾覺得引擎已經證明了自己足夠穩定。

“我們說到做到,”雷諾運動老闆Cyril Abiteboul告訴賽車體育。

“基本上我們想要確認一下穩定性,就像我們之前做的。我們遇到了里卡多的故障,但原因依舊未知,所以我們還在討論。”

“不管是底盤還是引擎相關問題,我們依舊不確定問題根源是什麼。這是一個電子問題,很顯然影響了動能儲存。”

“除此之外,ICE和ERS都很好。很顯然我們在推動引擎的使用和運轉極限。”

Cyril Abiteboul同時表示,所有車隊有同樣的操作參數。

“很顯然,在任何規則出台前就做穩定測試是沒有道理的,另外,現在我們有了規則,所有沒有其他選擇了!”

“我們在這方面非常透明。”

雷諾計劃在第二輪引擎上更進一步,MGU-K會進行較大升級。

“如果我們繼續按照自己的計劃,那就要考慮到硬件問題,這是對第二顆引擎的升級。升級是與能量相關的。”

“我們將會帶來ICE方面的一些東西,同樣還有燃油,根據不同車隊會有不同的改變,畢竟很顯然我們並沒有用同樣的油。”

Abiteboul同時確認維斯塔潘巴林站排位賽撞車時使用的引擎沒有故障,之前荷蘭人抱怨150bhp的動力猛增。

“引擎完全按照油門的要求運行,這很清楚。這是命定的事情,因果相關,當你踩下油門,引擎就會有所反應。”

“引擎的反應與預料中的完全一致。”

https://bbs.hupu.com/21946898.html

雷諾允許三支車隊在中國大獎賽上解鎖更多引擎動力,車隊有望獲得比前兩站更高的動力模式。

儘管里卡多在巴林遇到了動能儲存故障,雷諾覺得引擎已經證明了自己足夠穩定。

“我們說到做到,”雷諾運動老闆Cyril Abiteboul告訴賽車體育。

“基本上我們想要確認一下穩定性,就像我們之前做的。我們遇到了里卡多的故障,但原因依舊未知,所以我們還在討論。”

“不管是底盤還是引擎相關問題,我們依舊不確定問題根源是什麼。這是一個電子問題,很顯然影響了動能儲存。”

“除此之外,ICE和ERS都很好。很顯然我們在推動引擎的使用和運轉極限。”

Cyril Abiteboul同時表示,所有車隊有同樣的操作參數。

“很顯然,在任何規則出台前就做穩定測試是沒有道理的,另外,現在我們有了規則,所以沒有其他選擇了!”

“我們在這方面非常透明。”

雷諾計劃在第二輪引擎上更進一步,MGU-K會進行較大升級。

“如果我們繼續按照自己的計劃,那就要考慮到硬件問題,這是對第二顆引擎的升級。升級是與能量相關的。”

“我們將會帶來ICE方面的一些東西,同樣還有燃油,根據不同車隊會有不同的改變,畢竟很顯然我們並沒有用同樣的油。”

Abiteboul同時確認維斯塔潘巴林站排位賽撞車時使用的引擎沒有故障,之前荷蘭人抱怨150bhp的動力猛增。

“引擎完全按照油門的要求運行,這很清楚。這是命定的事情,因果相關,當你踩下油門,引擎就會有所反應。”

“引擎的反應與預料中的完全一致。”

https://bbs.hupu.com/21946898.html


[轉貼]邁凱輪:新賽季開局艱難超預期

KUMAZAKI

2018/04/12 05:32:40

發文

#6043302 IP 36.236.*.*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邁凱倫車隊承認,儘管在車隊積分榜上位列第三,但2018賽季開局的艱難仍然超過他們的預期。這支總部位於英國沃金的車隊於去年年底結束了與本田公司三年的合作,轉而使用雷諾的引擎,但是在季前試車中他們仍然遭遇了可靠性問題。

邁凱輪車隊在賽季首戰澳大利亞大獎賽中捲入了一場激烈的中游爭奪戰,但是在巴林大獎賽排位賽中,兩部賽車出人意料地在首節排位賽中遭淘汰,這使得車隊領隊布里爾感到“驚訝”。儘管排位賽不利,但是阿隆索和範多恩通過正賽的表現帶回了積分,但在接受《汽車運動》採訪時,”布里爾表示,這種艱難的局面“肯定是”事前沒有預料到。

“正賽我們擁有良好的速度,這幫助我們止損,但我們一直受益於比賽時的狀態,”他說到,“我們拿到了必須拿的積分,我們在解決季前試車中遇到的可靠性問題時做得很好,所以工廠中伙計們幹得非常出色。現在我們需要將周六和周日的狀態恢復正常。”

邁凱輪賽季開始的表現受益於紅牛和哈斯的慷慨,他們揮霍了大好的獲取積分的機會。

布里爾承認,處在第三的位置有些“滑稽”,他說,“在某些方面我又應該為現在的成績而釋然。”

不過,在巴林薩基爾賽道,這個邁凱輪大股東----巴林主權投資基金旗下的Mumtalakat投資公司---的主場作戰的成績仍然無法讓人滿意。“我們的問題出在錯誤的調校上,”布里爾說,“這是我們犯的一個錯誤,我們不想再重複類似的錯誤。我們需要回到我們應有的位置,不能再太多類似的錯誤。

澳大利亞大獎賽之後,阿隆索聲稱邁凱輪應該忘記中游競爭,而是將目標定為紅牛。但在巴林,他承認在MCL33取得關鍵升級之前,他們還不是紅牛的對手。

“薩基爾賽道上的MCL33和我們正在工廠內改進的賽車是不一樣的,”阿隆索說,“那台車解決了我們所有的弱點,所以我們需要盡快把這台車拿出來。”

布里爾仍然對邁凱輪的技術團隊持100%的信任,他解釋說,巴林站的問題部分是由於賽車吃胎嚴重造成的,因為他們的下壓力設置太大。

“邁凱輪在季前試車遭遇的可靠性問題迫使車隊修改測試的日程,”布里爾補充說,“這是為什麼我們還有研發在進行,也是阿隆索對賽車升級和未來幾站充滿信心的原因。希望未來的升級足以讓我們掃蕩中游集團。”

邁凱輪原來的引擎合作夥伴本田在巴林獲得了自重返F1以來最好的成績,小紅牛的加斯利帶回了第四。這也超過了過去三年邁凱輪獲得的最好成績。“我們總是給予本田最好的祝福,他們在巴林有一台好賽車,布里爾說,他們沒有犯錯誤,獲得了第四,這很好。他們幹得好。”

https://sports.sina.cn/f1/motorracing/2018-04-12/detail-ifyzeyqa7769551.d.html?vt=4


[轉貼]沃爾夫:2-3完賽已經很高興了

KUMAZAKI

2018/04/09 02:38:07

發文

#6043059 IP 36.239.*.*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4月9日訊沃爾夫在巴林賽后告訴Sky:“在昨天之後,我們以2-3完賽我很高興。我們需要保持謙卑,我們在周六週五和周六表現不佳。這裡的高溫不是我們喜歡的,賽道表面也對我們不利。我們會在中國強勢回歸的,希望如此。”

說道比賽策略,“阿隆索第一個換上中軟胎,表現相當出色。博塔斯那時開始丟速度了,我們知道要完成undercut需要2.1秒,但我們當時過線只有2.2秒,所以我們決定留在外面,跑的更長一些。”

說到漢密爾頓與小維斯塔潘的碰撞,“這是一件比賽事件。馬克思殺入了內線,是很好的超越動作,有點激進,將漢密爾頓推出外線,但我想大多數車手都會這樣做。”

https://bbs.hupu.com/21902890.html


[F1巴林站成績]法拉利冠軍-本田第4-紅牛兩車退賽

KUMAZAKI

2018/04/09 01:30:39

發文

#6043058 IP 36.239.*.* 修改過 1 次 檢舉這篇文章

2018/04/09 01:57:39

發文IP 36.239.*.*

 

 


[轉貼]豐田:LMP1私人組很強,要贏勒芒為何這麼難?

KUMAZAKI

2018/04/05 18:58:46

發文

#6042847 IP 218.164.*.* 修改過 2 次 檢舉這篇文章

2018/04/05 19:03:24

發文IP 218.164.*.*

4月5日訊雖然普遍認為豐田可以輕易統治今年的勒芒24小時賽,過去2年隨著奧迪和保時捷的相繼退出,豐田在接下來的2個賽季幾乎是沒有對手的。今年引入的LMP1私人組別賽車似乎更接近LMP2的空氣動力學加強版,而不是LMP1-H的恐怖性能。

然而,今年的規則將會傾向於非混合動力車型,規則允許LMP1私人組每圈使用210MJ的燃油能量,而豐田的TS050 HYBrid賽車只能用到124.9MJ,此外其電池可以提供額外8MJ的能量。

私人車隊的燃油流速現實是110kg/h,而豐田的混合動力賽車為80kg/h,這意味著TS050必須在勒芒每11圈進一次站,而去年豐田可以執行14圈Stint。豐田的車隊總監Rob Leupen說道,“規則給我們設置了極高的挑戰。自從2012年開始,我們就展示了混合動力鏈可以提供真正的性能表現和效率又是;現在我們要擊敗其他了LMP1對手需要更加高效,他們的能量,燃料流速都更高,但是重量更輕。”

“但不要搞錯,我們痛恨失敗,所以我們但目標很清晰:在勒芒獲勝和WEC總冠軍。”

豐田在超級賽季中有2次勒芒24小時賽的機會,2018和2019賽季,隨後WEC和勒芒將推出新的比賽規則。2屆世界冠軍阿隆索也將成為他們的車手,他將與布耶米和中島組隊,而小林,康維和洛佩茲將駕駛另一台賽車。

最新版本的TS050目前已經行駛了21000公里了。TS050與上賽季沒有啥區別,今年已經完成了3次4天的耐力賽模擬了。豐田技術總監瓦瑟隆解釋說,車隊改變了我們今年準備比賽的方式,更加集中在比賽模擬上。

本週車隊們將前往保羅-里卡德賽道進行30小時的WEC官方試車。阿隆索則由於隨邁凱倫準備巴林大獎賽,將會錯過這一試車,而中島與小林則要在日本為雷克薩斯跑Super GT系列賽。所以沃爾茲和安德森將會被招回,頂替試車。

https://bbs.hupu.com/21873430.html

 

2018/04/05 19:06:27

發文IP 218.164.*.*

4月5日訊雖然普遍認為豐田可以輕易統治今年的勒芒24小時賽,過去2年隨著奧迪和保時捷的相繼退出,豐田在接下來的2個賽季幾乎是沒有對手的。今年引入的LMP1私人組別賽車似乎更接近LMP2的空氣動力學加強版,而不是LMP1-H的恐怖性能。

然而,今年的規則將會傾向於非混合動力車型,規則允許LMP1私人組每圈使用210MJ的燃油能量,而豐田的TS050 HYBrid賽車只能用到124.9MJ,此外其電池可以提供額外8MJ的能量。

私人車隊的燃油流速現實是110kg/h,而豐田的混合動力賽車為80kg/h,這意味著TS050必須在勒芒每11圈進一次站,而去年豐田可以執行14圈Stint。豐田的車隊總監Rob Leupen說道,“規則給我們設置了極高的挑戰。自從2012年開始,我們就展示了混合動力鏈可以提供真正的性能表現和效率又是;現在我們要擊敗其他了LMP1對手需要更加高效,他們的能量,燃料流速都更高,但是重量更輕。”

“但不要搞錯,我們痛恨失敗,所以我們但目標很清晰:在勒芒獲勝和WEC總冠軍。”

豐田在超級賽季中有2次勒芒24小時賽的機會,2018和2019賽季,隨後WEC和勒芒將推出新的比賽規則。2屆世界冠軍阿隆索也將成為他們的車手,他將與布耶米和中島組隊,而小林,康維和洛佩茲將駕駛另一台賽車。

最新版本的TS050目前已經行駛了21000公里了。TS050與上賽季沒有啥區別,今年已經完成了3次4天的耐力賽模擬了。豐田技術總監瓦瑟隆解釋說,車隊改變了我們今年準備比賽的方式,更加集中在比賽模擬上。

本週車隊們將前往保羅-里卡德賽道進行30小時的WEC官方試車。阿隆索則由於隨邁凱倫準備巴林大獎賽,將會錯過這一試車,而中島與小林則要在日本為雷克薩斯跑Super GT系列賽。所以沃爾茲和安德森將會被招回,頂替試車。

https://bbs.hupu.com/21873430.html

 

4月5日訊雖然普遍認為豐田可以輕易統治今年的勒芒24小時賽,過去2年隨著奧迪和保時捷的相繼退出,豐田在接下來的2個賽季幾乎是沒有對手的。今年引入的LMP1私人組別賽車似乎更接近LMP2的空氣動力學加強版,而不是LMP1-H的恐怖性能。

然而,今年的規則將會傾向於非混合動力車型,規則允許LMP1私人組每圈使用210MJ的燃油能量,而豐田的TS050 HYBrid賽車只能用到124.9MJ,此外其電池可以提供額外8MJ的能量。

私人車隊的燃油流速限制是110kg/h,而豐田的混合動力賽車為80kg/h,這意味著TS050必須在勒芒每11圈進一次站,而去年豐田可以執行14圈Stint。豐田的車隊總監Rob Leupen說道,“規則給我們設置了極高的挑戰。自從2012年開始,我們就展示了混合動力鏈可以提供真正的性能表現和效率又是;現在我們要擊敗其他了LMP1對手需要更加高效,他們的能量,燃料流速都更高,但是重量更輕。”

“但不要搞錯,我們痛恨失敗,所以我們但目標很清晰:在勒芒獲勝和WEC總冠軍。”

豐田在超級賽季中有2次勒芒24小時賽的機會,2018和2019賽季,隨後WEC和勒芒將推出新的比賽規則。2屆世界冠軍阿隆索也將成為他們的車手,他將與布耶米和中島組隊,而小林,康維和洛佩茲將駕駛另一台賽車。

最新版本的TS050目前已經行駛了21000公里了。TS050與上賽季沒有啥區別,今年已經完成了3次4天的耐力賽模擬了。豐田技術總監瓦瑟隆解釋說,車隊改變了我們今年準備比賽的方式,更加集中在比賽模擬上。

本週車隊們將前往保羅-里卡德賽道進行30小時的WEC官方試車。阿隆索則由於隨邁凱倫準備巴林大獎賽,將會錯過這一試車,而中島與小林則要在日本為雷克薩斯跑Super GT系列賽。所以沃爾茲和安德森將會被招回,頂替試車。

https://bbs.hupu.com/21873430.html

 


[轉貼]雷諾呼籲2019-2020賽季凍結F1引擎研發

KUMAZAKI

2018/04/02 13:24:38

發文

#6042673 IP 220.142.*.*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雷諾呼籲在2019-2020賽季凍結F1引擎研發,讓廠商能夠更有效的準備2021年即將啟用的全新引擎。F1車隊可能將在下週巴林站期間開會討論此項提議。

雷諾車隊總經理西里爾-阿比特波爾(Cyril Abiteboul)告訴《Autosport》說:“有一件事我們不想做的就是,兩款引擎並行研發的負擔。”

“雷諾立場上有兩個關鍵:首先,在認可新規則之前,我們需要了解到更大的遠景。第二,我們認為不可以接受的或可持續的是,必須同時研發兩個引擎,原因很簡單,如果有一個新的進入者,這是我們所希望的,那麼他將有一個巨大的優勢,能夠集中在未來,而不必擔心目前和客戶。”

紅牛賽車顧問赫爾穆特-馬科(Helmut Marko)認為,國際汽聯應該盡量在未來兩年讓引擎性能保持平均。

“如果新的引擎規則來了,那麼我們不得不凍結引擎,像現在這樣,”赫爾穆特-馬科告訴《Autosport》。

“應該有一個規則,每個引擎性能浮動必須在3%以內。那麼我們可以持續到2020年。沒有人必須在這些引擎上進行研發,這才是正確的方法。”

F1上一次凍結引擎是在2007賽季開始前,一直持續到2013年的2.4升V8時代的結束,雖然國際汽聯規定在某些特殊情況下,比如安全原因,允許引擎規格的變化。

2014年的V6混合動力引擎引入後的第一年,引擎規格也被凍結了,然後在2015年中期解凍,現在是允許自由研發。

紅牛車隊負責人克里斯蒂安-霍納(Christian Horner)認為,即使引擎的輸出功率被平衡,目前龍頭廠商仍可能在引擎效率上擁有優勢,這會體現在油耗導致的載油重量上。

“在一個理想的狀況下,如果你想讓廠家涉足2021年的全新引擎,並且不讓他們在面對當前和未來之間承擔更大的研發成本,實現性能平衡的最好辦法是通過控制燃油流量,那可能是一個明智的路線,”克里斯蒂安-霍納告訴《Autosport》。

“這樣一來,那些做得更好的人仍將保留優勢,因為他們將使用更少的燃料,可以使用更輕的賽車開始比賽。而這種情形可以創造出更多有趣的比賽。”

https://sports.sina.cn/f1/motorracing/2018-03-30/detail-ifystpxf7034047.d.html?vt=4&cid=69432


[轉貼]紅牛二隊透露本田有大計劃:旨在打消外界質疑

KUMAZAKI

2018/04/02 12:29:09

發文

#6042670 IP 220.142.*.*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紅牛二隊的車手皮埃爾-加斯利透露,本田在2018年的引擎研發上擁有一個很大很大的計劃,這一計劃的目標是向所有人證明,本田能夠研發出一台優秀的F1引擎。

今年是本田進入F1渦輪時代的第四個年頭,但是他們獲得的最好成績仍然是2016年阿隆索在邁凱輪獲得的分站賽第五。

2018年轉投小紅牛之後,本田在季前測試中表現出令人鼓舞的可靠性,但小紅牛的兩台賽車在澳大利亞大獎賽的排位賽都未能進入Q2。正賽中車手加斯利又因為MGU-H單元故障退賽,隊友哈特利獲得了第十五,排在完賽車手的最後一位。雖然當前的性能表現仍處低估,加斯利表示本田仍然有改進引擎的計劃,旨在向質疑者們證明他們能夠參與競爭。

“作為本田,他們的工作已經展開,他們真的想向每一個人展示他們製造一台優秀引擎的能力,”加斯利說,不過他也承認,紅牛二隊尚未得知本田引擎升級的確切計劃表。

“從研發的角度看,他們已經鋪開了,但當然我們本賽季只有三台引擎,所以我們需要看看何時才是最好的引入升級的時點。所有的進展都會很好,但我們也需要給本田時間,這是F1。所有人都在努力:梅賽德斯、法拉利、雷諾,他們一直在努力工作,一直在改進。當然,本田不可能在3-4個月的時間內就恢復,從中長期的合作看,我認為他們還有一個很大的計劃,眼下他們正在做正確的事,而且真的很努力。”

另外一位車手哈特利相信,“激進的”研發戰略將幫助小紅牛-本田迅速彌補與中游車隊之間的差距。現在車隊的目標已經不再單單是如何將新引擎與賽車整合以及如何學習本田的工作方式。

“去年冬天,我們投入了很多資源、能量,用於將引擎整合至賽車之內,開始我們與本田的新關係,”哈特利解釋說。“未來6個月的戰略將是激進的,車隊的每一個成員都在努力,我對剩餘的賽季感到樂觀。”

加斯利還相信,小紅牛在低速賽道的表現將比在墨爾本更有競爭力。“哈斯太快了,雷諾也是,我們將與威廉姆斯和印度力量競爭,“他說,”可能在其他條件或者溫度更低的情況下,結果會有所不同。我們知道我們的賽車在低速情況下真得很好,所以在適合我們賽車的賽道,情況會更好一點。我們需要等待看看其他的比賽,但我們有參與競爭的潛力。”

 

https://sports.sina.cn/f1/motorracing/2018-04-02/detail-ifysvmnk0226496.d.html?vt=4&cid=69432


[轉貼]邁凱倫揭秘墨爾本一練故障:新材料中有易燃織物

KUMAZAKI

2018/03/31 15:19:00

發文

#6042524 IP 218.164.*.*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3月31日訊澳大利亞大獎賽第一次練習賽中,冬測頗為不順的邁凱倫曾再度遇到麻煩,他們足足在維修區中浪費了約1小時時間。當時媒體報導稱該故障是排氣管故障,但車隊賽事主管布里爾近期在接受采訪時否認了該版本,並解釋了當時發生的一切。

他說:“實際上,根本不是排氣管故障。而是我們在新的空氣導管中,採用了新的材料。而在這種材料中,有一些易燃的織物。所以每次賽車回到車庫的時候,我們都會發現一些些火星。但當時我們並不知道這火星是從哪兒冒出來的。直至這裡頭的所有紙都燒光了,就不再有了。”

此外,布里爾也證實,車隊由於冬季測試中的散熱問題,將原本計劃在澳大利亞站引入的升級部件推遲至了巴林大獎賽。但積極的信息在於賽道數據與工廠模擬數據間的相關性很高,並猜測該狀況讓車隊主力車手阿隆索對新賽季充滿了樂觀與信心。

https://bbs.hupu.com/21826397.html


[轉貼]專訪阿隆索:我為什麼沒有離開F1

KUMAZAKI

2018/03/29 01:04:00

發文

#6042399 IP 220.142.*.* 修改過 10 次 檢舉這篇文章

2018/03/29 20:34:55

發文IP 218.164.*.*

是狂怒的公牛,是純粹的鬥士,是終極的對手。這是一團屬於兩屆世界冠軍的熊熊烈焰與怒火,他將注定成為邁克爾·舒馬赫王朝後的統治繼承人。

然而,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和紅牛來了; 接著是劉易斯·漢密爾頓和奔馳。不同的作者,相同的劇本:徹頭徹尾的統治。 即便是鬥志昂揚的法拉利和費爾南多,就算他們在2010-13 賽季中付出了那麼努力的嘗試,也終究無法征服這一挑戰。

距離阿隆索上一次獲得世界冠軍已有11 個賽季;就連上一次贏得分站冠軍也已是將近5 個賽季前的事了——浪漫主義者會記住他2013 年在巴塞羅那賽道獲勝後的那一圈,他坐在駕駛艙裡,拳頭緊緊攥著隨風鼓動的西班牙國旗。

那天,他是加泰羅尼亞人的英雄。如今,他也仍是遍布全球的粉絲眼中的英雄。儘管過去三個賽季駕駛著綿軟無力的邁凱輪—本田賽車,這些車迷對他格鬥士風格的喜愛也依舊絲毫未減。

在去年的新加坡大獎賽上阿隆索慘痛退賽后,他的粉絲聽說他在發洩脾氣時將邁凱輪休息室的牆砸出一個“拳頭形狀的洞”,於是他們對阿隆索更加佩服得五體投地。在墨西哥大獎賽上當阿隆索與漢密爾頓為第九名而戰的時候,他們對這場激烈的對抗感到興奮不已,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阿隆索和漢密爾頓的輪對輪,即使漢密爾頓擁有更優秀的賽車,阿隆索也絕不會投降。

阿隆索是一名拳擊手,而不是個大塊頭。他有著太爐火純青的技術,以至於不會使用下流勾當。曼塞爾定義了這種車手的模樣:好鬥、無畏、引人注目,像個渴望比賽的沖天火箭 ——點燃引信,然後在急速中消逝。

那麼,這段一度被看好的邁凱倫-本田聯姻最終走向全然破滅,是多麼令人失望的一件事呢?

“跑毫無希望的比賽是最糟糕的事情”那表現力很強的面容冷靜而嚴肅,他的話語字字嚴肅而有力。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不僅在技術方面。當感覺到事情不但沒有朝好的方向發展,反而變得更糟時,你的精神狀態能有多強?比如新加坡,那是我們去年唯三期待能有好成績的比賽之一。”

“然而,前一秒你還排在第三名,下一秒你就在一號彎撞了,甚至這起事故本身和你一點關係都沒。在那些日子裡,你必須保持冷靜,你必須保持專注。”

但又或許,這些失意的歲月只是代表著風暴前的平靜?或許,2018 年的阿隆索會是一個準備釋放能量的被壓縮的彈簧,只要給他一台像樣的邁凱倫—雷諾MCL33 賽車?

邁凱倫執行董事扎克·布朗也堅信這一點——他坦言自己對阿隆索參加賽車運動的極度飢渴感到“驚訝”:阿隆索如閃電般快襲了IndyCar 和跑車賽事(更不用說化名去偷偷摸摸地參加卡丁車賽事了)。

(以下是F1 Racing 對阿隆索的採訪)

問:採用了雷諾的動力單元後,邁凱倫的表現會有多好?

答:我覺得我很開心。我有信心今年我們可以扭轉局面,回到我們該在的位置。邁凱輪車隊意味著“成功”。正常情況下,即使是邁凱輪的糟糕的一年,在車隊總冠軍的爭奪中也是第三或第四,而不是第九(比如2015 年和2017 年)。

:所以你希望2018 年會成為可稱之為“正常”的賽季?

:是的——回到正常狀態,做足準備迎接每一場大獎賽,每一個練習賽與排位賽,並知道你應該能夠進入前五名——如果你做得很好,你可以登上領獎台。

如果你做了一些非常特別的事情,你甚至可以成為分站冠軍。這種積極性和紮實的準備是我這幾年想念的東西...... 但今年我希望我能夠擁有它們。這是最大的期望。

 

 

:過去三個賽季的最佳成績是三次第五名。你有沒有想過“我再也取得不到這樣的成績了”?

 

:(阿隆索停下來略作沉思, 然後深呼吸並露出笑容...... )是的,我確實想過換項賽事、停止F1 職業生涯的可能性......

去年我參加完Indy 500 比賽后,當我回來的時候,在奧地利和銀石連續參加了兩場比賽,當時我確實有想過,“也許明年我可以嘗試不同的系列賽,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賽車三大滿貫'的事業中,開印地和勒芒,也許這是最好的事情。”

 

但我覺得現在不是我該離開F1 的時候——現在不是,不是在這些糟糕的結果之後,也不是帶著這種沮喪的心情..... 我知道我的餘生都會為此後悔,我知道這種糟糕透頂的感覺[他幾乎是激動地說出這幾個字的]會伴隨我餘下的整個賽車生涯。

所以很明顯我還渴望成功。我和邁凱倫一起還有未盡的事業。我認為今年是所有這些事情都會改變的時候。我對此相當肯定。

 

 

:是什麼讓你有這種感覺?

:底盤方面正在按照我們的要求進展,車隊的勢頭很好,事情也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所以只要我們能擁有一個好的動力單元,那就是解決方案。在F1 中,一切都在桌面上擺明了。你有非常聰明的工程師,非常高端的技術,以至於如果我們在一個慢彎裡失去了10 毫秒,或者在高速彎裡失去了40 毫秒,我們可以立即知道。

我們理解剎車,牽引力,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輪胎胎壓——我們每個週末都會做這些計算,如果你消除了我們在直道上看到的損失,那麼實際上我們就沒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跑在前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獲勝,但是可以接近紅牛或類似的表現。

當我們知道我們只是缺乏馬力時,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也是在過去兩年中找到積極信號的一種方式。我們也曾在底盤方面表現得有些弱,但去年情況改善了很多。這阻止了我做出離開F1 的決定。

如果有一天我贏得賽車三大滿貫(摩納哥大獎賽,勒芒和印第安納波利斯500 ),我定會非常自豪。但如果我現在停止F1 ,我會後悔我的餘生。

:任何車手都只有在短暫的時間內才能取得成功並具有競爭力。(指車手巔峰期較短)

:是的,但我有足夠的自信。在我參加F1 之前的那些低級別賽事時,我們都能取得想要的成績。所以我知道,在F1 中,我們的車只要單圈落後最頂級的車不超過0.2、0.3、0.4秒的樣子,我們就可以玩轉比賽。

在某些賽道上我們會輸;在某些賽道我們會擊敗對手;在一些賽道上,我們將通過戰術策略來克服賽車的缺點。你至少處在這場遊戲中央。對我而言,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也是一樣。

 

問:你在印地500 的比賽是上賽季的亮點之一。說說它實際上是怎樣的?

答:起初很難,我不適應,因為賽車感覺很奇怪——專為左彎設計,懸掛也是不對稱的—— 第一次試跑後我沒有自信。但要知道有兩百萬人在YouTube 上觀看我啊!對於一次普通測試來說,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那時候我就在想,“也許坐進賽車後我並不會喜歡它,也許我不會覺得自己有競爭力,也許我不會喜歡那種感覺,也許我根本體會不了這台車”。但那時候已經不太可能有機會讓我說三週後的比賽我不參加了。因為我們已經正式宣布參賽了!

但很快,我重拾起了自信。我喚醒了自己全部的賽車嗅覺。“印第安納波利斯?我愛死它了!也許我以後可以跑更多的卡丁車或勒芒。”

問:你之前忘了自信的感覺是怎樣的?

答:老實說,是的,有些時日了。但現在我覺得,今年如果我有一台給力的賽車,我可以開出一個非常好的賽季,因為我相信我還能夠為車隊提供一些額外的東西,就像我整個職業生涯裡一直在做的那樣。

但在過去的這三年中,這點額外的東西卻是我最難給予車隊的。敬業、工作、模擬器反饋,身為一名車手,這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那些額外的東西,像你在墨西哥因動力單元被罰退35 個位置的時候,那額外的0.2秒,那超車,那奇蹟般的起步,都不會出現。

問:那些特殊的瞬間來自哪裡?

答:它們不是下意識的。這純粹取決於你當天的狀態,也許在周日早上的戰略會議中你會看到圖表,你會看到模擬結果,並且他們說你會排在第四位——但是你覺得你會以更好的名次完賽。即使沒有數據支撐,但你就是感覺到了,然後它化為了現實。

 

問:當你意識到即便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裡,你最多也只能跑到是第五或第六,這種感覺肯定很艱難。

答:你知道,在困難時期會比容易的時期學到更多。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們使整個團隊和自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如果今年我們擁有競爭力,將要迎接挑戰,那麼現在的我們會比三年前的自己準備得更加充分。

現在我們有來自其他車隊——法拉利,紅牛——的非常年輕,非常有才華的人。這三年我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團結一致。我相信我們已經準備好做更大的事情了。

 

:你個人方面呢? 當你的賽車拖你後腿時,作為運動員,你如何保持自己的鬥志? 這是只屬於F1 的一個非常特殊的方面......

:說實話,這並不容易。有起起落落,高低起伏。主要並不體現在比賽週末裡,因為當你著手練習賽並且開始與工程師會面、準備你的排位賽等等時,你體內的運動激情就已經被喚醒,你開始準備好接受任何挑戰。

但是在分站間的間隙期,這就會變得很困難。為了保持專注,讓自己處在比賽狀態中,我不得不多加努力。 我厭惡輸——我喜歡贏,在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中,不僅僅是賽車運動,所以每個週日晚上當我從比賽中回來時,我都不開心。

我總是相信下一場比賽會有變化,我們會得到一些積分,我們會做得更好 —— 即使我心裡知道這不會完全是真的。但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我從不停止夢想。對獲勝的渴望總是存在的,所以激勵自己並不困難。

 

:你會不會必須通過回想以前那更好的歲月,來提醒自己“我可以比現在更好”?

:其實並沒有。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強,和邁凱倫隊友巴頓和範多恩比起來也一直很有競爭力。 我自己的動力和信心從來都不是問題,所以我不必回頭。

[但最終阿隆索還是承認了,阿隆索在腦海中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

你知道,我偶爾還是會回頭看看過去的一些比賽,因為我想稍微享受一下。 在一些F1 頻道上,他們會播放很多年前的比賽——整場比賽——這是放鬆一個多小時的好方法。

:看自己比賽是什麼感覺?

: [巨大的、眼睛放光的笑容 ]令人驚嘆!是的,真的很棒,因為顯然沒有認出你自己。你看到的比賽與在車裡時完全不同。在賽車外的時候,你分析事物的方式是不同的。也許你會聽到一些評論員因為你損失時間而感到緊張... 但是你記得那時候你是在保護輪胎,或者你在那一圈裡遇到了點小問題。這樣看比賽的時候,它可以幫助你理解媒體採訪時向你提出的一些問題,並體會到一場比賽由賽車內外兩個視角觀看,會產生多大的差異。

 


 

 

:具體是哪幾場比賽?

:也不是 ……就是我們獲勝的那些美好時光。我記得2005 年有些賽車處於杆位——豐田或BAR ——然後他們會在第8 圈或第11 圈進站,但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有16 圈的油,所以即使我們排在第五位,在車裡感覺也很不錯。

 

:你的好朋友羅伯特·庫比卡去年告訴我們,面對困難和巨大的挑戰(他從一次幾乎致命的傷病中恢復過來)讓他成為了一名更好的車手。這種不同性質的逆境,使你成為更好的車手了嗎?

:肯定是的。 因為你駕駛和最大化性能的方式是不同的。當我能贏得比賽時,我會在一停前努力跑,在那之後開始保護賽車,而不是過於積極地駕駛,進站時我會提前20 米剎車,因為你不想撞到機械師或超出維修區格子的標記。

這就是你手握的20 %的餘量,當你擁有統治性的賽車時。但這可能會減慢你的學習曲線,因為你對自己和你的心理承受力或體能都沒有太苛刻的要求。當你遇到困難時,你每天都會升級你的駕駛風格。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你的駕駛方面具體有了哪些改進嗎?

:當然,對輪胎的理解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所以我們必須適應這一點。近年來輪胎非常脆弱,我們無法用得太狠。他們可能會在一圈的最後或者一個stint 的最後表現不佳。去年,我們回到了更正常的輪胎,你可以一路推進。

F1 實際上已經發展了很多,現在的車手們也準備得更為充分:你必須在比賽的每一部分都發揮到自己的最大限度——每一圈,每一次超車,每一項節油技術。 從周五到週日,您總是處於最佳駕駛風格。

就比方說,如果你是一台iPhone ,則每六個月會有一次軟件更新;現在F1 車手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軟件更新——特別是當你在後排起步時,因為你需要找到些額外的東西。

 

:漢密爾頓在排位賽中一直較他的隊友擁有0.2 秒的優勢——唯獨(跟)你是例外。 當你自己的賽車如此缺乏競爭力時,看看他現在所取得的成就,是否會讓你感到沮喪?

不,它不會讓我失望...... 太多! 當你與一個人爭奪世界冠軍並且對方獲得冠軍的時候,這很令人沮喪。 你會覺得 “ 我更值得這個冠軍 ” 但是當我沒有參加冠軍爭奪時,我沒有那種感覺。

其實,我認為劉易斯真的值得他現在擁有的這些總冠軍。 他的天賦遠超他一開始所擁有的冠軍數。現在對他來說更容易一些了,因為他的賽車是統治級的。他與維特爾都有4 個總冠軍,這很公平。

:但是2012 年巴西站,當你在巴西輸給維特爾時呢? 電視轉播鏡頭找到了你,對準了你的表情。你以三分之差失了總冠軍,那時候的你整個都愣住了。

:是的... 呃... 我是在等待馬薩。 他盡全力地幫助了我,那時他正在擁抱他的家人。我不知道相機在那裡...... 而我只是“有些走神”。

2012 年可能是我個人駕駛水平最好的一個賽季,我絕對相信我們值得擁有這樣一個總冠軍...... 但這是不可能的。這並沒有擊垮我,但我知道這些數字對我們來說有點不公平。也許今年我們會回來一些運氣。

 

:你在社交媒體上有250 萬的追隨者,你在邁凱輪的成績似乎並沒有影響你的人氣。

:我知道——這簡直太棒了。我甚至還問過一些朋友,因為在其他领域——足球,網球或其他什麼,如果你連續幾年成绩都很糟糕,一切都會大不如前:你的知名度,赞助商的承諾,你的粉絲群......但對我而言一切并非如此。

也許這要歸功於我的車隊無線電通話。它們似乎很受歡迎!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人們似乎都親近我,也許是他們也覺得我們應該得到更多。2010 和2012 年,在很多人眼裡,本應該是我贏得那兩個冠軍。這很好。他們給你一些回報。即使他們給不了你獎杯,他們也會給予你以愛。


原文標題:

阿隆索:我為什麼不從F1走開

2018/03/29 20:38:54

發文IP 218.164.*.*

是狂怒的公牛,是純粹的鬥士,是終極的對手。這是一團屬於兩屆世界冠軍的熊熊烈焰與怒火,他將注定成為邁克爾·舒馬赫王朝後的統治繼承人。

然而,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和紅牛來了; 接著是劉易斯·漢密爾頓和奔馳。不同的作者,相同的劇本:徹頭徹尾的統治。 即便是鬥志昂揚的法拉利和費爾南多,就算他們在2010-13 賽季中付出了那麼努力的嘗試,也終究無法征服這一挑戰。

距離阿隆索上一次獲得世界冠軍已有11 個賽季;就連上一次贏得分站冠軍也已是將近5 個賽季前的事了——浪漫主義者會記住他2013 年在巴塞羅那賽道獲勝後的那一圈,他坐在駕駛艙裡,拳頭緊緊攥著隨風鼓動的西班牙國旗。

那天,他是加泰羅尼亞人的英雄。如今,他也仍是遍布全球的粉絲眼中的英雄。儘管過去三個賽季駕駛著綿軟無力的邁凱輪—本田賽車,這些車迷對他格鬥士風格的喜愛也依舊絲毫未減。

在去年的新加坡大獎賽上阿隆索慘痛退賽后,他的粉絲聽說他在發洩脾氣時將邁凱輪休息室的牆砸出一個“拳頭形狀的洞”,於是他們對阿隆索更加佩服得五體投地。在墨西哥大獎賽上當阿隆索與漢密爾頓為第九名而戰的時候,他們對這場激烈的對抗感到興奮不已,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阿隆索和漢密爾頓的輪對輪,即使漢密爾頓擁有更優秀的賽車,阿隆索也絕不會投降。

阿隆索是一名拳擊手,而不是個大塊頭。他有著太爐火純青的技術,以至於不會使用下流勾當。曼塞爾定義了這種車手的模樣:好鬥、無畏、引人注目,像個渴望比賽的沖天火箭 ——點燃引信,然後在急速中消逝。

那麼,這段一度被看好的邁凱倫-本田聯姻最終走向全然破滅,是多麼令人失望的一件事呢?

“跑毫無希望的比賽是最糟糕的事情”那表現力很強的面容冷靜而嚴肅,他的話語字字嚴肅而有力。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不僅在技術方面。當感覺到事情不但沒有朝好的方向發展,反而變得更糟時,你的精神狀態能有多強?比如新加坡,那是我們去年唯三期待能有好成績的比賽之一。”

“然而,前一秒你還排在第三名,下一秒你就在一號彎撞了,甚至這起事故本身和你一點關係都沒。在那些日子裡,你必須保持冷靜,你必須保持專注。”

但又或許,這些失意的歲月只是代表著風暴前的平靜?或許,2018 年的阿隆索會是一個準備釋放能量的被壓縮的彈簧,只要給他一台像樣的邁凱倫—雷諾MCL33 賽車?

邁凱倫執行董事扎克·布朗也堅信這一點——他坦言自己對阿隆索參加賽車運動的極度飢渴感到“驚訝”:阿隆索如閃電般快襲了IndyCar 和跑車賽事(更不用說化名去偷偷摸摸地參加卡丁車賽事了)。

(以下是F1 Racing 對阿隆索的採訪)

問:採用了雷諾的動力單元後,邁凱倫的表現會有多好?

答:我覺得我很開心。我有信心今年我們可以扭轉局面,回到我們該在的位置。邁凱輪車隊意味著“成功”。正常情況下,即使是邁凱輪的糟糕的一年,在車隊總冠軍的爭奪中也是第三或第四,而不是第九(比如2015 年和2017 年)。

:所以你希望2018 年會成為可稱之為“正常”的賽季?

:是的——回到正常狀態,做足準備迎接每一場大獎賽,每一個練習賽與排位賽,並知道你應該能夠進入前五名——如果你做得很好,你可以登上領獎台。

如果你做了一些非常特別的事情,你甚至可以成為分站冠軍。這種積極性和紮實的準備是我這幾年想念的東西...... 但今年我希望我能夠擁有它們。這是最大的期望。

 

 

:過去三個賽季的最佳成績是三次第五名。你有沒有想過“我再也取得不到這樣的成績了”?

 

:(阿隆索停下來略作沉思, 然後深呼吸並露出笑容...... )是的,我確實想過換項賽事、停止F1 職業生涯的可能性......

去年我參加完Indy 500 比賽后,當我回來的時候,在奧地利和銀石連續參加了兩場比賽,當時我確實有想過,“也許明年我可以嘗試不同的系列賽,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賽車三大滿貫'的事業中,開印地和勒芒,也許這是最好的事情。”

 

但我覺得現在不是我該離開F1 的時候——現在不是,不是在這些糟糕的結果之後,也不是帶著這種沮喪的心情..... 我知道我的餘生都會為此後悔,我知道這種糟糕透頂的感覺[他幾乎是激動地說出這幾個字的]會伴隨我餘下的整個賽車生涯。

所以很明顯我還渴望成功。我和邁凱倫一起還有未盡的事業。我認為今年是所有這些事情都會改變的時候。我對此相當肯定。

 

 

:是什麼讓你有這種感覺?

:底盤方面正在按照我們的要求進展,車隊的勢頭很好,事情也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所以只要我們能擁有一個好的動力單元,那就是解決方案。在F1 中,一切都在桌面上擺明了。你有非常聰明的工程師,非常高端的技術,以至於如果我們在一個慢彎裡失去了10 毫秒,或者在高速彎裡失去了40 毫秒,我們可以立即知道。

我們理解剎車,牽引力,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輪胎胎壓——我們每個週末都會做這些計算,如果你消除了我們在直道上看到的損失,那麼實際上我們就沒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跑在前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獲勝,但是可以接近紅牛或類似的表現。

當我們知道我們只是缺乏馬力時,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也是在過去兩年中找到積極信號的一種方式。我們也曾在底盤方面表現得有些弱,但去年情況改善了很多。這阻止了我做出離開F1 的決定。

如果有一天我贏得賽車三大滿貫(摩納哥大獎賽,勒芒和印第安納波利斯500 ),我定會非常自豪。但如果我現在停止F1 ,我會後悔我的餘生。

:任何車手都只有在短暫的時間內才能取得成功並具有競爭力。(指車手巔峰期較短)

:是的,但我有足夠的自信。在我參加F1 之前的那些低級別賽事時,我們都能取得想要的成績。所以我知道,在F1 中,我們的車只要單圈落後最頂級的車不超過0.2、0.3、0.4秒的樣子,我們就可以玩轉比賽。

在某些賽道上我們會輸;在某些賽道我們會擊敗對手;在一些賽道上,我們將通過戰術策略來克服賽車的缺點。你至少處在這場遊戲中央。對我而言,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也是一樣。

 

問:你在印地500 的比賽是上賽季的亮點之一。說說它實際上是怎樣的?

答:起初很難,我不適應,因為賽車感覺很奇怪——專為左彎設計,懸掛也是不對稱的—— 第一次試跑後我沒有自信。但要知道有兩百萬人在YouTube 上觀看我啊!對於一次普通測試來說,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那時候我就在想,“也許坐進賽車後我並不會喜歡它,也許我不會覺得自己有競爭力,也許我不會喜歡那種感覺,也許我根本體會不了這台車”。但那時候已經不太可能有機會讓我說三週後的比賽我不參加了。因為我們已經正式宣布參賽了!

但很快,我重拾起了自信。我喚醒了自己全部的賽車嗅覺。“印第安納波利斯?我愛死它了!也許我以後可以跑更多的卡丁車或勒芒。”

問:你之前忘了自信的感覺是怎樣的?

答:老實說,是的,有些時日了。但現在我覺得,今年如果我有一台給力的賽車,我可以開出一個非常好的賽季,因為我相信我還能夠為車隊提供一些額外的東西,就像我整個職業生涯裡一直在做的那樣。

但在過去的這三年中,這點額外的東西卻是我最難給予車隊的。敬業、工作、模擬器反饋,身為一名車手,這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那些額外的東西,像你在墨西哥因動力單元被罰退35 個位置的時候,那額外的0.2秒,那超車,那奇蹟般的起步,都不會出現。

問:那些特殊的瞬間來自哪裡?

答:它們不是下意識的。這純粹取決於你當天的狀態,也許在周日早上的戰略會議中你會看到圖表,你會看到模擬結果,並且他們說你會排在第四位——但是你覺得你會以更好的名次完賽。即使沒有數據支撐,但你就是感覺到了,然後它化為了現實。

 

問:當你意識到即便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裡,你最多也只能跑到是第五或第六,這種感覺肯定很艱難。

答:你知道,在困難時期會比容易的時期學到更多。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們使整個團隊和自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如果今年我們擁有競爭力,將要迎接挑戰,那麼現在的我們會比三年前的自己準備得更加充分。

現在我們有來自其他車隊——法拉利,紅牛——的非常年輕,非常有才華的人。這三年我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團結一致。我相信我們已經準備好做更大的事情了。

 

:你個人方面呢? 當你的賽車拖你後腿時,作為運動員,你如何保持自己的鬥志? 這是只屬於F1 的一個非常特殊的方面......

:說實話,這並不容易。有起起落落,高低起伏。主要並不體現在比賽週末裡,因為當你著手練習賽並且開始與工程師會面、準備你的排位賽等等時,你體內的運動激情就已經被喚醒,你開始準備好接受任何挑戰。

但是在分站間的間隙期,這就會變得很困難。為了保持專注,讓自己處在比賽狀態中,我不得不多加努力。 我厭惡輸——我喜歡贏,在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中,不僅僅是賽車運動,所以每個週日晚上當我從比賽中回來時,我都不開心。

我總是相信下一場比賽會有變化,我們會得到一些積分,我們會做得更好 —— 即使我心裡知道這不會完全是真的。但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我從不停止夢想。對獲勝的渴望總是存在的,所以激勵自己並不困難。

 

:你會不會必須通過回想以前那更好的歲月,來提醒自己“我可以比現在更好”?

:其實並沒有。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強,和邁凱倫隊友巴頓和範多恩比起來也一直很有競爭力。 我自己的動力和信心從來都不是問題,所以我不必回頭。

[但最終阿隆索還是承認了,阿隆索在腦海中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

你知道,我偶爾還是會回頭看看過去的一些比賽,因為我想稍微享受一下。 在一些F1 頻道上,他們會播放很多年前的比賽——整場比賽——這是放鬆一個多小時的好方法。

:看自己比賽是什麼感覺?

: [巨大的、眼睛放光的笑容 ]令人驚嘆!是的,真的很棒,因為顯然沒有認出你自己。你看到的比賽與在車裡時完全不同。在賽車外的時候,你分析事物的方式是不同的。也許你會聽到一些評論員因為你損失時間而感到緊張... 但是你記得那時候你是在保護輪胎,或者你在那一圈裡遇到了點小問題。這樣看比賽的時候,它可以幫助你理解媒體採訪時向你提出的一些問題,並體會到一場比賽由賽車內外兩個視角觀看,會產生多大的差異。

 


 

 

:具體是哪幾場比賽?

:也不是 ……就是我們獲勝的那些美好時光。我記得2005 年有些賽車處於杆位——豐田或BAR ——然後他們會在第8 圈或第11 圈進站,但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有16 圈的油,所以即使我們排在第五位,在車裡感覺也很不錯。

 

:你的好朋友羅伯特·庫比卡去年告訴我們,面對困難和巨大的挑戰(他從一次幾乎致命的傷病中恢復過來)讓他成為了一名更好的車手。這種不同性質的逆境,使你成為更好的車手了嗎?

:肯定是的。 因為你駕駛和最大化性能的方式是不同的。當我能贏得比賽時,我會在一停前努力跑,在那之後開始保護賽車,而不是過於積極地駕駛,進站時我會提前20 米剎車,因為你不想撞到機械師或超出維修區格子的標記。

這就是你手握的20 %的餘量,當你擁有統治性的賽車時。但這可能會減慢你的學習曲線,因為你對自己和你的心理承受力或體能都沒有太苛刻的要求。當你遇到困難時,你每天都會升級你的駕駛風格。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你的駕駛方面具體有了哪些改進嗎?

:當然,對輪胎的理解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所以我們必須適應這一點。近年來輪胎非常脆弱,我們無法用得太狠。他們可能會在一圈的最後或者一個stint 的最後表現不佳。去年,我們回到了更正常的輪胎,你可以一路推進。

F1 實際上已經發展了很多,現在的車手們也準備得更為充分:你必須在比賽的每一部分都發揮到自己的最大限度——每一圈,每一次超車,每一項節油技術。 從周五到週日,您總是處於最佳駕駛風格。

就比方說,如果你是一台iPhone ,則每六個月會有一次軟件更新;現在F1 車手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軟件更新——特別是當你在後排起步時,因為你需要找到些額外的東西。

 

:漢密爾頓在排位賽中一直較他的隊友擁有0.2 秒的優勢——唯獨(跟)你是例外。 當你自己的賽車如此缺乏競爭力時,看看他現在所取得的成就,是否會讓你感到沮喪?

不,它不會讓我失望...... 太多! 當你與一個人爭奪世界冠軍並且對方獲得冠軍的時候,這很令人沮喪。 你會覺得 “ 我更值得這個冠軍 ” 但是當我沒有參加冠軍爭奪時,我沒有那種感覺。

其實,我認為劉易斯真的值得他現在擁有的這些總冠軍。 他的天賦遠超他一開始所擁有的冠軍數。現在對他來說更容易一些了,因為他的賽車是統治級的。他與維特爾都有4 個總冠軍,這很公平。

:但是2012 年巴西站,當你在巴西輸給維特爾時呢? 電視轉播鏡頭找到了你,對準了你的表情。你以三分之差失了總冠軍,那時候的你整個都愣住了。

:是的... 呃... 我是在等待馬薩。 他盡全力地幫助了我,那時他正在擁抱他的家人。我不知道相機在那裡...... 而我只是“有些走神”。

2012 年可能是我個人駕駛水平最好的一個賽季,我絕對相信我們值得擁有這樣一個總冠軍...... 但這是不可能的。這並沒有擊垮我,但我知道這些數字對我們來說有點不公平。也許今年我們會回來一些運氣。

:你在社交媒體上有250 萬的追隨者,你在邁凱輪的成績似乎並沒有影響你的人氣。

:我知道——這簡直太棒了。我甚至還問過一些朋友,因為在其他领域——足球,網球或其他什麼,如果你連續幾年成绩都很糟糕,一切都會大不如前:你的知名度,赞助商的承諾,你的粉絲群......但對我而言一切并非如此。

也許這要歸功於我的車隊無線電通話。它們似乎很受歡迎!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人們似乎都親近我,也許是他們也覺得我們應該得到更多。2010 和2012 年,在很多人眼裡,本應該是我贏得那兩個冠軍。這很好。他們給你一些回報。即使他們給不了你獎杯,他們也會給予你以愛。


原文標題:

阿隆索:我為什麼不從F1走開

2018/03/29 20:39:42

發文IP 218.164.*.*

是狂怒的公牛,是純粹的鬥士,是終極的對手。這是一團屬於兩屆世界冠軍的熊熊烈焰與怒火,他將注定成為邁克爾·舒馬赫王朝後的統治繼承人。

然而,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和紅牛來了; 接著是劉易斯·漢密爾頓和奔馳。不同的作者,相同的劇本:徹頭徹尾的統治。 即便是鬥志昂揚的法拉利和費爾南多,就算他們在2010-13 賽季中付出了那麼努力的嘗試,也終究無法征服這一挑戰。

距離阿隆索上一次獲得世界冠軍已有11 個賽季;就連上一次贏得分站冠軍也已是將近5 個賽季前的事了——浪漫主義者會記住他2013 年在巴塞羅那賽道獲勝後的那一圈,他坐在駕駛艙裡,拳頭緊緊攥著隨風鼓動的西班牙國旗。

那天,他是加泰羅尼亞人的英雄。如今,他也仍是遍布全球的粉絲眼中的英雄。儘管過去三個賽季駕駛著綿軟無力的邁凱輪—本田賽車,這些車迷對他格鬥士風格的喜愛也依舊絲毫未減。

在去年的新加坡大獎賽上阿隆索慘痛退賽后,他的粉絲聽說他在發洩脾氣時將邁凱輪休息室的牆砸出一個“拳頭形狀的洞”,於是他們對阿隆索更加佩服得五體投地。在墨西哥大獎賽上當阿隆索與漢密爾頓為第九名而戰的時候,他們對這場激烈的對抗感到興奮不已,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阿隆索和漢密爾頓的輪對輪,即使漢密爾頓擁有更優秀的賽車,阿隆索也絕不會投降。

阿隆索是一名拳擊手,而不是個大塊頭。他有著太爐火純青的技術,以至於不會使用下流勾當。曼塞爾定義了這種車手的模樣:好鬥、無畏、引人注目,像個渴望比賽的沖天火箭 ——點燃引信,然後在急速中消逝。

那麼,這段一度被看好的邁凱倫-本田聯姻最終走向全然破滅,是多麼令人失望的一件事呢?

“跑毫無希望的比賽是最糟糕的事情”那表現力很強的面容冷靜而嚴肅,他的話語字字嚴肅而有力。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不僅在技術方面。當感覺到事情不但沒有朝好的方向發展,反而變得更糟時,你的精神狀態能有多強?比如新加坡,那是我們去年唯三期待能有好成績的比賽之一。”

“然而,前一秒你還排在第三名,下一秒你就在一號彎撞了,甚至這起事故本身和你一點關係都沒。在那些日子裡,你必須保持冷靜,你必須保持專注。”

但又或許,這些失意的歲月只是代表著風暴前的平靜?或許,2018 年的阿隆索會是一個準備釋放能量的被壓縮的彈簧,只要給他一台像樣的邁凱倫—雷諾MCL33 賽車?

邁凱倫執行董事扎克·布朗也堅信這一點——他坦言自己對阿隆索參加賽車運動的極度飢渴感到“驚訝”:阿隆索如閃電般快襲了IndyCar 和跑車賽事(更不用說化名去偷偷摸摸地參加卡丁車賽事了)。

(以下是F1 Racing 對阿隆索的採訪)

問:採用了雷諾的動力單元後,邁凱倫的表現會有多好?

答:我覺得我很開心。我有信心今年我們可以扭轉局面,回到我們該在的位置。邁凱輪車隊意味著“成功”。正常情況下,即使是邁凱輪的糟糕的一年,在車隊總冠軍的爭奪中也是第三或第四,而不是第九(比如2015 年和2017 年)。

:所以你希望2018 年會成為可稱之為“正常”的賽季?

:是的——回到正常狀態,做足準備迎接每一場大獎賽,每一個練習賽與排位賽,並知道你應該能夠進入前五名——如果你做得很好,你可以登上領獎台。

如果你做了一些非常特別的事情,你甚至可以成為分站冠軍。這種積極性和紮實的準備是我這幾年想念的東西...... 但今年我希望我能夠擁有它們。這是最大的期望。

 

 

:過去三個賽季的最佳成績是三次第五名。你有沒有想過“我再也取得不到這樣的成績了”?

 

:(阿隆索停下來略作沉思, 然後深呼吸並露出笑容...... )是的,我確實想過換項賽事、停止F1 職業生涯的可能性......

去年我參加完Indy 500 比賽后,當我回來的時候,在奧地利和銀石連續參加了兩場比賽,當時我確實有想過,“也許明年我可以嘗試不同的系列賽,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賽車三大滿貫'的事業中,開印地和勒芒,也許這是最好的事情。”

 

但我覺得現在不是我該離開F1 的時候——現在不是,不是在這些糟糕的結果之後,也不是帶著這種沮喪的心情..... 我知道我的餘生都會為此後悔,我知道這種糟糕透頂的感覺[他幾乎是激動地說出這幾個字的]會伴隨我餘下的整個賽車生涯。

所以很明顯我還渴望成功。我和邁凱倫一起還有未盡的事業。我認為今年是所有這些事情都會改變的時候。我對此相當肯定。

 

 

:是什麼讓你有這種感覺?

:底盤方面正在按照我們的要求進展,車隊的勢頭很好,事情也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所以只要我們能擁有一個好的動力單元,那就是解決方案。在F1 中,一切都在桌面上擺明了。你有非常聰明的工程師,非常高端的技術,以至於如果我們在一個慢彎裡失去了10 毫秒,或者在高速彎裡失去了40 毫秒,我們可以立即知道。

我們理解剎車,牽引力,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輪胎胎壓——我們每個週末都會做這些計算,如果你消除了我們在直道上看到的損失,那麼實際上我們就沒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跑在前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獲勝,但是可以接近紅牛或類似的表現。

當我們知道我們只是缺乏馬力時,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也是在過去兩年中找到積極信號的一種方式。我們也曾在底盤方面表現得有些弱,但去年情況改善了很多。這阻止了我做出離開F1 的決定。

如果有一天我贏得賽車三大滿貫(摩納哥大獎賽,勒芒和印第安納波利斯500 ),我定會非常自豪。但如果我現在停止F1 ,我會後悔我的餘生。

:任何車手都只有在短暫的時間內才能取得成功並具有競爭力。(指車手巔峰期較短)

:是的,但我有足夠的自信。在我參加F1 之前的那些低級別賽事時,我們都能取得想要的成績。所以我知道,在F1 中,我們的車只要單圈落後最頂級的車不超過0.2、0.3、0.4秒的樣子,我們就可以玩轉比賽。

在某些賽道上我們會輸;在某些賽道我們會擊敗對手;在一些賽道上,我們將通過戰術策略來克服賽車的缺點。你至少處在這場遊戲中央。對我而言,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也是一樣。

 

問:你在印地500 的比賽是上賽季的亮點之一。說說它實際上是怎樣的?

答:起初很難,我不適應,因為賽車感覺很奇怪——專為左彎設計,懸掛也是不對稱的—— 第一次試跑後我沒有自信。但要知道有兩百萬人在YouTube 上觀看我啊!對於一次普通測試來說,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那時候我就在想,“也許坐進賽車後我並不會喜歡它,也許我不會覺得自己有競爭力,也許我不會喜歡那種感覺,也許我根本體會不了這台車”。但那時候已經不太可能有機會讓我說三週後的比賽我不參加了。因為我們已經正式宣布參賽了!

但很快,我重拾起了自信。我喚醒了自己全部的賽車嗅覺。“印第安納波利斯?我愛死它了!也許我以後可以跑更多的卡丁車或勒芒。”

問:你之前忘了自信的感覺是怎樣的?

答:老實說,是的,有些時日了。但現在我覺得,今年如果我有一台給力的賽車,我可以開出一個非常好的賽季,因為我相信我還能夠為車隊提供一些額外的東西,就像我整個職業生涯裡一直在做的那樣。

但在過去的這三年中,這點額外的東西卻是我最難給予車隊的。敬業、工作、模擬器反饋,身為一名車手,這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那些額外的東西,像你在墨西哥因動力單元被罰退35 個位置的時候,那額外的0.2秒,那超車,那奇蹟般的起步,都不會出現。

問:那些特殊的瞬間來自哪裡?

答:它們不是下意識的。這純粹取決於你當天的狀態,也許在周日早上的戰略會議中你會看到圖表,你會看到模擬結果,並且他們說你會排在第四位——但是你覺得你會以更好的名次完賽。即使沒有數據支撐,但你就是感覺到了,然後它化為了現實。

 

問:當你意識到即便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裡,你最多也只能跑到是第五或第六,這種感覺肯定很艱難。

答:你知道,在困難時期會比容易的時期學到更多。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們使整個團隊和自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如果今年我們擁有競爭力,將要迎接挑戰,那麼現在的我們會比三年前的自己準備得更加充分。

現在我們有來自其他車隊——法拉利,紅牛——的非常年輕,非常有才華的人。這三年我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團結一致。我相信我們已經準備好做更大的事情了。

 

:你個人方面呢? 當你的賽車拖你後腿時,作為運動員,你如何保持自己的鬥志? 這是只屬於F1 的一個非常特殊的方面......

:說實話,這並不容易。有起起落落,高低起伏。主要並不體現在比賽週末裡,因為當你著手練習賽並且開始與工程師會面、準備你的排位賽等等時,你體內的運動激情就已經被喚醒,你開始準備好接受任何挑戰。

但是在分站間的間隙期,這就會變得很困難。為了保持專注,讓自己處在比賽狀態中,我不得不多加努力。 我厭惡輸——我喜歡贏,在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中,不僅僅是賽車運動,所以每個週日晚上當我從比賽中回來時,我都不開心。

我總是相信下一場比賽會有變化,我們會得到一些積分,我們會做得更好 —— 即使我心裡知道這不會完全是真的。但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我從不停止夢想。對獲勝的渴望總是存在的,所以激勵自己並不困難。

 

:你會不會必須通過回想以前那更好的歲月,來提醒自己“我可以比現在更好”?

:其實並沒有。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強,和邁凱倫隊友巴頓和範多恩比起來也一直很有競爭力。 我自己的動力和信心從來都不是問題,所以我不必回頭。

[但最終阿隆索還是承認了,阿隆索在腦海中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

你知道,我偶爾還是會回頭看看過去的一些比賽,因為我想稍微享受一下。 在一些F1 頻道上,他們會播放很多年前的比賽——整場比賽——這是放鬆一個多小時的好方法。

:看自己比賽是什麼感覺?

: [巨大的、眼睛放光的笑容 ]令人驚嘆!是的,真的很棒,因為顯然沒有認出你自己。你看到的比賽與在車裡時完全不同。在賽車外的時候,你分析事物的方式是不同的。也許你會聽到一些評論員因為你損失時間而感到緊張... 但是你記得那時候你是在保護輪胎,或者你在那一圈裡遇到了點小問題。這樣看比賽的時候,它可以幫助你理解媒體採訪時向你提出的一些問題,並體會到一場比賽由賽車內外兩個視角觀看,會產生多大的差異。

 


 

 

:具體是哪幾場比賽?

:也不是 ……就是我們獲勝的那些美好時光。我記得2005 年有些賽車處於杆位——豐田或BAR ——然後他們會在第8 圈或第11 圈進站,但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有16 圈的油,所以即使我們排在第五位,在車裡感覺也很不錯。

 

:你的好朋友羅伯特·庫比卡去年告訴我們,面對困難和巨大的挑戰(他從一次幾乎致命的傷病中恢復過來)讓他成為了一名更好的車手。這種不同性質的逆境,使你成為更好的車手了嗎?

:肯定是的。 因為你駕駛和最大化性能的方式是不同的。當我能贏得比賽時,我會在一停前努力跑,在那之後開始保護賽車,而不是過於積極地駕駛,進站時我會提前20 米剎車,因為你不想撞到機械師或超出維修區格子的標記。

這就是你手握的20 %的餘量,當你擁有統治性的賽車時。但這可能會減慢你的學習曲線,因為你對自己和你的心理承受力或體能都沒有太苛刻的要求。當你遇到困難時,你每天都會升級你的駕駛風格。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你的駕駛方面具體有了哪些改進嗎?

:當然,對輪胎的理解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所以我們必須適應這一點。近年來輪胎非常脆弱,我們無法用得太狠。他們可能會在一圈的最後或者一個stint 的最後表現不佳。去年,我們回到了更正常的輪胎,你可以一路推進。

F1 實際上已經發展了很多,現在的車手們也準備得更為充分:你必須在比賽的每一部分都發揮到自己的最大限度——每一圈,每一次超車,每一項節油技術。 從周五到週日,您總是處於最佳駕駛風格。

就比方說,如果你是一台iPhone ,則每六個月會有一次軟件更新;現在F1 車手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軟件更新——特別是當你在後排起步時,因為你需要找到些額外的東西。

 

:漢密爾頓在排位賽中一直較他的隊友擁有0.2 秒的優勢——唯獨(跟)你是例外。 當你自己的賽車如此缺乏競爭力時,看看他現在所取得的成就,是否會讓你感到沮喪?

不,它不會讓我失望...... 太多! 當你與一個人爭奪世界冠軍並且對方獲得冠軍的時候,這很令人沮喪。 你會覺得 “ 我更值得這個冠軍 ” 但是當我沒有參加冠軍爭奪時,我沒有那種感覺。

其實,我認為劉易斯真的值得他現在擁有的這些總冠軍。 他的天賦遠超他一開始所擁有的冠軍數。現在對他來說更容易一些了,因為他的賽車是統治級的。他與維特爾都有4 個總冠軍,這很公平。

:但是2012 年巴西站,當你在巴西輸給維特爾時呢? 電視轉播鏡頭找到了你,對準了你的表情。你以三分之差失了總冠軍,那時候的你整個都愣住了。

:是的... 呃... 我是在等待馬薩。 他盡全力地幫助了我,那時他正在擁抱他的家人。我不知道相機在那裡...... 而我只是“有些走神”。

2012 年可能是我個人駕駛水平最好的一個賽季,我絕對相信我們值得擁有這樣一個總冠軍...... 但這是不可能的。這並沒有擊垮我,但我知道這些數字對我們來說有點不公平。也許今年我們會回來一些運氣。

:你在社交媒體上有250 萬的追隨者,你在邁凱輪的成績似乎並沒有影響你的人氣。

:我知道——這簡直太棒了。我甚至還問過一些朋友,因為在其他领域——足球,網球或其他什麼,如果你連續幾年成绩都很糟糕,一切都會大不如前:你的知名度,赞助商的承諾,你的粉絲群......但對我而言一切并非如此。

也許這要歸功於我的車隊無線電通話。它們似乎很受歡迎!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人們似乎都親近我,也許是他們也覺得我們應該得到更多。2010 和2012 年,在很多人眼裡,本應該是我贏得那兩個冠軍。這很好。他們給你一些回報。即使他們給不了你獎杯,他們也會給予你以愛。


原文標題:

阿隆索:我為什麼不從F1走開

2018/03/29 20:41:38

發文IP 218.164.*.*

是狂怒的公牛,是純粹的鬥士,是終極的對手。這是一團屬於兩屆世界冠軍的熊熊烈焰與怒火,他將注定成為邁克爾·舒馬赫王朝後的統治繼承人。

然而,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和紅牛來了; 接著是劉易斯·漢密爾頓和奔馳。不同的作者,相同的劇本:徹頭徹尾的統治。 即便是鬥志昂揚的法拉利和費爾南多,就算他們在2010-13 賽季中付出了那麼努力的嘗試,也終究無法征服這一挑戰。

距離阿隆索上一次獲得世界冠軍已有11 個賽季;就連上一次贏得分站冠軍也已是將近5 個賽季前的事了——浪漫主義者會記住他2013 年在巴塞羅那賽道獲勝後的那一圈,他坐在駕駛艙裡,拳頭緊緊攥著隨風鼓動的西班牙國旗。

那天,他是加泰羅尼亞人的英雄。如今,他也仍是遍布全球的粉絲眼中的英雄。儘管過去三個賽季駕駛著綿軟無力的邁凱輪—本田賽車,這些車迷對他格鬥士風格的喜愛也依舊絲毫未減。

在去年的新加坡大獎賽上阿隆索慘痛退賽后,他的粉絲聽說他在發洩脾氣時將邁凱輪休息室的牆砸出一個“拳頭形狀的洞”,於是他們對阿隆索更加佩服得五體投地。在墨西哥大獎賽上當阿隆索與漢密爾頓為第九名而戰的時候,他們對這場激烈的對抗感到興奮不已,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阿隆索和漢密爾頓的輪對輪,即使漢密爾頓擁有更優秀的賽車,阿隆索也絕不會投降。

阿隆索是一名拳擊手,而不是個大塊頭。他有著太爐火純青的技術,以至於不會使用下流勾當。曼塞爾定義了這種車手的模樣:好鬥、無畏、引人注目,像個渴望比賽的沖天火箭 ——點燃引信,然後在急速中消逝。

那麼,這段一度被看好的邁凱倫-本田聯姻最終走向全然破滅,是多麼令人失望的一件事呢?

“跑毫無希望的比賽是最糟糕的事情”那表現力很強的面容冷靜而嚴肅,他的話語字字嚴肅而有力。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不僅在技術方面。當感覺到事情不但沒有朝好的方向發展,反而變得更糟時,你的精神狀態能有多強?比如新加坡,那是我們去年唯三期待能有好成績的比賽之一。”

“然而,前一秒你還排在第三名,下一秒你就在一號彎撞了,甚至這起事故本身和你一點關係都沒。在那些日子裡,你必須保持冷靜,你必須保持專注。”

但又或許,這些失意的歲月只是代表著風暴前的平靜?或許,2018 年的阿隆索會是一個準備釋放能量的被壓縮的彈簧,只要給他一台像樣的邁凱倫—雷諾MCL33 賽車?

邁凱倫執行董事扎克·布朗也堅信這一點——他坦言自己對阿隆索參加賽車運動的極度飢渴感到“驚訝”:阿隆索如閃電般快襲了IndyCar 和跑車賽事(更不用說化名去偷偷摸摸地參加卡丁車賽事了)。

(以下是F1 Racing 對阿隆索的採訪)

問:採用了雷諾的動力單元後,邁凱倫的表現會有多好?

答:我覺得我很開心。我有信心今年我們可以扭轉局面,回到我們該在的位置。邁凱輪車隊意味著“成功”。正常情況下,即使是邁凱輪的糟糕的一年,在車隊總冠軍的爭奪中也是第三或第四,而不是第九(比如2015 年和2017 年)。

:所以你希望2018 年會成為可稱之為“正常”的賽季?

:是的——回到正常狀態,做足準備迎接每一場大獎賽,每一個練習賽與排位賽,並知道你應該能夠進入前五名——如果你做得很好,你可以登上領獎台。

如果你做了一些非常特別的事情,你甚至可以成為分站冠軍。這種積極性和紮實的準備是我這幾年想念的東西...... 但今年我希望我能夠擁有它們。這是最大的期望。

 

 

:過去三個賽季的最佳成績是三次第五名。你有沒有想過“我再也取得不到這樣的成績了”?

 

:(阿隆索停下來略作沉思, 然後深呼吸並露出笑容...... )是的,我確實想過換項賽事、停止F1 職業生涯的可能性......

去年我參加完Indy 500 比賽后,當我回來的時候,在奧地利和銀石連續參加了兩場比賽,當時我確實有想過,“也許明年我可以嘗試不同的系列賽,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賽車三大滿貫'的事業中,開印地和勒芒,也許這是最好的事情。”

 

但我覺得現在不是我該離開F1 的時候——現在不是,不是在這些糟糕的結果之後,也不是帶著這種沮喪的心情..... 我知道我的餘生都會為此後悔,我知道這種糟糕透頂的感覺[他幾乎是激動地說出這幾個字的]會伴隨我餘下的整個賽車生涯。

所以很明顯我還渴望成功。我和邁凱倫一起還有未盡的事業。我認為今年是所有這些事情都會改變的時候。我對此相當肯定。

 

 

:是什麼讓你有這種感覺?

:底盤方面正在按照我們的要求進展,車隊的勢頭很好,事情也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所以只要我們能擁有一個好的動力單元,那就是解決方案。在F1 中,一切都在桌面上擺明了。你有非常聰明的工程師,非常高端的技術,以至於如果我們在一個慢彎裡失去了10 毫秒,或者在高速彎裡失去了40 毫秒,我們可以立即知道。

我們理解剎車,牽引力,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輪胎胎壓——我們每個週末都會做這些計算,如果你消除了我們在直道上看到的損失,那麼實際上我們就沒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跑在前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獲勝,但是可以接近紅牛或類似的表現。

當我們知道我們只是缺乏馬力時,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也是在過去兩年中找到積極信號的一種方式。我們也曾在底盤方面表現得有些弱,但去年情況改善了很多。這阻止了我做出離開F1 的決定。

如果有一天我贏得賽車三大滿貫(摩納哥大獎賽,勒芒和印第安納波利斯500 ),我定會非常自豪。但如果我現在停止F1 ,我會後悔我的餘生。

:任何車手都只有在短暫的時間內才能取得成功並具有競爭力。(指車手巔峰期較短)

:是的,但我有足夠的自信。在我參加F1 之前的那些低級別賽事時,我們都能取得想要的成績。所以我知道,在F1 中,我們的車只要單圈落後最頂級的車不超過0.2、0.3、0.4秒的樣子,我們就可以玩轉比賽。

在某些賽道上我們會輸;在某些賽道我們會擊敗對手;在一些賽道上,我們將通過戰術策略來克服賽車的缺點。你至少處在這場遊戲中央。對我而言,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也是一樣。

 

問:你在印地500 的比賽是上賽季的亮點之一。說說它實際上是怎樣的?

答:起初很難,我不適應,因為賽車感覺很奇怪——專為左彎設計,懸掛也是不對稱的—— 第一次試跑後我沒有自信。但要知道有兩百萬人在YouTube 上觀看我啊!對於一次普通測試來說,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那時候我就在想,“也許坐進賽車後我並不會喜歡它,也許我不會覺得自己有競爭力,也許我不會喜歡那種感覺,也許我根本體會不了這台車”。但那時候已經不太可能有機會讓我說三週後的比賽我不參加了。因為我們已經正式宣布參賽了!

但很快,我重拾起了自信。我喚醒了自己全部的賽車嗅覺。“印第安納波利斯?我愛死它了!也許我以後可以跑更多的卡丁車或勒芒。”

問:你之前忘了自信的感覺是怎樣的?

答:老實說,是的,有些時日了。但現在我覺得,今年如果我有一台給力的賽車,我可以開出一個非常好的賽季,因為我相信我還能夠為車隊提供一些額外的東西,就像我整個職業生涯裡一直在做的那樣。

但在過去的這三年中,這點額外的東西卻是我最難給予車隊的。敬業、工作、模擬器反饋,身為一名車手,這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那些額外的東西,像你在墨西哥因動力單元被罰退35 個位置的時候,那額外的0.2秒,那超車,那奇蹟般的起步,都不會出現。

問:那些特殊的瞬間來自哪裡?

答:它們不是下意識的。這純粹取決於你當天的狀態,也許在周日早上的戰略會議中你會看到圖表,你會看到模擬結果,並且他們說你會排在第四位——但是你覺得你會以更好的名次完賽。即使沒有數據支撐,但你就是感覺到了,然後它化為了現實。

 

問:當你意識到即便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裡,你最多也只能跑到是第五或第六,這種感覺肯定很艱難。

答:你知道,在困難時期會比容易的時期學到更多。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們使整個團隊和自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如果今年我們擁有競爭力,將要迎接挑戰,那麼現在的我們會比三年前的自己準備得更加充分。

現在我們有來自其他車隊——法拉利,紅牛——的非常年輕,非常有才華的人。這三年我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團結一致。我相信我們已經準備好做更大的事情了。

 

:你個人方面呢? 當你的賽車拖你後腿時,作為運動員,你如何保持自己的鬥志? 這是只屬於F1 的一個非常特殊的方面......

:說實話,這並不容易。有起起落落,高低起伏。主要並不體現在比賽週末裡,因為當你著手練習賽並且開始與工程師會面、準備你的排位賽等等時,你體內的運動激情就已經被喚醒,你開始準備好接受任何挑戰。

但是在分站間的間隙期,這就會變得很困難。為了保持專注,讓自己處在比賽狀態中,我不得不多加努力。 我厭惡輸——我喜歡贏,在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中,不僅僅是賽車運動,所以每個週日晚上當我從比賽中回來時,我都不開心。

我總是相信下一場比賽會有變化,我們會得到一些積分,我們會做得更好 —— 即使我心裡知道這不會完全是真的。但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我從不停止夢想。對獲勝的渴望總是存在的,所以激勵自己並不困難。

 

:你會不會必須通過回想以前那更好的歲月,來提醒自己“我可以比現在更好”?

:其實並沒有。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強,和邁凱倫隊友巴頓和範多恩比起來也一直很有競爭力。 我自己的動力和信心從來都不是問題,所以我不必回頭。

[但最終阿隆索還是承認了,阿隆索在腦海中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

你知道,我偶爾還是會回頭看看過去的一些比賽,因為我想稍微享受一下。 在一些F1 頻道上,他們會播放很多年前的比賽——整場比賽——這是放鬆一個多小時的好方法。

:看自己比賽是什麼感覺?

: [巨大的、眼睛放光的笑容 ]令人驚嘆!是的,真的很棒,因為顯然沒有認出你自己。你看到的比賽與在車裡時完全不同。在賽車外的時候,你分析事物的方式是不同的。也許你會聽到一些評論員因為你損失時間而感到緊張... 但是你記得那時候你是在保護輪胎,或者你在那一圈裡遇到了點小問題。這樣看比賽的時候,它可以幫助你理解媒體採訪時向你提出的一些問題,並體會到一場比賽由賽車內外兩個視角觀看,會產生多大的差異。

 


 

 

:具體是哪幾場比賽?

:也不是 ……就是我們獲勝的那些美好時光。我記得2005 年有些賽車處於杆位——豐田或BAR ——然後他們會在第8 圈或第11 圈進站,但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有16 圈的油,所以即使我們排在第五位,在車裡感覺也很不錯。

 

:你的好朋友羅伯特·庫比卡去年告訴我們,面對困難和巨大的挑戰(他從一次幾乎致命的傷病中恢復過來)讓他成為了一名更好的車手。這種不同性質的逆境,使你成為更好的車手了嗎?

:肯定是的。 因為你駕駛和最大化性能的方式是不同的。當我能贏得比賽時,我會在一停前努力跑,在那之後開始保護賽車,而不是過於積極地駕駛,進站時我會提前20 米剎車,因為你不想撞到機械師或超出維修區格子的標記。

這就是你手握的20 %的餘量,當你擁有統治性的賽車時。但這可能會減慢你的學習曲線,因為你對自己和你的心理承受力或體能都沒有太苛刻的要求。當你遇到困難時,你每天都會升級你的駕駛風格。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你的駕駛方面具體有了哪些改進嗎?

:當然,對輪胎的理解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所以我們必須適應這一點。近年來輪胎非常脆弱,我們無法用得太狠。他們可能會在一圈的最後或者一個stint 的最後表現不佳。去年,我們回到了更正常的輪胎,你可以一路推進。

F1 實際上已經發展了很多,現在的車手們也準備得更為充分:你必須在比賽的每一部分都發揮到自己的最大限度——每一圈,每一次超車,每一項節油技術。 從周五到週日,您總是處於最佳駕駛風格。

就比方說,如果你是一台iPhone ,則每六個月會有一次軟件更新;現在F1 車手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軟件更新——特別是當你在後排起步時,因為你需要找到些額外的東西。

 

:漢密爾頓在排位賽中一直較他的隊友擁有0.2 秒的優勢——唯獨(跟)你是例外。 當你自己的賽車如此缺乏競爭力時,看看他現在所取得的成就,是否會讓你感到沮喪?

不,它不會讓我失望...... 太多! 當你與一個人爭奪世界冠軍並且對方獲得冠軍的時候,這很令人沮喪。 你會覺得 “ 我更值得這個冠軍 ” 但是當我沒有參加冠軍爭奪時,我沒有那種感覺。

其實,我認為劉易斯真的值得他現在擁有的這些總冠軍。 他的天賦遠超他一開始所擁有的冠軍數。現在對他來說更容易一些了,因為他的賽車是統治級的。他與維特爾都有4 個總冠軍,這很公平。

:但是2012 年巴西站,當你在巴西輸給維特爾時呢? 電視轉播鏡頭找到了你,對準了你的表情。你以三分之差失了總冠軍,那時候的你整個都愣住了。

:是的... 呃... 我是在等待馬薩。 他盡全力地幫助了我,那時他正在擁抱他的家人。我不知道相機在那裡...... 而我只是“有些走神”。

2012 年可能是我個人駕駛水平最好的一個賽季,我絕對相信我們值得擁有這樣一個總冠軍...... 但這是不可能的。這並沒有擊垮我,但我知道這些數字對我們來說有點不公平。也許今年我們會回來一些運氣。

:你在社交媒體上有250 萬的追隨者,你在邁凱輪的成績似乎並沒有影響你的人氣。

:我知道——這簡直太棒了。我甚至還問過一些朋友,因為在其他领域——足球,網球或其他什麼,如果你連續幾年成绩都很糟糕,一切都會大不如前:你的知名度,赞助商的承諾,你的粉絲群......但對我而言一切并非如此。

也許這要歸功於我的車隊無線電通話。它們似乎很受歡迎!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人們似乎都親近我,也許是他們也覺得我們應該得到更多。2010 和2012 年,在很多人眼裡,本應該是我贏得那兩個冠軍。這很好。他們給你一些回報。即使他們給不了你獎杯,他們也會給予你以愛。


原文標題:

阿隆索:我為什麼不從F1走開

2018/03/29 23:25:00

發文IP 218.164.*.*

是狂怒的公牛,是純粹的鬥士,是終極的對手。這是一團屬於兩屆世界冠軍的熊熊烈焰與怒火,他將注定成為邁克爾·舒馬赫王朝後的統治繼承人。

然而,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和紅牛來了; 接著是劉易斯·漢密爾頓和奔馳。不同的作者,相同的劇本:徹頭徹尾的統治。 即便是鬥志昂揚的法拉利和費爾南多,就算他們在2010-13 賽季中付出了那麼努力的嘗試,也終究無法征服這一挑戰。

距離阿隆索上一次獲得世界冠軍已有11 個賽季;就連上一次贏得分站冠軍也已是將近5 個賽季前的事了——浪漫主義者會記住他2013 年在巴塞羅那賽道獲勝後的那一圈,他坐在駕駛艙裡,拳頭緊緊攥著隨風鼓動的西班牙國旗。

那天,他是加泰羅尼亞人的英雄。如今,他也仍是遍布全球的粉絲眼中的英雄。儘管過去三個賽季駕駛著綿軟無力的邁凱輪—本田賽車,這些車迷對他格鬥士風格的喜愛也依舊絲毫未減。

在去年的新加坡大獎賽上阿隆索慘痛退賽后,他的粉絲聽說他在發洩脾氣時將邁凱輪休息室的牆砸出一個“拳頭形狀的洞”,於是他們對阿隆索更加佩服得五體投地。在墨西哥大獎賽上當阿隆索與漢密爾頓為第九名而戰的時候,他們對這場激烈的對抗感到興奮不已,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阿隆索和漢密爾頓的輪對輪,即使漢密爾頓擁有更優秀的賽車,阿隆索也絕不會投降。

阿隆索是一名拳擊手,而不是個大塊頭。他有著太爐火純青的技術,以至於不會使用下流勾當。曼塞爾定義了這種車手的模樣:好鬥、無畏、引人注目,像個渴望比賽的沖天火箭 ——點燃引信,然後在急速中消逝。

那麼,這段一度被看好的邁凱倫-本田聯姻最終走向全然破滅,是多麼令人失望的一件事呢?

“跑毫無希望的比賽是最糟糕的事情”那表現力很強的面容冷靜而嚴肅,他的話語字字嚴肅而有力。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不僅在技術方面。當感覺到事情不但沒有朝好的方向發展,反而變得更糟時,你的精神狀態能有多強?比如新加坡,那是我們去年唯三期待能有好成績的比賽之一。”

“然而,前一秒你還排在第三名,下一秒你就在一號彎撞了,甚至這起事故本身和你一點關係都沒。在那些日子裡,你必須保持冷靜,你必須保持專注。”

但又或許,這些失意的歲月只是代表著風暴前的平靜?或許,2018 年的阿隆索會是一個準備釋放能量的被壓縮的彈簧,只要給他一台像樣的邁凱倫—雷諾MCL33 賽車?

邁凱倫執行董事扎克·布朗也堅信這一點——他坦言自己對阿隆索參加賽車運動的極度飢渴感到“驚訝”:阿隆索如閃電般快襲了IndyCar 和跑車賽事(更不用說化名去偷偷摸摸地參加卡丁車賽事了)。

(以下是F1 Racing 對阿隆索的採訪)

問:採用了雷諾的動力單元後,邁凱倫的表現會有多好?

答:我覺得我很開心。我有信心今年我們可以扭轉局面,回到我們該在的位置。邁凱輪車隊意味著“成功”。正常情況下,即使是邁凱輪的糟糕的一年,在車隊總冠軍的爭奪中也是第三或第四,而不是第九(比如2015 年和2017 年)。

:所以你希望2018 年會成為可稱之為“正常”的賽季?

:是的——回到正常狀態,做足準備迎接每一場大獎賽,每一個練習賽與排位賽,並知道你應該能夠進入前五名——如果你做得很好,你可以登上領獎台。

如果你做了一些非常特別的事情,你甚至可以成為分站冠軍。這種積極性和紮實的準備是我這幾年想念的東西...... 但今年我希望我能夠擁有它們。這是最大的期望。

 

 

:過去三個賽季的最佳成績是三次第五名。你有沒有想過“我再也取得不到這樣的成績了”?

 

:(阿隆索停下來略作沉思, 然後深呼吸並露出笑容...... )是的,我確實想過換項賽事、停止F1 職業生涯的可能性......

去年我參加完Indy 500 比賽后,當我回來的時候,在奧地利和銀石連續參加了兩場比賽,當時我確實有想過,“也許明年我可以嘗試不同的系列賽,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賽車三大滿貫'的事業中,開印地和勒芒,也許這是最好的事情。”

 

但我覺得現在不是我該離開F1 的時候——現在不是,不是在這些糟糕的結果之後,也不是帶著這種沮喪的心情..... 我知道我的餘生都會為此後悔,我知道這種糟糕透頂的感覺[他幾乎是激動地說出這幾個字的]會伴隨我餘下的整個賽車生涯。

所以很明顯我還渴望成功。我和邁凱倫一起還有未盡的事業。我認為今年是所有這些事情都會改變的時候。我對此相當肯定。

 

 

:是什麼讓你有這種感覺?

:底盤方面正在按照我們的要求進展,車隊的勢頭很好,事情也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所以只要我們能擁有一個好的動力單元,那就是解決方案。在F1 中,一切都在桌面上擺明了。你有非常聰明的工程師,非常高端的技術,以至於如果我們在一個慢彎裡失去了10 毫秒,或者在高速彎裡失去了40 毫秒,我們可以立即知道。

我們理解剎車,牽引力,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輪胎胎壓——我們每個週末都會做這些計算,如果你消除了我們在直道上看到的損失,那麼實際上我們就沒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跑在前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獲勝,但是可以接近紅牛或類似的表現。

當我們知道我們只是缺乏馬力時,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也是在過去兩年中找到積極信號的一種方式。我們也曾在底盤方面表現得有些弱,但去年情況改善了很多。這阻止了我做出離開F1 的決定。

如果有一天我贏得賽車三大滿貫(摩納哥大獎賽,勒芒和印第安納波利斯500 ),我定會非常自豪。但如果我現在停止F1 ,我會後悔我的餘生。

:任何車手都只有在短暫的時間內才能取得成功並具有競爭力。(指車手巔峰期較短)

:是的,但我有足夠的自信。在我參加F1 之前的那些低級別賽事時,我們都能取得想要的成績。所以我知道,在F1 中,我們的車只要單圈落後最頂級的車不超過0.2、0.3、0.4秒的樣子,我們就可以玩轉比賽。

在某些賽道上我們會輸;在某些賽道我們會擊敗對手;在一些賽道上,我們將通過戰術策略來克服賽車的缺點。你至少處在這場遊戲中央。對我而言,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也是一樣。

 

問:你在印地500 的比賽是上賽季的亮點之一。說說它實際上是怎樣的?

答:起初很難,我不適應,因為賽車感覺很奇怪——專為左彎設計,懸掛也是不對稱的—— 第一次試跑後我沒有自信。但要知道有兩百萬人在YouTube 上觀看我啊!對於一次普通測試來說,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那時候我就在想,“也許坐進賽車後我並不會喜歡它,也許我不會覺得自己有競爭力,也許我不會喜歡那種感覺,也許我根本體會不了這台車”。但那時候已經不太可能有機會讓我說三週後的比賽我不參加了。因為我們已經正式宣布參賽了!

但很快,我重拾起了自信。我喚醒了自己全部的賽車嗅覺。“印第安納波利斯?我愛死它了!也許我以後可以跑更多的卡丁車或勒芒。”

問:你之前忘了自信的感覺是怎樣的?

答:老實說,是的,有些時日了。但現在我覺得,今年如果我有一台給力的賽車,我可以開出一個非常好的賽季,因為我相信我還能夠為車隊提供一些額外的東西,就像我整個職業生涯裡一直在做的那樣。

但在過去的這三年中,這點額外的東西卻是我最難給予車隊的。敬業、工作、模擬器反饋,身為一名車手,這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那些額外的東西,像你在墨西哥因動力單元被罰退35 個位置的時候,那額外的0.2秒,那超車,那奇蹟般的起步,都不會出現。

問:那些特殊的瞬間來自哪裡?

答:它們不是下意識的。這純粹取決於你當天的狀態,也許在周日早上的戰略會議中你會看到圖表,你會看到模擬結果,並且他們說你會排在第四位——但是你覺得你會以更好的名次完賽。即使沒有數據支撐,但你就是感覺到了,然後它化為了現實。

 

問:當你意識到即便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裡,你最多也只能跑到是第五或第六,這種感覺肯定很艱難。

答:你知道,在困難時期會比容易的時期學到更多。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們使整個團隊和自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如果今年我們擁有競爭力,將要迎接挑戰,那麼現在的我們會比三年前的自己準備得更加充分。

現在我們有來自其他車隊——法拉利,紅牛——的非常年輕,非常有才華的人。這三年我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團結一致。我相信我們已經準備好做更大的事情了。

 

:你個人方面呢? 當你的賽車拖你後腿時,作為運動員,你如何保持自己的鬥志? 這是只屬於F1 的一個非常特殊的方面......

:說實話,這並不容易。有起起落落,高低起伏。主要並不體現在比賽週末裡,因為當你著手練習賽並且開始與工程師會面、準備你的排位賽等等時,你體內的運動激情就已經被喚醒,你開始準備好接受任何挑戰。

但是在分站間的間隙期,這就會變得很困難。為了保持專注,讓自己處在比賽狀態中,我不得不多加努力。 我厭惡輸——我喜歡贏,在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中,不僅僅是賽車運動,所以每個週日晚上當我從比賽中回來時,我都不開心。

我總是相信下一場比賽會有變化,我們會得到一些積分,我們會做得更好 —— 即使我心裡知道這不會完全是真的。但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我從不停止夢想。對獲勝的渴望總是存在的,所以激勵自己並不困難。

 

:你會不會必須通過回想以前那更好的歲月,來提醒自己“我可以比現在更好”?

:其實並沒有。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強,和邁凱倫隊友巴頓和範多恩比起來也一直很有競爭力。 我自己的動力和信心從來都不是問題,所以我不必回頭。

[但最終阿隆索還是承認了,阿隆索在腦海中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

你知道,我偶爾還是會回頭看看過去的一些比賽,因為我想稍微享受一下。 在一些F1 頻道上,他們會播放很多年前的比賽——整場比賽——這是放鬆一個多小時的好方法。

:看自己比賽是什麼感覺?

: [巨大的、眼睛放光的笑容 ]令人驚嘆!是的,真的很棒,因為顯然沒有認出你自己。你看到的比賽與在車裡時完全不同。在賽車外的時候,你分析事物的方式是不同的。也許你會聽到一些評論員因為你損失時間而感到緊張... 但是你記得那時候你是在保護輪胎,或者你在那一圈裡遇到了點小問題。這樣看比賽的時候,它可以幫助你理解媒體採訪時向你提出的一些問題,並體會到一場比賽由賽車內外兩個視角觀看,會產生多大的差異。

 


 

 

:具體是哪幾場比賽?

:也不是 ……就是我們獲勝的那些美好時光。我記得2005 年有些賽車處於杆位——豐田或BAR ——然後他們會在第8 圈或第11 圈進站,但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有16 圈的油,所以即使我們排在第五位,在車裡感覺也很不錯。

 

:你的好朋友羅伯特·庫比卡去年告訴我們,面對困難和巨大的挑戰(他從一次幾乎致命的傷病中恢復過來)讓他成為了一名更好的車手。這種不同性質的逆境,使你成為更好的車手了嗎?

:肯定是的。 因為你駕駛和最大化性能的方式是不同的。當我能贏得比賽時,我會在一停前努力跑,在那之後開始保護賽車,而不是過於積極地駕駛,進站時我會提前20 米剎車,因為你不想撞到機械師或超出維修區格子的標記。

這就是你手握的20 %的餘量,當你擁有統治性的賽車時。但這可能會減慢你的學習曲線,因為你對自己和你的心理承受力或體能都沒有太苛刻的要求。當你遇到困難時,你每天都會升級你的駕駛風格。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你的駕駛方面具體有了哪些改進嗎?

:當然,對輪胎的理解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所以我們必須適應這一點。近年來輪胎非常脆弱,我們無法用得太狠。他們可能會在一圈的最後或者一個stint 的最後表現不佳。去年,我們回到了更正常的輪胎,你可以一路推進。

F1 實際上已經發展了很多,現在的車手們也準備得更為充分:你必須在比賽的每一部分都發揮到自己的最大限度——每一圈,每一次超車,每一項節油技術。 從周五到週日,您總是處於最佳駕駛風格。

就比方說,如果你是一台iPhone ,則每六個月會有一次軟件更新;現在F1 車手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軟件更新——特別是當你在後排起步時,因為你需要找到些額外的東西。

 

:漢密爾頓在排位賽中一直較他的隊友擁有0.2 秒的優勢——唯獨(跟)你是例外。 當你自己的賽車如此缺乏競爭力時,看看他現在所取得的成就,是否會讓你感到沮喪?

不,它不會讓我失望...... 太多! 當你與一個人爭奪世界冠軍並且對方獲得冠軍的時候,這很令人沮喪。 你會覺得 “ 我更值得這個冠軍 ” 但是當我沒有參加冠軍爭奪時,我沒有那種感覺。

其實,我認為劉易斯真的值得他現在擁有的這些總冠軍。 他的天賦遠超他一開始所擁有的冠軍數。現在對他來說更容易一些了,因為他的賽車是統治級的。他與維特爾都有4 個總冠軍,這很公平。

:但是2012 年巴西站,當你在巴西輸給維特爾時呢? 電視轉播鏡頭找到了你,對準了你的表情。你以三分之差失了總冠軍,那時候的你整個都愣住了。

:是的... 呃... 我是在等待馬薩。 他盡全力地幫助了我,那時他正在擁抱他的家人。我不知道相機在那裡...... 而我只是“有些走神”。

2012 年可能是我個人駕駛水平最好的一個賽季,我絕對相信我們值得擁有這樣一個總冠軍...... 但這是不可能的。這並沒有擊垮我,但我知道這些數字對我們來說有點不公平。也許今年我們會回來一些運氣。

:你在社交媒體上有250 萬的追隨者,你在邁凱輪的成績似乎並沒有影響你的人氣。

:我知道——這簡直太棒了。我甚至還問過一些朋友,因為在其他领域——足球,網球或其他什麼,如果你連續幾年成绩都很糟糕,一切都會大不如前:你的知名度,赞助商的承諾,你的粉絲群......但對我而言一切并非如此。

也許這要歸功於我的車隊無線電通話。它們似乎很受歡迎!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人們似乎都親近我,也許是他們也覺得我們應該得到更多。2010 和2012 年,在很多人眼裡,本應該是我贏得那兩個冠軍。這很好。他們給你一些回報。即使他們給不了你獎杯,他們也會給予你以愛。


原文標題:

阿隆索:我為什麼不從F1走開

 
 

2018/03/29 23:32:24

發文IP 218.164.*.*

是狂怒的公牛,是純粹的鬥士,是終極的對手。這是一團屬於兩屆世界冠軍的熊熊烈焰與怒火,他將注定成為邁克爾·舒馬赫王朝後的統治繼承人。

然而,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和紅牛來了; 接著是劉易斯·漢密爾頓和奔馳。不同的作者,相同的劇本:徹頭徹尾的統治。 即便是鬥志昂揚的法拉利和費爾南多,就算他們在2010-13 賽季中付出了那麼努力的嘗試,也終究無法征服這一挑戰。

距離阿隆索上一次獲得世界冠軍已有11 個賽季;就連上一次贏得分站冠軍也已是將近5 個賽季前的事了——浪漫主義者會記住他2013 年在巴塞羅那賽道獲勝後的那一圈,他坐在駕駛艙裡,拳頭緊緊攥著隨風鼓動的西班牙國旗。

那天,他是加泰羅尼亞人的英雄。如今,他也仍是遍布全球的粉絲眼中的英雄。儘管過去三個賽季駕駛著綿軟無力的邁凱輪—本田賽車,這些車迷對他格鬥士風格的喜愛也依舊絲毫未減。

在去年的新加坡大獎賽上阿隆索慘痛退賽后,他的粉絲聽說他在發洩脾氣時將邁凱輪休息室的牆砸出一個“拳頭形狀的洞”,於是他們對阿隆索更加佩服得五體投地。在墨西哥大獎賽上當阿隆索與漢密爾頓為第九名而戰的時候,他們對這場激烈的對抗感到興奮不已,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阿隆索和漢密爾頓的輪對輪,即使漢密爾頓擁有更優秀的賽車,阿隆索也絕不會投降。

阿隆索是一名拳擊手,而不是個大塊頭。他有著太爐火純青的技術,以至於不會使用下流勾當。曼塞爾定義了這種車手的模樣:好鬥、無畏、引人注目,像個渴望比賽的沖天火箭 ——點燃引信,然後在急速中消逝。

那麼,這段一度被看好的邁凱倫-本田聯姻最終走向全然破滅,是多麼令人失望的一件事呢?

“跑毫無希望的比賽是最糟糕的事情”那表現力很強的面容冷靜而嚴肅,他的話語字字嚴肅而有力。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不僅在技術方面。當感覺到事情不但沒有朝好的方向發展,反而變得更糟時,你的精神狀態能有多強?比如新加坡,那是我們去年唯三期待能有好成績的比賽之一。”

“然而,前一秒你還排在第三名,下一秒你就在一號彎撞了,甚至這起事故本身和你一點關係都沒。在那些日子裡,你必須保持冷靜,你必須保持專注。”

但又或許,這些失意的歲月只是代表著風暴前的平靜?或許,2018 年的阿隆索會是一個準備釋放能量的被壓縮的彈簧,只要給他一台像樣的邁凱倫—雷諾MCL33 賽車?

邁凱倫執行董事扎克·布朗也堅信這一點——他坦言自己對阿隆索參加賽車運動的極度飢渴感到“驚訝”:阿隆索如閃電般快襲了IndyCar 和跑車賽事(更不用說化名去偷偷摸摸地參加卡丁車賽事了)。

(以下是F1 Racing 對阿隆索的採訪)

問:採用了雷諾的動力單元後,邁凱倫的表現會有多好?

答:我覺得我很開心。我有信心今年我們可以扭轉局面,回到我們該在的位置。邁凱輪車隊意味著“成功”。正常情況下,即使是邁凱輪的糟糕的一年,在車隊總冠軍的爭奪中也是第三或第四,而不是第九(比如2015 年和2017 年)。

:所以你希望2018 年會成為可稱之為“正常”的賽季?

:是的——回到正常狀態,做足準備迎接每一場大獎賽,每一個練習賽與排位賽,並知道你應該能夠進入前五名——如果你做得很好,你可以登上領獎台。

如果你做了一些非常特別的事情,你甚至可以成為分站冠軍。這種積極性和紮實的準備是我這幾年想念的東西...... 但今年我希望我能夠擁有它們。這是最大的期望。

 

:過去三個賽季的最佳成績是三次第五名。你有沒有想過“我再也取得不到這樣的成績了”?

:(阿隆索停下來略作沉思, 然後深呼吸並露出笑容...... )是的,我確實想過換項賽事、停止F1 職業生涯的可能性......

去年我參加完Indy 500 比賽后,當我回來的時候,在奧地利和銀石連續參加了兩場比賽,當時我確實有想過,“也許明年我可以嘗試不同的系列賽,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賽車三大滿貫'的事業中,開印地和勒芒,也許這是最好的事情。”

 

但我覺得現在不是我該離開F1 的時候——現在不是,不是在這些糟糕的結果之後,也不是帶著這種沮喪的心情..... 我知道我的餘生都會為此後悔,我知道這種糟糕透頂的感覺[他幾乎是激動地說出這幾個字的]會伴隨我餘下的整個賽車生涯。

所以很明顯我還渴望成功。我和邁凱倫一起還有未盡的事業。我認為今年是所有這些事情都會改變的時候。我對此相當肯定。

 

:是什麼讓你有這種感覺?

:底盤方面正在按照我們的要求進展,車隊的勢頭很好,事情也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所以只要我們能擁有一個好的動力單元,那就是解決方案。在F1 中,一切都在桌面上擺明了。你有非常聰明的工程師,非常高端的技術,以至於如果我們在一個慢彎裡失去了10 毫秒,或者在高速彎裡失去了40 毫秒,我們可以立即知道。

我們理解剎車,牽引力,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輪胎胎壓——我們每個週末都會做這些計算,如果你消除了我們在直道上看到的損失,那麼實際上我們就沒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跑在前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獲勝,但是可以接近紅牛或類似的表現。

當我們知道我們只是缺乏馬力時,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也是在過去兩年中找到積極信號的一種方式。我們也曾在底盤方面表現得有些弱,但去年情況改善了很多。這阻止了我做出離開F1 的決定。

如果有一天我贏得賽車三大滿貫(摩納哥大獎賽,勒芒和印第安納波利斯500 ),我定會非常自豪。但如果我現在停止F1 ,我會後悔我的餘生。

:任何車手都只有在短暫的時間內才能取得成功並具有競爭力。(指車手巔峰期較短)

:是的,但我有足夠的自信。在我參加F1 之前的那些低級別賽事時,我們都能取得想要的成績。所以我知道,在F1 中,我們的車只要單圈落後最頂級的車不超過0.2、0.3、0.4秒的樣子,我們就可以玩轉比賽。

在某些賽道上我們會輸;在某些賽道我們會擊敗對手;在一些賽道上,我們將通過戰術策略來克服賽車的缺點。你至少處在這場遊戲中央。對我而言,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也是一樣。

問:你在印地500 的比賽是上賽季的亮點之一。說說它實際上是怎樣的?

答:起初很難,我不適應,因為賽車感覺很奇怪——專為左彎設計,懸掛也是不對稱的—— 第一次試跑後我沒有自信。但要知道有兩百萬人在YouTube 上觀看我啊!對於一次普通測試來說,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那時候我就在想,“也許坐進賽車後我並不會喜歡它,也許我不會覺得自己有競爭力,也許我不會喜歡那種感覺,也許我根本體會不了這台車”。但那時候已經不太可能有機會讓我說三週後的比賽我不參加了。因為我們已經正式宣布參賽了!

但很快,我重拾起了自信。我喚醒了自己全部的賽車嗅覺。“印第安納波利斯?我愛死它了!也許我以後可以跑更多的卡丁車或勒芒。”

問:你之前忘了自信的感覺是怎樣的?

答:老實說,是的,有些時日了。但現在我覺得,今年如果我有一台給力的賽車,我可以開出一個非常好的賽季,因為我相信我還能夠為車隊提供一些額外的東西,就像我整個職業生涯裡一直在做的那樣。

但在過去的這三年中,這點額外的東西卻是我最難給予車隊的。敬業、工作、模擬器反饋,身為一名車手,這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那些額外的東西,像你在墨西哥因動力單元被罰退35 個位置的時候,那額外的0.2秒,那超車,那奇蹟般的起步,都不會出現。

問:那些特殊的瞬間來自哪裡?

答:它們不是下意識的。這純粹取決於你當天的狀態,也許在周日早上的戰略會議中你會看到圖表,你會看到模擬結果,並且他們說你會排在第四位——但是你覺得你會以更好的名次完賽。即使沒有數據支撐,但你就是感覺到了,然後它化為了現實。

 

問:當你意識到即便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裡,你最多也只能跑到是第五或第六,這種感覺肯定很艱難。

答:你知道,在困難時期會比容易的時期學到更多。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們使整個團隊和自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如果今年我們擁有競爭力,將要迎接挑戰,那麼現在的我們會比三年前的自己準備得更加充分。

現在我們有來自其他車隊——法拉利,紅牛——的非常年輕,非常有才華的人。這三年我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團結一致。我相信我們已經準備好做更大的事情了。

 

:你個人方面呢? 當你的賽車拖你後腿時,作為運動員,你如何保持自己的鬥志? 這是只屬於F1 的一個非常特殊的方面......

:說實話,這並不容易。有起起落落,高低起伏。主要並不體現在比賽週末裡,因為當你著手練習賽並且開始與工程師會面、準備你的排位賽等等時,你體內的運動激情就已經被喚醒,你開始準備好接受任何挑戰。

但是在分站間的間隙期,這就會變得很困難。為了保持專注,讓自己處在比賽狀態中,我不得不多加努力。 我厭惡輸——我喜歡贏,在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中,不僅僅是賽車運動,所以每個週日晚上當我從比賽中回來時,我都不開心。

我總是相信下一場比賽會有變化,我們會得到一些積分,我們會做得更好 —— 即使我心裡知道這不會完全是真的。但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我從不停止夢想。對獲勝的渴望總是存在的,所以激勵自己並不困難。

 

:你會不會必須通過回想以前那更好的歲月,來提醒自己“我可以比現在更好”?

:其實並沒有。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強,和邁凱倫隊友巴頓和範多恩比起來也一直很有競爭力。 我自己的動力和信心從來都不是問題,所以我不必回頭。

[但最終阿隆索還是承認了,阿隆索在腦海中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

你知道,我偶爾還是會回頭看看過去的一些比賽,因為我想稍微享受一下。 在一些F1 頻道上,他們會播放很多年前的比賽——整場比賽——這是放鬆一個多小時的好方法。

:看自己比賽是什麼感覺?

: [巨大的、眼睛放光的笑容 ]令人驚嘆!是的,真的很棒,因為顯然沒有認出你自己。你看到的比賽與在車裡時完全不同。在賽車外的時候,你分析事物的方式是不同的。也許你會聽到一些評論員因為你損失時間而感到緊張... 但是你記得那時候你是在保護輪胎,或者你在那一圈裡遇到了點小問題。這樣看比賽的時候,它可以幫助你理解媒體採訪時向你提出的一些問題,並體會到一場比賽由賽車內外兩個視角觀看,會產生多大的差異。

 


 

 

:具體是哪幾場比賽?

:也不是 ……就是我們獲勝的那些美好時光。我記得2005 年有些賽車處於杆位——豐田或BAR ——然後他們會在第8 圈或第11 圈進站,但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有16 圈的油,所以即使我們排在第五位,在車裡感覺也很不錯。

:你的好朋友羅伯特·庫比卡去年告訴我們,面對困難和巨大的挑戰(他從一次幾乎致命的傷病中恢復過來)讓他成為了一名更好的車手。這種不同性質的逆境,使你成為更好的車手了嗎?

:肯定是的。 因為你駕駛和最大化性能的方式是不同的。當我能贏得比賽時,我會在一停前努力跑,在那之後開始保護賽車,而不是過於積極地駕駛,進站時我會提前20 米剎車,因為你不想撞到機械師或超出維修區格子的標記。

這就是你手握的20 %的餘量,當你擁有統治性的賽車時。但這可能會減慢你的學習曲線,因為你對自己和你的心理承受力或體能都沒有太苛刻的要求。當你遇到困難時,你每天都會升級你的駕駛風格。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你的駕駛方面具體有了哪些改進嗎?

:當然,對輪胎的理解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所以我們必須適應這一點。近年來輪胎非常脆弱,我們無法用得太狠。他們可能會在一圈的最後或者一個stint 的最後表現不佳。去年,我們回到了更正常的輪胎,你可以一路推進。

F1 實際上已經發展了很多,現在的車手們也準備得更為充分:你必須在比賽的每一部分都發揮到自己的最大限度——每一圈,每一次超車,每一項節油技術。 從周五到週日,您總是處於最佳駕駛風格。

就比方說,如果你是一台iPhone ,則每六個月會有一次軟件更新;現在F1 車手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軟件更新——特別是當你在後排起步時,因為你需要找到些額外的東西。

:漢密爾頓在排位賽中一直較他的隊友擁有0.2 秒的優勢——唯獨(跟)你是例外。 當你自己的賽車如此缺乏競爭力時,看看他現在所取得的成就,是否會讓你感到沮喪?

不,它不會讓我失望...... 太多! 當你與一個人爭奪世界冠軍並且對方獲得冠軍的時候,這很令人沮喪。 你會覺得 “ 我更值得這個冠軍 ” 但是當我沒有參加冠軍爭奪時,我沒有那種感覺。

其實,我認為劉易斯真的值得他現在擁有的這些總冠軍。 他的天賦遠超他一開始所擁有的冠軍數。現在對他來說更容易一些了,因為他的賽車是統治級的。他與維特爾都有4 個總冠軍,這很公平。

:但是2012 年巴西站,當你在巴西輸給維特爾時呢? 電視轉播鏡頭找到了你,對準了你的表情。你以三分之差失了總冠軍,那時候的你整個都愣住了。

:是的... 呃... 我是在等待馬薩。 他盡全力地幫助了我,那時他正在擁抱他的家人。我不知道相機在那裡...... 而我只是“有些走神”。

2012 年可能是我個人駕駛水平最好的一個賽季,我絕對相信我們值得擁有這樣一個總冠軍...... 但這是不可能的。這並沒有擊垮我,但我知道這些數字對我們來說有點不公平。也許今年我們會回來一些運氣。

:你在社交媒體上有250 萬的追隨者,你在邁凱輪的成績似乎並沒有影響你的人氣。

:我知道——這簡直太棒了。我甚至還問過一些朋友,因為在其他领域——足球,網球或其他什麼,如果你連續幾年成绩都很糟糕,一切都會大不如前:你的知名度,赞助商的承諾,你的粉絲群......但對我而言一切并非如此。

也許這要歸功於我的車隊無線電通話。它們似乎很受歡迎!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人們似乎都親近我,也許是他們也覺得我們應該得到更多。2010 和2012 年,在很多人眼裡,本應該是我贏得那兩個冠軍。這很好。他們給你一些回報。即使他們給不了你獎杯,他們也會給予你以愛。


原文標題:

阿隆索:我為什麼不從F1走開

 
 
 

2018/03/29 23:36:20

發文IP 218.164.*.*

是狂怒的公牛,是純粹的鬥士,是終極的對手。這是一團屬於兩屆世界冠軍的熊熊烈焰與怒火,他將注定成為邁克爾·舒馬赫王朝後的統治繼承人。

然而,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和紅牛來了; 接著是劉易斯·漢密爾頓和奔馳。不同的作者,相同的劇本:徹頭徹尾的統治。 即便是鬥志昂揚的法拉利和費爾南多,就算他們在2010-13 賽季中付出了那麼努力的嘗試,也終究無法征服這一挑戰。

距離阿隆索上一次獲得世界冠軍已有11 個賽季;就連上一次贏得分站冠軍也已是將近5 個賽季前的事了——浪漫主義者會記住他2013 年在巴塞羅那賽道獲勝後的那一圈,他坐在駕駛艙裡,拳頭緊緊攥著隨風鼓動的西班牙國旗。

那天,他是加泰羅尼亞人的英雄。如今,他也仍是遍布全球的粉絲眼中的英雄。儘管過去三個賽季駕駛著綿軟無力的邁凱輪—本田賽車,這些車迷對他格鬥士風格的喜愛也依舊絲毫未減。

在去年的新加坡大獎賽上阿隆索慘痛退賽后,他的粉絲聽說他在發洩脾氣時將邁凱輪休息室的牆砸出一個“拳頭形狀的洞”,於是他們對阿隆索更加佩服得五體投地。在墨西哥大獎賽上當阿隆索與漢密爾頓為第九名而戰的時候,他們對這場激烈的對抗感到興奮不已,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阿隆索和漢密爾頓的輪對輪,即使漢密爾頓擁有更優秀的賽車,阿隆索也絕不會投降。

阿隆索是一名拳擊手,而不是個大塊頭。他有著太爐火純青的技術,以至於不會使用下流勾當。曼塞爾定義了這種車手的模樣:好鬥、無畏、引人注目,像個渴望比賽的沖天火箭 ——點燃引信,然後在急速中消逝。

那麼,這段一度被看好的邁凱倫-本田聯姻最終走向全然破滅,是多麼令人失望的一件事呢?

“跑毫無希望的比賽是最糟糕的事情”那表現力很強的面容冷靜而嚴肅,他的話語字字嚴肅而有力。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不僅在技術方面。當感覺到事情不但沒有朝好的方向發展,反而變得更糟時,你的精神狀態能有多強?比如新加坡,那是我們去年唯三期待能有好成績的比賽之一。”

“然而,前一秒你還排在第三名,下一秒你就在一號彎撞了,甚至這起事故本身和你一點關係都沒。在那些日子裡,你必須保持冷靜,你必須保持專注。”

但又或許,這些失意的歲月只是代表著風暴前的平靜?或許,2018 年的阿隆索會是一個準備釋放能量的被壓縮的彈簧,只要給他一台像樣的邁凱倫—雷諾MCL33 賽車?

邁凱倫執行董事扎克·布朗也堅信這一點——他坦言自己對阿隆索參加賽車運動的極度飢渴感到“驚訝”:阿隆索如閃電般快襲了IndyCar 和跑車賽事(更不用說化名去偷偷摸摸地參加卡丁車賽事了)。

(以下是F1 Racing 對阿隆索的採訪)

問:採用了雷諾的動力單元後,邁凱倫的表現會有多好?

答:我覺得我很開心。我有信心今年我們可以扭轉局面,回到我們該在的位置。邁凱輪車隊意味著“成功”。正常情況下,即使是邁凱輪的糟糕的一年,在車隊總冠軍的爭奪中也是第三或第四,而不是第九(比如2015 年和2017 年)。

:所以你希望2018 年會成為可稱之為“正常”的賽季?

:是的——回到正常狀態,做足準備迎接每一場大獎賽,每一個練習賽與排位賽,並知道你應該能夠進入前五名——如果你做得很好,你可以登上領獎台。

如果你做了一些非常特別的事情,你甚至可以成為分站冠軍。這種積極性和紮實的準備是我這幾年想念的東西...... 但今年我希望我能夠擁有它們。這是最大的期望。

 

 

:過去三個賽季的最佳成績是三次第五名。你有沒有想過“我再也取得不到這樣的成績了”?

 

:(阿隆索停下來略作沉思, 然後深呼吸並露出笑容...... )是的,我確實想過換項賽事、停止F1 職業生涯的可能性......

去年我參加完Indy 500 比賽后,當我回來的時候,在奧地利和銀石連續參加了兩場比賽,當時我確實有想過,“也許明年我可以嘗試不同的系列賽,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賽車三大滿貫'的事業中,開印地和勒芒,也許這是最好的事情。”

 

但我覺得現在不是我該離開F1 的時候——現在不是,不是在這些糟糕的結果之後,也不是帶著這種沮喪的心情..... 我知道我的餘生都會為此後悔,我知道這種糟糕透頂的感覺[他幾乎是激動地說出這幾個字的]會伴隨我餘下的整個賽車生涯。

所以很明顯我還渴望成功。我和邁凱倫一起還有未盡的事業。我認為今年是所有這些事情都會改變的時候。我對此相當肯定。

 

 

:是什麼讓你有這種感覺?

:底盤方面正在按照我們的要求進展,車隊的勢頭很好,事情也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所以只要我們能擁有一個好的動力單元,那就是解決方案。在F1 中,一切都在桌面上擺明了。你有非常聰明的工程師,非常高端的技術,以至於如果我們在一個慢彎裡失去了10 毫秒,或者在高速彎裡失去了40 毫秒,我們可以立即知道。

我們理解剎車,牽引力,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輪胎胎壓——我們每個週末都會做這些計算,如果你消除了我們在直道上看到的損失,那麼實際上我們就沒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跑在前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獲勝,但是可以接近紅牛或類似的表現。

當我們知道我們只是缺乏馬力時,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也是在過去兩年中找到積極信號的一種方式。我們也曾在底盤方面表現得有些弱,但去年情況改善了很多。這阻止了我做出離開F1 的決定。

如果有一天我贏得賽車三大滿貫(摩納哥大獎賽,勒芒和印第安納波利斯500 ),我定會非常自豪。但如果我現在停止F1 ,我會後悔我的餘生。

:任何車手都只有在短暫的時間內才能取得成功並具有競爭力。(指車手巔峰期較短)

:是的,但我有足夠的自信。在我參加F1 之前的那些低級別賽事時,我們都能取得想要的成績。所以我知道,在F1 中,我們的車只要單圈落後最頂級的車不超過0.2、0.3、0.4秒的樣子,我們就可以玩轉比賽。

在某些賽道上我們會輸;在某些賽道我們會擊敗對手;在一些賽道上,我們將通過戰術策略來克服賽車的缺點。你至少處在這場遊戲中央。對我而言,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也是一樣。

問:你在印地500 的比賽是上賽季的亮點之一。說說它實際上是怎樣的?

答:起初很難,我不適應,因為賽車感覺很奇怪——專為左彎設計,懸掛也是不對稱的—— 第一次試跑後我沒有自信。但要知道有兩百萬人在YouTube 上觀看我啊!對於一次普通測試來說,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那時候我就在想,“也許坐進賽車後我並不會喜歡它,也許我不會覺得自己有競爭力,也許我不會喜歡那種感覺,也許我根本體會不了這台車”。但那時候已經不太可能有機會讓我說三週後的比賽我不參加了。因為我們已經正式宣布參賽了!

但很快,我重拾起了自信。我喚醒了自己全部的賽車嗅覺。“印第安納波利斯?我愛死它了!也許我以後可以跑更多的卡丁車或勒芒。”

問:你之前忘了自信的感覺是怎樣的?

答:老實說,是的,有些時日了。但現在我覺得,今年如果我有一台給力的賽車,我可以開出一個非常好的賽季,因為我相信我還能夠為車隊提供一些額外的東西,就像我整個職業生涯裡一直在做的那樣。

但在過去的這三年中,這點額外的東西卻是我最難給予車隊的。敬業、工作、模擬器反饋,身為一名車手,這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那些額外的東西,像你在墨西哥因動力單元被罰退35 個位置的時候,那額外的0.2秒,那超車,那奇蹟般的起步,都不會出現。

問:那些特殊的瞬間來自哪裡?

答:它們不是下意識的。這純粹取決於你當天的狀態,也許在周日早上的戰略會議中你會看到圖表,你會看到模擬結果,並且他們說你會排在第四位——但是你覺得你會以更好的名次完賽。即使沒有數據支撐,但你就是感覺到了,然後它化為了現實。

 

問:當你意識到即便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裡,你最多也只能跑到是第五或第六,這種感覺肯定很艱難。

答:你知道,在困難時期會比容易的時期學到更多。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們使整個團隊和自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如果今年我們擁有競爭力,將要迎接挑戰,那麼現在的我們會比三年前的自己準備得更加充分。

現在我們有來自其他車隊——法拉利,紅牛——的非常年輕,非常有才華的人。這三年我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團結一致。我相信我們已經準備好做更大的事情了。

 

:你個人方面呢? 當你的賽車拖你後腿時,作為運動員,你如何保持自己的鬥志? 這是只屬於F1 的一個非常特殊的方面......

:說實話,這並不容易。有起起落落,高低起伏。主要並不體現在比賽週末裡,因為當你著手練習賽並且開始與工程師會面、準備你的排位賽等等時,你體內的運動激情就已經被喚醒,你開始準備好接受任何挑戰。

但是在分站間的間隙期,這就會變得很困難。為了保持專注,讓自己處在比賽狀態中,我不得不多加努力。 我厭惡輸——我喜歡贏,在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中,不僅僅是賽車運動,所以每個週日晚上當我從比賽中回來時,我都不開心。

我總是相信下一場比賽會有變化,我們會得到一些積分,我們會做得更好 —— 即使我心裡知道這不會完全是真的。但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我從不停止夢想。對獲勝的渴望總是存在的,所以激勵自己並不困難。

 

:你會不會必須通過回想以前那更好的歲月,來提醒自己“我可以比現在更好”?

:其實並沒有。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強,和邁凱倫隊友巴頓和範多恩比起來也一直很有競爭力。 我自己的動力和信心從來都不是問題,所以我不必回頭。

[但最終阿隆索還是承認了,阿隆索在腦海中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

你知道,我偶爾還是會回頭看看過去的一些比賽,因為我想稍微享受一下。 在一些F1 頻道上,他們會播放很多年前的比賽——整場比賽——這是放鬆一個多小時的好方法。

:看自己比賽是什麼感覺?

: [巨大的、眼睛放光的笑容 ]令人驚嘆!是的,真的很棒,因為顯然沒有認出你自己。你看到的比賽與在車裡時完全不同。在賽車外的時候,你分析事物的方式是不同的。也許你會聽到一些評論員因為你損失時間而感到緊張... 但是你記得那時候你是在保護輪胎,或者你在那一圈裡遇到了點小問題。這樣看比賽的時候,它可以幫助你理解媒體採訪時向你提出的一些問題,並體會到一場比賽由賽車內外兩個視角觀看,會產生多大的差異。

 


 

 

:具體是哪幾場比賽?

:也不是 ……就是我們獲勝的那些美好時光。我記得2005 年有些賽車處於杆位——豐田或BAR ——然後他們會在第8 圈或第11 圈進站,但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有16 圈的油,所以即使我們排在第五位,在車裡感覺也很不錯。

:你的好朋友羅伯特·庫比卡去年告訴我們,面對困難和巨大的挑戰(他從一次幾乎致命的傷病中恢復過來)讓他成為了一名更好的車手。這種不同性質的逆境,使你成為更好的車手了嗎?

:肯定是的。 因為你駕駛和最大化性能的方式是不同的。當我能贏得比賽時,我會在一停前努力跑,在那之後開始保護賽車,而不是過於積極地駕駛,進站時我會提前20 米剎車,因為你不想撞到機械師或超出維修區格子的標記。

這就是你手握的20 %的餘量,當你擁有統治性的賽車時。但這可能會減慢你的學習曲線,因為你對自己和你的心理承受力或體能都沒有太苛刻的要求。當你遇到困難時,你每天都會升級你的駕駛風格。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你的駕駛方面具體有了哪些改進嗎?

:當然,對輪胎的理解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所以我們必須適應這一點。近年來輪胎非常脆弱,我們無法用得太狠。他們可能會在一圈的最後或者一個stint 的最後表現不佳。去年,我們回到了更正常的輪胎,你可以一路推進。

F1 實際上已經發展了很多,現在的車手們也準備得更為充分:你必須在比賽的每一部分都發揮到自己的最大限度——每一圈,每一次超車,每一項節油技術。 從周五到週日,您總是處於最佳駕駛風格。

就比方說,如果你是一台iPhone ,則每六個月會有一次軟件更新;現在F1 車手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軟件更新——特別是當你在後排起步時,因為你需要找到些額外的東西。

 

:漢密爾頓在排位賽中一直較他的隊友擁有0.2 秒的優勢——唯獨(跟)你是例外。 當你自己的賽車如此缺乏競爭力時,看看他現在所取得的成就,是否會讓你感到沮喪?

不,它不會讓我失望...... 太多! 當你與一個人爭奪世界冠軍並且對方獲得冠軍的時候,這很令人沮喪。 你會覺得 “ 我更值得這個冠軍 ” 但是當我沒有參加冠軍爭奪時,我沒有那種感覺。

其實,我認為劉易斯真的值得他現在擁有的這些總冠軍。 他的天賦遠超他一開始所擁有的冠軍數。現在對他來說更容易一些了,因為他的賽車是統治級的。他與維特爾都有4 個總冠軍,這很公平。

:但是2012 年巴西站,當你在巴西輸給維特爾時呢? 電視轉播鏡頭找到了你,對準了你的表情。你以三分之差失了總冠軍,那時候的你整個都愣住了。

:是的... 呃... 我是在等待馬薩。 他盡全力地幫助了我,那時他正在擁抱他的家人。我不知道相機在那裡...... 而我只是“有些走神”。

2012 年可能是我個人駕駛水平最好的一個賽季,我絕對相信我們值得擁有這樣一個總冠軍...... 但這是不可能的。這並沒有擊垮我,但我知道這些數字對我們來說有點不公平。也許今年我們會回來一些運氣。

:你在社交媒體上有250 萬的追隨者,你在邁凱輪的成績似乎並沒有影響你的人氣。

:我知道——這簡直太棒了。我甚至還問過一些朋友,因為在其他领域——足球,網球或其他什麼,如果你連續幾年成绩都很糟糕,一切都會大不如前:你的知名度,赞助商的承諾,你的粉絲群......但對我而言一切并非如此。

也許這要歸功於我的車隊無線電通話。它們似乎很受歡迎!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人們似乎都親近我,也許是他們也覺得我們應該得到更多。2010 和2012 年,在很多人眼裡,本應該是我贏得那兩個冠軍。這很好。他們給你一些回報。即使他們給不了你獎杯,他們也會給予你以愛。


原文標題:

阿隆索:我為什麼不從F1走開

 
 
 

2018/03/29 23:47:09

發文IP 218.164.*.*

是狂怒的公牛,是純粹的鬥士,是終極的對手。這是一團屬於兩屆世界冠軍的熊熊烈焰與怒火,他將注定成為邁克爾·舒馬赫王朝後的統治繼承人。

然而,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和紅牛來了; 接著是劉易斯·漢密爾頓和奔馳。不同的作者,相同的劇本:徹頭徹尾的統治。 即便是鬥志昂揚的法拉利和費爾南多,就算他們在2010-13 賽季中付出了那麼努力的嘗試,也終究無法征服這一挑戰。

距離阿隆索上一次獲得世界冠軍已有11 個賽季;就連上一次贏得分站冠軍也已是將近5 個賽季前的事了——浪漫主義者會記住他2013 年在巴塞羅那賽道獲勝後的那一圈,他坐在駕駛艙裡,拳頭緊緊攥著隨風鼓動的西班牙國旗。

那天,他是加泰羅尼亞人的英雄。如今,他也仍是遍布全球的粉絲眼中的英雄。儘管過去三個賽季駕駛著綿軟無力的邁凱輪—本田賽車,這些車迷對他格鬥士風格的喜愛也依舊絲毫未減。

在去年的新加坡大獎賽上阿隆索慘痛退賽后,他的粉絲聽說他在發洩脾氣時將邁凱輪休息室的牆砸出一個“拳頭形狀的洞”,於是他們對阿隆索更加佩服得五體投地。在墨西哥大獎賽上當阿隆索與漢密爾頓為第九名而戰的時候,他們對這場激烈的對抗感到興奮不已,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阿隆索和漢密爾頓的輪對輪,即使漢密爾頓擁有更優秀的賽車,阿隆索也絕不會投降。

阿隆索是一名拳擊手,而不是個大塊頭。他有著太爐火純青的技術,以至於不會使用下流勾當。曼塞爾定義了這種車手的模樣:好鬥、無畏、引人注目,像個渴望比賽的沖天火箭 ——點燃引信,然後在急速中消逝。

那麼,這段一度被看好的邁凱倫-本田聯姻最終走向全然破滅,是多麼令人失望的一件事呢?

“跑毫無希望的比賽是最糟糕的事情”那表現力很強的面容冷靜而嚴肅,他的話語字字嚴肅而有力。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不僅在技術方面。當感覺到事情不但沒有朝好的方向發展,反而變得更糟時,你的精神狀態能有多強?比如新加坡,那是我們去年唯三期待能有好成績的比賽之一。”

“然而,前一秒你還排在第三名,下一秒你就在一號彎撞了,甚至這起事故本身和你一點關係都沒。在那些日子裡,你必須保持冷靜,你必須保持專注。”

但又或許,這些失意的歲月只是代表著風暴前的平靜?或許,2018 年的阿隆索會是一個準備釋放能量的被壓縮的彈簧,只要給他一台像樣的邁凱倫—雷諾MCL33 賽車?

邁凱倫執行董事扎克·布朗也堅信這一點——他坦言自己對阿隆索參加賽車運動的極度飢渴感到“驚訝”:阿隆索如閃電般快襲了IndyCar 和跑車賽事(更不用說化名去偷偷摸摸地參加卡丁車賽事了)。

(以下是F1 Racing 對阿隆索的採訪)

問:採用了雷諾的動力單元後,邁凱倫的表現會有多好?

答:我覺得我很開心。我有信心今年我們可以扭轉局面,回到我們該在的位置。邁凱輪車隊意味著“成功”。正常情況下,即使是邁凱輪的糟糕的一年,在車隊總冠軍的爭奪中也是第三或第四,而不是第九(比如2015 年和2017 年)。

:所以你希望2018 年會成為可稱之為“正常”的賽季?

:是的——回到正常狀態,做足準備迎接每一場大獎賽,每一個練習賽與排位賽,並知道你應該能夠進入前五名——如果你做得很好,你可以登上領獎台。

如果你做了一些非常特別的事情,你甚至可以成為分站冠軍。這種積極性和紮實的準備是我這幾年想念的東西...... 但今年我希望我能夠擁有它們。這是最大的期望。

 

:過去三個賽季的最佳成績是三次第五名。你有沒有想過“我再也取得不到這樣的成績了”?

:(阿隆索停下來略作沉思, 然後深呼吸並露出笑容...... )是的,我確實想過換項賽事、停止F1 職業生涯的可能性......

去年我參加完Indy 500 比賽后,當我回來的時候,在奧地利和銀石連續參加了兩場比賽,當時我確實有想過,“也許明年我可以嘗試不同的系列賽,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賽車三大滿貫'的事業中,開印地和勒芒,也許這是最好的事情。”

 

但我覺得現在不是我該離開F1 的時候——現在不是,不是在這些糟糕的結果之後,也不是帶著這種沮喪的心情..... 我知道我的餘生都會為此後悔,我知道這種糟糕透頂的感覺[他幾乎是激動地說出這幾個字的]會伴隨我餘下的整個賽車生涯。

所以很明顯我還渴望成功。我和邁凱倫一起還有未盡的事業。我認為今年是所有這些事情都會改變的時候。我對此相當肯定。

 

:是什麼讓你有這種感覺?

:底盤方面正在按照我們的要求進展,車隊的勢頭很好,事情也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所以只要我們能擁有一個好的動力單元,那就是解決方案。在F1 中,一切都在桌面上擺明了。你有非常聰明的工程師,非常高端的技術,以至於如果我們在一個慢彎裡失去了10 毫秒,或者在高速彎裡失去了40 毫秒,我們可以立即知道。

我們理解剎車,牽引力,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輪胎胎壓——我們每個週末都會做這些計算,如果你消除了我們在直道上看到的損失,那麼實際上我們就沒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跑在前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獲勝,但是可以接近紅牛或類似的表現。

當我們知道我們只是缺乏馬力時,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也是在過去兩年中找到積極信號的一種方式。我們也曾在底盤方面表現得有些弱,但去年情況改善了很多。這阻止了我做出離開F1 的決定。

如果有一天我贏得賽車三大滿貫(摩納哥大獎賽,勒芒和印第安納波利斯500 ),我定會非常自豪。但如果我現在停止F1 ,我會後悔我的餘生。

:任何車手都只有在短暫的時間內才能取得成功並具有競爭力。(指車手巔峰期較短)

:是的,但我有足夠的自信。在我參加F1 之前的那些低級別賽事時,我們都能取得想要的成績。所以我知道,在F1 中,我們的車只要單圈落後最頂級的車不超過0.2、0.3、0.4秒的樣子,我們就可以玩轉比賽。

在某些賽道上我們會輸;在某些賽道我們會擊敗對手;在一些賽道上,我們將通過戰術策略來克服賽車的缺點。你至少處在這場遊戲中央。對我而言,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也是一樣。

問:你在印地500 的比賽是上賽季的亮點之一。說說它實際上是怎樣的?

答:起初很難,我不適應,因為賽車感覺很奇怪——專為左彎設計,懸掛也是不對稱的—— 第一次試跑後我沒有自信。但要知道有兩百萬人在YouTube 上觀看我啊!對於一次普通測試來說,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那時候我就在想,“也許坐進賽車後我並不會喜歡它,也許我不會覺得自己有競爭力,也許我不會喜歡那種感覺,也許我根本體會不了這台車”。但那時候已經不太可能有機會讓我說三週後的比賽我不參加了。因為我們已經正式宣布參賽了!

但很快,我重拾起了自信。我喚醒了自己全部的賽車嗅覺。“印第安納波利斯?我愛死它了!也許我以後可以跑更多的卡丁車或勒芒。”

問:你之前忘了自信的感覺是怎樣的?

答:老實說,是的,有些時日了。但現在我覺得,今年如果我有一台給力的賽車,我可以開出一個非常好的賽季,因為我相信我還能夠為車隊提供一些額外的東西,就像我整個職業生涯裡一直在做的那樣。

但在過去的這三年中,這點額外的東西卻是我最難給予車隊的。敬業、工作、模擬器反饋,身為一名車手,這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那些額外的東西,像你在墨西哥因動力單元被罰退35 個位置的時候,那額外的0.2秒,那超車,那奇蹟般的起步,都不會出現。

問:那些特殊的瞬間來自哪裡?

答:它們不是下意識的。這純粹取決於你當天的狀態,也許在周日早上的戰略會議中你會看到圖表,你會看到模擬結果,並且他們說你會排在第四位——但是你覺得你會以更好的名次完賽。即使沒有數據支撐,但你就是感覺到了,然後它化為了現實。

問:當你意識到即便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裡,你最多也只能跑到是第五或第六,這種感覺肯定很艱難。

答:你知道,在困難時期會比容易的時期學到更多。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們使整個團隊和自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如果今年我們擁有競爭力,將要迎接挑戰,那麼現在的我們會比三年前的自己準備得更加充分。

現在我們有來自其他車隊——法拉利,紅牛——的非常年輕,非常有才華的人。這三年我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團結一致。我相信我們已經準備好做更大的事情了。

 

:你個人方面呢? 當你的賽車拖你後腿時,作為運動員,你如何保持自己的鬥志? 這是只屬於F1 的一個非常特殊的方面......

:說實話,這並不容易。有起起落落,高低起伏。主要並不體現在比賽週末裡,因為當你著手練習賽並且開始與工程師會面、準備你的排位賽等等時,你體內的運動激情就已經被喚醒,你開始準備好接受任何挑戰。

但是在分站間的間隙期,這就會變得很困難。為了保持專注,讓自己處在比賽狀態中,我不得不多加努力。 我厭惡輸——我喜歡贏,在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中,不僅僅是賽車運動,所以每個週日晚上當我從比賽中回來時,我都不開心。

我總是相信下一場比賽會有變化,我們會得到一些積分,我們會做得更好 —— 即使我心裡知道這不會完全是真的。但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我從不停止夢想。對獲勝的渴望總是存在的,所以激勵自己並不困難。

 

:你會不會必須通過回想以前那更好的歲月,來提醒自己“我可以比現在更好”?

:其實並沒有。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強,和邁凱倫隊友巴頓和範多恩比起來也一直很有競爭力。 我自己的動力和信心從來都不是問題,所以我不必回頭。

[但最終阿隆索還是承認了,阿隆索在腦海中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

你知道,我偶爾還是會回頭看看過去的一些比賽,因為我想稍微享受一下。 在一些F1 頻道上,他們會播放很多年前的比賽——整場比賽——這是放鬆一個多小時的好方法。

:看自己比賽是什麼感覺?

: [巨大的、眼睛放光的笑容 ]令人驚嘆!是的,真的很棒,因為顯然沒有認出你自己。你看到的比賽與在車裡時完全不同。在賽車外的時候,你分析事物的方式是不同的。也許你會聽到一些評論員因為你損失時間而感到緊張... 但是你記得那時候你是在保護輪胎,或者你在那一圈裡遇到了點小問題。這樣看比賽的時候,它可以幫助你理解媒體採訪時向你提出的一些問題,並體會到一場比賽由賽車內外兩個視角觀看,會產生多大的差異。

 


 

 

:具體是哪幾場比賽?

:也不是 ……就是我們獲勝的那些美好時光。我記得2005 年有些賽車處於杆位——豐田或BAR ——然後他們會在第8 圈或第11 圈進站,但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有16 圈的油,所以即使我們排在第五位,在車裡感覺也很不錯。

:你的好朋友羅伯特·庫比卡去年告訴我們,面對困難和巨大的挑戰(他從一次幾乎致命的傷病中恢復過來)讓他成為了一名更好的車手。這種不同性質的逆境,使你成為更好的車手了嗎?

:肯定是的。 因為你駕駛和最大化性能的方式是不同的。當我能贏得比賽時,我會在一停前努力跑,在那之後開始保護賽車,而不是過於積極地駕駛,進站時我會提前20 米剎車,因為你不想撞到機械師或超出維修區格子的標記。

這就是你手握的20 %的餘量,當你擁有統治性的賽車時。但這可能會減慢你的學習曲線,因為你對自己和你的心理承受力或體能都沒有太苛刻的要求。當你遇到困難時,你每天都會升級你的駕駛風格。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你的駕駛方面具體有了哪些改進嗎?

:當然,對輪胎的理解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所以我們必須適應這一點。近年來輪胎非常脆弱,我們無法用得太狠。他們可能會在一圈的最後或者一個stint 的最後表現不佳。去年,我們回到了更正常的輪胎,你可以一路推進。

F1 實際上已經發展了很多,現在的車手們也準備得更為充分:你必須在比賽的每一部分都發揮到自己的最大限度——每一圈,每一次超車,每一項節油技術。 從周五到週日,您總是處於最佳駕駛風格。

就比方說,如果你是一台iPhone ,則每六個月會有一次軟件更新;現在F1 車手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軟件更新——特別是當你在後排起步時,因為你需要找到些額外的東西。

:漢密爾頓在排位賽中一直較他的隊友擁有0.2 秒的優勢——唯獨(跟)你是例外。 當你自己的賽車如此缺乏競爭力時,看看他現在所取得的成就,是否會讓你感到沮喪?

不,它不會讓我失望...... 太多! 當你與一個人爭奪世界冠軍並且對方獲得冠軍的時候,這很令人沮喪。 你會覺得 “ 我更值得這個冠軍 ” 但是當我沒有參加冠軍爭奪時,我沒有那種感覺。

其實,我認為劉易斯真的值得他現在擁有的這些總冠軍。 他的天賦遠超他一開始所擁有的冠軍數。現在對他來說更容易一些了,因為他的賽車是統治級的。他與維特爾都有4 個總冠軍,這很公平。

:但是2012 年巴西站,當你在巴西輸給維特爾時呢? 電視轉播鏡頭找到了你,對準了你的表情。你以三分之差失了總冠軍,那時候的你整個都愣住了。

:是的... 呃... 我是在等待馬薩。 他盡全力地幫助了我,那時他正在擁抱他的家人。我不知道相機在那裡...... 而我只是“有些走神”。

2012 年可能是我個人駕駛水平最好的一個賽季,我絕對相信我們值得擁有這樣一個總冠軍...... 但這是不可能的。這並沒有擊垮我,但我知道這些數字對我們來說有點不公平。也許今年我們會回來一些運氣。

:你在社交媒體上有250 萬的追隨者,你在邁凱輪的成績似乎並沒有影響你的人氣。

:我知道——這簡直太棒了。我甚至還問過一些朋友,因為在其他领域——足球,網球或其他什麼,如果你連續幾年成绩都很糟糕,一切都會大不如前:你的知名度,赞助商的承諾,你的粉絲群......但對我而言一切并非如此。

也許這要歸功於我的車隊無線電通話。它們似乎很受歡迎!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人們似乎都親近我,也許是他們也覺得我們應該得到更多。2010 和2012 年,在很多人眼裡,本應該是我贏得那兩個冠軍。這很好。他們給你一些回報。即使他們給不了你獎杯,他們也會給予你以愛。


原文標題:

阿隆索:我為什麼不從F1走開

 
 
 

2018/03/29 23:52:30

發文IP 218.164.*.*

是狂怒的公牛,是純粹的鬥士,是終極的對手。這是一團屬於兩屆世界冠軍的熊熊烈焰與怒火,他將注定成為邁克爾·舒馬赫王朝後的統治繼承人。

然而,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和紅牛來了; 接著是劉易斯·漢密爾頓和奔馳。不同的作者,相同的劇本:徹頭徹尾的統治。 即便是鬥志昂揚的法拉利和費爾南多,就算他們在2010-13 賽季中付出了那麼努力的嘗試,也終究無法征服這一挑戰。

距離阿隆索上一次獲得世界冠軍已有11 個賽季;就連上一次贏得分站冠軍也已是將近5 個賽季前的事了——浪漫主義者會記住他2013 年在巴塞羅那賽道獲勝後的那一圈,他坐在駕駛艙裡,拳頭緊緊攥著隨風鼓動的西班牙國旗。

那天,他是加泰羅尼亞人的英雄。如今,他也仍是遍布全球的粉絲眼中的英雄。儘管過去三個賽季駕駛著綿軟無力的邁凱輪—本田賽車,這些車迷對他格鬥士風格的喜愛也依舊絲毫未減。

在去年的新加坡大獎賽上阿隆索慘痛退賽后,他的粉絲聽說他在發洩脾氣時將邁凱輪休息室的牆砸出一個“拳頭形狀的洞”,於是他們對阿隆索更加佩服得五體投地。在墨西哥大獎賽上當阿隆索與漢密爾頓為第九名而戰的時候,他們對這場激烈的對抗感到興奮不已,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阿隆索和漢密爾頓的輪對輪,即使漢密爾頓擁有更優秀的賽車,阿隆索也絕不會投降。

阿隆索是一名拳擊手,而不是個大塊頭。他有著太爐火純青的技術,以至於不會使用下流勾當。曼塞爾定義了這種車手的模樣:好鬥、無畏、引人注目,像個渴望比賽的沖天火箭 ——點燃引信,然後在急速中消逝。

那麼,這段一度被看好的邁凱倫-本田聯姻最終走向全然破滅,是多麼令人失望的一件事呢?

“跑毫無希望的比賽是最糟糕的事情”那表現力很強的面容冷靜而嚴肅,他的話語字字嚴肅而有力。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不僅在技術方面。當感覺到事情不但沒有朝好的方向發展,反而變得更糟時,你的精神狀態能有多強?比如新加坡,那是我們去年唯三期待能有好成績的比賽之一。”

“然而,前一秒你還排在第三名,下一秒你就在一號彎撞了,甚至這起事故本身和你一點關係都沒。在那些日子裡,你必須保持冷靜,你必須保持專注。”

但又或許,這些失意的歲月只是代表著風暴前的平靜?或許,2018 年的阿隆索會是一個準備釋放能量的被壓縮的彈簧,只要給他一台像樣的邁凱倫—雷諾MCL33 賽車?

邁凱倫執行董事扎克·布朗也堅信這一點——他坦言自己對阿隆索參加賽車運動的極度飢渴感到“驚訝”:阿隆索如閃電般快襲了IndyCar 和跑車賽事(更不用說化名去偷偷摸摸地參加卡丁車賽事了)。

(以下是F1 Racing 對阿隆索的採訪)

問:採用了雷諾的動力單元後,邁凱倫的表現會有多好?

答:我覺得我很開心。我有信心今年我們可以扭轉局面,回到我們該在的位置。邁凱輪車隊意味著“成功”。正常情況下,即使是邁凱輪的糟糕的一年,在車隊總冠軍的爭奪中也是第三或第四,而不是第九(比如2015 年和2017 年)。

:所以你希望2018 年會成為可稱之為“正常”的賽季?

:是的——回到正常狀態,做足準備迎接每一場大獎賽,每一個練習賽與排位賽,並知道你應該能夠進入前五名——如果你做得很好,你可以登上領獎台。

如果你做了一些非常特別的事情,你甚至可以成為分站冠軍。這種積極性和紮實的準備是我這幾年想念的東西...... 但今年我希望我能夠擁有它們。這是最大的期望。

 

:過去三個賽季的最佳成績是三次第五名。你有沒有想過“我再也取得不到這樣的成績了”?

:(阿隆索停下來略作沉思, 然後深呼吸並露出笑容...... )是的,我確實想過換項賽事、停止F1 職業生涯的可能性......

去年我參加完Indy 500 比賽后,當我回來的時候,在奧地利和銀石連續參加了兩場比賽,當時我確實有想過,“也許明年我可以嘗試不同的系列賽,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賽車三大滿貫'的事業中,開印地和勒芒,也許這是最好的事情。”

 

但我覺得現在不是我該離開F1 的時候——現在不是,不是在這些糟糕的結果之後,也不是帶著這種沮喪的心情..... 我知道我的餘生都會為此後悔,我知道這種糟糕透頂的感覺[他幾乎是激動地說出這幾個字的]會伴隨我餘下的整個賽車生涯。

所以很明顯我還渴望成功。我和邁凱倫一起還有未盡的事業。我認為今年是所有這些事情都會改變的時候。我對此相當肯定。

 

:是什麼讓你有這種感覺?

:底盤方面正在按照我們的要求進展,車隊的勢頭很好,事情也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所以只要我們能擁有一個好的動力單元,那就是解決方案。在F1 中,一切都在桌面上擺明了。你有非常聰明的工程師,非常高端的技術,以至於如果我們在一個慢彎裡失去了10 毫秒,或者在高速彎裡失去了40 毫秒,我們可以立即知道。

我們理解剎車,牽引力,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輪胎胎壓——我們每個週末都會做這些計算,如果你消除了我們在直道上看到的損失,那麼實際上我們就沒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跑在前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獲勝,但是可以接近紅牛或類似的表現。

當我們知道我們只是缺乏馬力時,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也是在過去兩年中找到積極信號的一種方式。我們也曾在底盤方面表現得有些弱,但去年情況改善了很多。這阻止了我做出離開F1 的決定。

如果有一天我贏得賽車三大滿貫(摩納哥大獎賽,勒芒和印第安納波利斯500 ),我定會非常自豪。但如果我現在停止F1 ,我會後悔我的餘生。

:任何車手都只有在短暫的時間內才能取得成功並具有競爭力。(指車手巔峰期較短)

:是的,但我有足夠的自信。在我參加F1 之前的那些低級別賽事時,我們都能取得想要的成績。所以我知道,在F1 中,我們的車只要單圈落後最頂級的車不超過0.2、0.3、0.4秒的樣子,我們就可以玩轉比賽。

在某些賽道上我們會輸;在某些賽道我們會擊敗對手;在一些賽道上,我們將通過戰術策略來克服賽車的缺點。你至少處在這場遊戲中央。對我而言,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也是一樣。

問:你在印地500 的比賽是上賽季的亮點之一。說說它實際上是怎樣的?

答:起初很難,我不適應,因為賽車感覺很奇怪——專為左彎設計,懸掛也是不對稱的—— 第一次試跑後我沒有自信。但要知道有兩百萬人在YouTube 上觀看我啊!對於一次普通測試來說,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那時候我就在想,“也許坐進賽車後我並不會喜歡它,也許我不會覺得自己有競爭力,也許我不會喜歡那種感覺,也許我根本體會不了這台車”。但那時候已經不太可能有機會讓我說三週後的比賽我不參加了。因為我們已經正式宣布參賽了!

但很快,我重拾起了自信。我喚醒了自己全部的賽車嗅覺。“印第安納波利斯?我愛死它了!也許我以後可以跑更多的卡丁車或勒芒。”

問:你之前忘了自信的感覺是怎樣的?

答:老實說,是的,有些時日了。但現在我覺得,今年如果我有一台給力的賽車,我可以開出一個非常好的賽季,因為我相信我還能夠為車隊提供一些額外的東西,就像我整個職業生涯裡一直在做的那樣。

但在過去的這三年中,這點額外的東西卻是我最難給予車隊的。敬業、工作、模擬器反饋,身為一名車手,這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那些額外的東西,像你在墨西哥因動力單元被罰退35 個位置的時候,那額外的0.2秒,那超車,那奇蹟般的起步,都不會出現。

問:那些特殊的瞬間來自哪裡?

答:它們不是下意識的。這純粹取決於你當天的狀態,也許在周日早上的戰略會議中你會看到圖表,你會看到模擬結果,並且他們說你會排在第四位——但是你覺得你會以更好的名次完賽。即使沒有數據支撐,但你就是感覺到了,然後它化為了現實。

問:當你意識到即便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裡,你最多也只能跑到是第五或第六,這種感覺肯定很艱難。

答:你知道,在困難時期會比容易的時期學到更多。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們使整個團隊和自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如果今年我們擁有競爭力,將要迎接挑戰,那麼現在的我們會比三年前的自己準備得更加充分。

現在我們有來自其他車隊——法拉利,紅牛——的非常年輕,非常有才華的人。這三年我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團結一致。我相信我們已經準備好做更大的事情了。

 

:你個人方面呢? 當你的賽車拖你後腿時,作為運動員,你如何保持自己的鬥志? 這是只屬於F1 的一個非常特殊的方面......

:說實話,這並不容易。有起起落落,高低起伏。主要並不體現在比賽週末裡,因為當你著手練習賽並且開始與工程師會面、準備你的排位賽等等時,你體內的運動激情就已經被喚醒,你開始準備好接受任何挑戰。

但是在分站間的間隙期,這就會變得很困難。為了保持專注,讓自己處在比賽狀態中,我不得不多加努力。 我厭惡輸——我喜歡贏,在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中,不僅僅是賽車運動,所以每個週日晚上當我從比賽中回來時,我都不開心。

我總是相信下一場比賽會有變化,我們會得到一些積分,我們會做得更好 —— 即使我心裡知道這不會完全是真的。但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我從不停止夢想。對獲勝的渴望總是存在的,所以激勵自己並不困難。

 

:你會不會必須通過回想以前那更好的歲月,來提醒自己“我可以比現在更好”?

:其實並沒有。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強,和邁凱倫隊友巴頓和範多恩比起來也一直很有競爭力。 我自己的動力和信心從來都不是問題,所以我不必回頭。

[但最終阿隆索還是承認了,阿隆索在腦海中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

你知道,我偶爾還是會回頭看看過去的一些比賽,因為我想稍微享受一下。 在一些F1 頻道上,他們會播放很多年前的比賽——整場比賽——這是放鬆一個多小時的好方法。

:看自己比賽是什麼感覺?

: [巨大的、眼睛放光的笑容 ]令人驚嘆!是的,真的很棒,因為顯然沒有認出你自己。你看到的比賽與在車裡時完全不同。在賽車外的時候,你分析事物的方式是不同的。也許你會聽到一些評論員因為你損失時間而感到緊張... 但是你記得那時候你是在保護輪胎,或者你在那一圈裡遇到了點小問題。這樣看比賽的時候,它可以幫助你理解媒體採訪時向你提出的一些問題,並體會到一場比賽由賽車內外兩個視角觀看,會產生多大的差異。

 


 

 

:具體是哪幾場比賽?

:也不是 ……就是我們獲勝的那些美好時光。我記得2005 年有些賽車處於杆位——豐田或BAR ——然後他們會在第8 圈或第11 圈進站,但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有16 圈的油,所以即使我們排在第五位,在車裡感覺也很不錯。

:你的好朋友羅伯特·庫比卡去年告訴我們,面對困難和巨大的挑戰(他從一次幾乎致命的傷病中恢復過來)讓他成為了一名更好的車手。這種不同性質的逆境,使你成為更好的車手了嗎?

:肯定是的。 因為你駕駛和最大化性能的方式是不同的。當我能贏得比賽時,我會在一停前努力跑,在那之後開始保護賽車,而不是過於積極地駕駛,進站時我會提前20 米剎車,因為你不想撞到機械師或超出維修區格子的標記。

這就是你手握的20 %的餘量,當你擁有統治性的賽車時。但這可能會減慢你的學習曲線,因為你對自己和你的心理承受力或體能都沒有太苛刻的要求。當你遇到困難時,你每天都會升級你的駕駛風格。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你的駕駛方面具體有了哪些改進嗎?

:當然,對輪胎的理解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所以我們必須適應這一點。近年來輪胎非常脆弱,我們無法用得太狠。他們可能會在一圈的最後或者一個stint 的最後表現不佳。去年,我們回到了更正常的輪胎,你可以一路推進。

F1 實際上已經發展了很多,現在的車手們也準備得更為充分:你必須在比賽的每一部分都發揮到自己的最大限度——每一圈,每一次超車,每一項節油技術。 從周五到週日,您總是處於最佳駕駛風格。

就比方說,如果你是一台iPhone ,則每六個月會有一次軟件更新;現在F1 車手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軟件更新——特別是當你在後排起步時,因為你需要找到些額外的東西。

:漢密爾頓在排位賽中一直較他的隊友擁有0.2 秒的優勢——唯獨(跟)你是例外。 當你自己的賽車如此缺乏競爭力時,看看他現在所取得的成就,是否會讓你感到沮喪?

不,它不會讓我失望...... 太多! 當你與一個人爭奪世界冠軍並且對方獲得冠軍的時候,這很令人沮喪。 你會覺得 “ 我更值得這個冠軍 ” 但是當我沒有參加冠軍爭奪時,我沒有那種感覺。

其實,我認為劉易斯真的值得他現在擁有的這些總冠軍。 他的天賦遠超他一開始所擁有的冠軍數。現在對他來說更容易一些了,因為他的賽車是統治級的。他與維特爾都有4 個總冠軍,這很公平。

:但是2012 年巴西站,當你在巴西輸給維特爾時呢? 電視轉播鏡頭找到了你,對準了你的表情。你以三分之差失了總冠軍,那時候的你整個都愣住了。

:是的... 呃... 我是在等待馬薩。 他盡全力地幫助了我,那時他正在擁抱他的家人。我不知道相機在那裡...... 而我只是“有些走神”。

2012 年可能是我個人駕駛水平最好的一個賽季,我絕對相信我們值得擁有這樣一個總冠軍...... 但這是不可能的。這並沒有擊垮我,但我知道這些數字對我們來說有點不公平。也許今年我們會回來一些運氣。

:你在社交媒體上有250 萬的追隨者,你在邁凱輪的成績似乎並沒有影響你的人氣。

:我知道——這簡直太棒了。我甚至還問過一些朋友,因為在其他领域——足球,網球或其他什麼,如果你連續幾年成绩都很糟糕,一切都會大不如前:你的知名度,赞助商的承諾,你的粉絲群......但對我而言一切并非如此。

也許這要歸功於我的車隊無線電通話。它們似乎很受歡迎!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人們似乎都親近我,也許是他們也覺得我們應該得到更多。2010 和2012 年,在很多人眼裡,本應該是我贏得那兩個冠軍。這很好。他們給你一些回報。即使他們給不了你獎杯,他們也會給予你以愛。


原文標題:

阿隆索:我為什麼不從F1走開

 
 
 

2018/03/29 23:58:16

發文IP 218.164.*.*

是狂怒的公牛,是純粹的鬥士,是終極的對手。這是一團屬於兩屆世界冠軍的熊熊烈焰與怒火,他將注定成為邁克爾·舒馬赫王朝後的統治繼承人。

然而,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和紅牛來了; 接著是劉易斯·漢密爾頓和奔馳。不同的作者,相同的劇本:徹頭徹尾的統治。 即便是鬥志昂揚的法拉利和費爾南多,就算他們在2010-13 賽季中付出了那麼努力的嘗試,也終究無法征服這一挑戰。

距離阿隆索上一次獲得世界冠軍已有11 個賽季;就連上一次贏得分站冠軍也已是將近5 個賽季前的事了——浪漫主義者會記住他2013 年在巴塞羅那賽道獲勝後的那一圈,他坐在駕駛艙裡,拳頭緊緊攥著隨風鼓動的西班牙國旗。

那天,他是加泰羅尼亞人的英雄。如今,他也仍是遍布全球的粉絲眼中的英雄。儘管過去三個賽季駕駛著綿軟無力的邁凱輪—本田賽車,這些車迷對他格鬥士風格的喜愛也依舊絲毫未減。

在去年的新加坡大獎賽上阿隆索慘痛退賽后,他的粉絲聽說他在發洩脾氣時將邁凱輪休息室的牆砸出一個“拳頭形狀的洞”,於是他們對阿隆索更加佩服得五體投地。在墨西哥大獎賽上當阿隆索與漢密爾頓為第九名而戰的時候,他們對這場激烈的對抗感到興奮不已,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阿隆索和漢密爾頓的輪對輪,即使漢密爾頓擁有更優秀的賽車,阿隆索也絕不會投降。

阿隆索是一名拳擊手,而不是個大塊頭。他有著太爐火純青的技術,以至於不會使用下流勾當。曼塞爾定義了這種車手的模樣:好鬥、無畏、引人注目,像個渴望比賽的沖天火箭 ——點燃引信,然後在急速中消逝。

那麼,這段一度被看好的邁凱倫-本田聯姻最終走向全然破滅,是多麼令人失望的一件事呢?

“跑毫無希望的比賽是最糟糕的事情”那表現力很強的面容冷靜而嚴肅,他的話語字字嚴肅而有力。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不僅在技術方面。當感覺到事情不但沒有朝好的方向發展,反而變得更糟時,你的精神狀態能有多強?比如新加坡,那是我們去年唯三期待能有好成績的比賽之一。”

“然而,前一秒你還排在第三名,下一秒你就在一號彎撞了,甚至這起事故本身和你一點關係都沒。在那些日子裡,你必須保持冷靜,你必須保持專注。”

但又或許,這些失意的歲月只是代表著風暴前的平靜?或許,2018 年的阿隆索會是一個準備釋放能量的被壓縮的彈簧,只要給他一台像樣的邁凱倫—雷諾MCL33 賽車?

邁凱倫執行董事扎克·布朗也堅信這一點——他坦言自己對阿隆索參加賽車運動的極度飢渴感到“驚訝”:阿隆索如閃電般快襲了IndyCar 和跑車賽事(更不用說化名去偷偷摸摸地參加卡丁車賽事了)。

(以下是F1 Racing 對阿隆索的採訪)

問:採用了雷諾的動力單元後,邁凱倫的表現會有多好?

答:我覺得我很開心。我有信心今年我們可以扭轉局面,回到我們該在的位置。邁凱輪車隊意味著“成功”。正常情況下,即使是邁凱輪的糟糕的一年,在車隊總冠軍的爭奪中也是第三或第四,而不是第九(比如2015 年和2017 年)。

:所以你希望2018 年會成為可稱之為“正常”的賽季?

:是的——回到正常狀態,做足準備迎接每一場大獎賽,每一個練習賽與排位賽,並知道你應該能夠進入前五名——如果你做得很好,你可以登上領獎台。

如果你做了一些非常特別的事情,你甚至可以成為分站冠軍。這種積極性和紮實的準備是我這幾年想念的東西...... 但今年我希望我能夠擁有它們。這是最大的期望。

 

:過去三個賽季的最佳成績是三次第五名。你有沒有想過“我再也取得不到這樣的成績了”?

:(阿隆索停下來略作沉思, 然後深呼吸並露出笑容...... )是的,我確實想過換項賽事、停止F1 職業生涯的可能性......

去年我參加完Indy 500 比賽后,當我回來的時候,在奧地利和銀石連續參加了兩場比賽,當時我確實有想過,“也許明年我可以嘗試不同的系列賽,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賽車三大滿貫'的事業中,開印地和勒芒,也許這是最好的事情。”

 

但我覺得現在不是我該離開F1 的時候——現在不是,不是在這些糟糕的結果之後,也不是帶著這種沮喪的心情..... 我知道我的餘生都會為此後悔,我知道這種糟糕透頂的感覺[他幾乎是激動地說出這幾個字的]會伴隨我餘下的整個賽車生涯。

所以很明顯我還渴望成功。我和邁凱倫一起還有未盡的事業。我認為今年是所有這些事情都會改變的時候。我對此相當肯定。

 

:是什麼讓你有這種感覺?

:底盤方面正在按照我們的要求進展,車隊的勢頭很好,事情也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所以只要我們能擁有一個好的動力單元,那就是解決方案。在F1 中,一切都在桌面上擺明了。你有非常聰明的工程師,非常高端的技術,以至於如果我們在一個慢彎裡失去了10 毫秒,或者在高速彎裡失去了40 毫秒,我們可以立即知道。

我們理解剎車,牽引力,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輪胎胎壓——我們每個週末都會做這些計算,如果你消除了我們在直道上看到的損失,那麼實際上我們就沒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跑在前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獲勝,但是可以接近紅牛或類似的表現。

當我們知道我們只是缺乏馬力時,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也是在過去兩年中找到積極信號的一種方式。我們也曾在底盤方面表現得有些弱,但去年情況改善了很多。這阻止了我做出離開F1 的決定。

如果有一天我贏得賽車三大滿貫(摩納哥大獎賽,勒芒和印第安納波利斯500 ),我定會非常自豪。但如果我現在停止F1 ,我會後悔我的餘生。

:任何車手都只有在短暫的時間內才能取得成功並具有競爭力。(指車手巔峰期較短)

:是的,但我有足夠的自信。在我參加F1 之前的那些低級別賽事時,我們都能取得想要的成績。所以我知道,在F1 中,我們的車只要單圈落後最頂級的車不超過0.2、0.3、0.4秒的樣子,我們就可以玩轉比賽。

在某些賽道上我們會輸;在某些賽道我們會擊敗對手;在一些賽道上,我們將通過戰術策略來克服賽車的缺點。你至少處在這場遊戲中央。對我而言,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也是一樣。

問:你在印地500 的比賽是上賽季的亮點之一。說說它實際上是怎樣的?

答:起初很難,我不適應,因為賽車感覺很奇怪——專為左彎設計,懸掛也是不對稱的—— 第一次試跑後我沒有自信。但要知道有兩百萬人在YouTube 上觀看我啊!對於一次普通測試來說,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那時候我就在想,“也許坐進賽車後我並不會喜歡它,也許我不會覺得自己有競爭力,也許我不會喜歡那種感覺,也許我根本體會不了這台車”。但那時候已經不太可能有機會讓我說三週後的比賽我不參加了。因為我們已經正式宣布參賽了!

但很快,我重拾起了自信。我喚醒了自己全部的賽車嗅覺。“印第安納波利斯?我愛死它了!也許我以後可以跑更多的卡丁車或勒芒。”

問:你之前忘了自信的感覺是怎樣的?

答:老實說,是的,有些時日了。但現在我覺得,今年如果我有一台給力的賽車,我可以開出一個非常好的賽季,因為我相信我還能夠為車隊提供一些額外的東西,就像我整個職業生涯裡一直在做的那樣。

但在過去的這三年中,這點額外的東西卻是我最難給予車隊的。敬業、工作、模擬器反饋,身為一名車手,這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那些額外的東西,像你在墨西哥因動力單元被罰退35 個位置的時候,那額外的0.2秒,那超車,那奇蹟般的起步,都不會出現。

問:那些特殊的瞬間來自哪裡?

答:它們不是下意識的。這純粹取決於你當天的狀態,也許在周日早上的戰略會議中你會看到圖表,你會看到模擬結果,並且他們說你會排在第四位——但是你覺得你會以更好的名次完賽。即使沒有數據支撐,但你就是感覺到了,然後它化為了現實。

問:當你意識到即便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裡,你最多也只能跑到是第五或第六,這種感覺肯定很艱難。

答:你知道,在困難時期會比容易的時期學到更多。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們使整個團隊和自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如果今年我們擁有競爭力,將要迎接挑戰,那麼現在的我們會比三年前的自己準備得更加充分。

現在我們有來自其他車隊——法拉利,紅牛——的非常年輕,非常有才華的人。這三年我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團結一致。我相信我們已經準備好做更大的事情了。

 

:你個人方面呢? 當你的賽車拖你後腿時,作為運動員,你如何保持自己的鬥志? 這是只屬於F1 的一個非常特殊的方面......

:說實話,這並不容易。有起起落落,高低起伏。主要並不體現在比賽週末裡,因為當你著手練習賽並且開始與工程師會面、準備你的排位賽等等時,你體內的運動激情就已經被喚醒,你開始準備好接受任何挑戰。

但是在分站間的間隙期,這就會變得很困難。為了保持專注,讓自己處在比賽狀態中,我不得不多加努力。 我厭惡輸——我喜歡贏,在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中,不僅僅是賽車運動,所以每個週日晚上當我從比賽中回來時,我都不開心。

我總是相信下一場比賽會有變化,我們會得到一些積分,我們會做得更好 —— 即使我心裡知道這不會完全是真的。但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我從不停止夢想。對獲勝的渴望總是存在的,所以激勵自己並不困難。

:你會不會必須通過回想以前那更好的歲月,來提醒自己“我可以比現在更好”?

:其實並沒有。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強,和邁凱倫隊友巴頓和範多恩比起來也一直很有競爭力。 我自己的動力和信心從來都不是問題,所以我不必回頭。

[但最終阿隆索還是承認了,阿隆索在腦海中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

你知道,我偶爾還是會回頭看看過去的一些比賽,因為我想稍微享受一下。 在一些F1 頻道上,他們會播放很多年前的比賽——整場比賽——這是放鬆一個多小時的好方法。

:看自己比賽是什麼感覺?

: [巨大的、眼睛放光的笑容 ]令人驚嘆!是的,真的很棒,因為顯然沒有認出你自己。你看到的比賽與在車裡時完全不同。在賽車外的時候,你分析事物的方式是不同的。也許你會聽到一些評論員因為你損失時間而感到緊張... 但是你記得那時候你是在保護輪胎,或者你在那一圈裡遇到了點小問題。這樣看比賽的時候,它可以幫助你理解媒體採訪時向你提出的一些問題,並體會到一場比賽由賽車內外兩個視角觀看,會產生多大的差異。

 


 

 

:具體是哪幾場比賽?

:也不是 ……就是我們獲勝的那些美好時光。我記得2005 年有些賽車處於杆位——豐田或BAR ——然後他們會在第8 圈或第11 圈進站,但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有16 圈的油,所以即使我們排在第五位,在車裡感覺也很不錯。

:你的好朋友羅伯特·庫比卡去年告訴我們,面對困難和巨大的挑戰(他從一次幾乎致命的傷病中恢復過來)讓他成為了一名更好的車手。這種不同性質的逆境,使你成為更好的車手了嗎?

:肯定是的。 因為你駕駛和最大化性能的方式是不同的。當我能贏得比賽時,我會在一停前努力跑,在那之後開始保護賽車,而不是過於積極地駕駛,進站時我會提前20 米剎車,因為你不想撞到機械師或超出維修區格子的標記。

這就是你手握的20 %的餘量,當你擁有統治性的賽車時。但這可能會減慢你的學習曲線,因為你對自己和你的心理承受力或體能都沒有太苛刻的要求。當你遇到困難時,你每天都會升級你的駕駛風格。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你的駕駛方面具體有了哪些改進嗎?

:當然,對輪胎的理解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所以我們必須適應這一點。近年來輪胎非常脆弱,我們無法用得太狠。他們可能會在一圈的最後或者一個stint 的最後表現不佳。去年,我們回到了更正常的輪胎,你可以一路推進。

F1 實際上已經發展了很多,現在的車手們也準備得更為充分:你必須在比賽的每一部分都發揮到自己的最大限度——每一圈,每一次超車,每一項節油技術。 從周五到週日,您總是處於最佳駕駛風格。

就比方說,如果你是一台iPhone ,則每六個月會有一次軟件更新;現在F1 車手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軟件更新——特別是當你在後排起步時,因為你需要找到些額外的東西。

:漢密爾頓在排位賽中一直較他的隊友擁有0.2 秒的優勢——唯獨(跟)你是例外。 當你自己的賽車如此缺乏競爭力時,看看他現在所取得的成就,是否會讓你感到沮喪?

不,它不會讓我失望...... 太多! 當你與一個人爭奪世界冠軍並且對方獲得冠軍的時候,這很令人沮喪。 你會覺得 “ 我更值得這個冠軍 ” 但是當我沒有參加冠軍爭奪時,我沒有那種感覺。

其實,我認為劉易斯真的值得他現在擁有的這些總冠軍。 他的天賦遠超他一開始所擁有的冠軍數。現在對他來說更容易一些了,因為他的賽車是統治級的。他與維特爾都有4 個總冠軍,這很公平。

:但是2012 年巴西站,當你在巴西輸給維特爾時呢? 電視轉播鏡頭找到了你,對準了你的表情。你以三分之差失了總冠軍,那時候的你整個都愣住了。

:是的... 呃... 我是在等待馬薩。 他盡全力地幫助了我,那時他正在擁抱他的家人。我不知道相機在那裡...... 而我只是“有些走神”。

2012 年可能是我個人駕駛水平最好的一個賽季,我絕對相信我們值得擁有這樣一個總冠軍...... 但這是不可能的。這並沒有擊垮我,但我知道這些數字對我們來說有點不公平。也許今年我們會回來一些運氣。

:你在社交媒體上有250 萬的追隨者,你在邁凱輪的成績似乎並沒有影響你的人氣。

:我知道——這簡直太棒了。我甚至還問過一些朋友,因為在其他领域——足球,網球或其他什麼,如果你連續幾年成绩都很糟糕,一切都會大不如前:你的知名度,赞助商的承諾,你的粉絲群......但對我而言一切并非如此。

也許這要歸功於我的車隊無線電通話。它們似乎很受歡迎!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人們似乎都親近我,也許是他們也覺得我們應該得到更多。2010 和2012 年,在很多人眼裡,本應該是我贏得那兩個冠軍。這很好。他們給你一些回報。即使他們給不了你獎杯,他們也會給予你以愛。


原文標題:

阿隆索:我為什麼不從F1走開

 
 
 

是狂怒的公牛,是純粹的鬥士,是終極的對手。這是一團屬於兩屆世界冠軍的熊熊烈焰與怒火,他將注定成為邁克爾·舒馬赫王朝後的統治繼承人。

然而,塞巴斯蒂安·維特爾和紅牛來了; 接著是劉易斯·漢密爾頓和奔馳。不同的作者,相同的劇本:徹頭徹尾的統治。 即便是鬥志昂揚的法拉利和費爾南多,就算他們在2010-13 賽季中付出了那麼努力的嘗試,也終究無法征服這一挑戰。

距離阿隆索上一次獲得世界冠軍已有11 個賽季;就連上一次贏得分站冠軍也已是將近5 個賽季前的事了——浪漫主義者會記住他2013 年在巴塞羅那賽道獲勝後的那一圈,他坐在駕駛艙裡,拳頭緊緊攥著隨風鼓動的西班牙國旗。

那天,他是加泰羅尼亞人的英雄。如今,他也仍是遍布全球的粉絲眼中的英雄。儘管過去三個賽季駕駛著綿軟無力的邁凱輪—本田賽車,這些車迷對他格鬥士風格的喜愛也依舊絲毫未減。

在去年的新加坡大獎賽上阿隆索慘痛退賽后,他的粉絲聽說他在發洩脾氣時將邁凱輪休息室的牆砸出一個“拳頭形狀的洞”,於是他們對阿隆索更加佩服得五體投地。在墨西哥大獎賽上當阿隆索與漢密爾頓為第九名而戰的時候,他們對這場激烈的對抗感到興奮不已,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阿隆索和漢密爾頓的輪對輪,即使漢密爾頓擁有更優秀的賽車,阿隆索也絕不會投降。

阿隆索是一名拳擊手,而不是個大塊頭。他有著太爐火純青的技術,以至於不會使用下流勾當。曼塞爾定義了這種車手的模樣:好鬥、無畏、引人注目,像個渴望比賽的沖天火箭 ——點燃引信,然後在急速中消逝。

那麼,這段一度被看好的邁凱倫-本田聯姻最終走向全然破滅,是多麼令人失望的一件事呢?

“跑毫無希望的比賽是最糟糕的事情”那表現力很強的面容冷靜而嚴肅,他的話語字字嚴肅而有力。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不僅在技術方面。當感覺到事情不但沒有朝好的方向發展,反而變得更糟時,你的精神狀態能有多強?比如新加坡,那是我們去年唯三期待能有好成績的比賽之一。”

“然而,前一秒你還排在第三名,下一秒你就在一號彎撞了,甚至這起事故本身和你一點關係都沒。在那些日子裡,你必須保持冷靜,你必須保持專注。”

但又或許,這些失意的歲月只是代表著風暴前的平靜?或許,2018 年的阿隆索會是一個準備釋放能量的被壓縮的彈簧,只要給他一台像樣的邁凱倫—雷諾MCL33 賽車?

邁凱倫執行董事扎克·布朗也堅信這一點——他坦言自己對阿隆索參加賽車運動的極度飢渴感到“驚訝”:阿隆索如閃電般快襲了IndyCar 和跑車賽事(更不用說化名去偷偷摸摸地參加卡丁車賽事了)。

(以下是F1 Racing 對阿隆索的採訪)

問:採用了雷諾的動力單元後,邁凱倫的表現會有多好?

答:我覺得我很開心。我有信心今年我們可以扭轉局面,回到我們該在的位置。邁凱輪車隊意味著“成功”。正常情況下,即使是邁凱輪的糟糕的一年,在車隊總冠軍的爭奪中也是第三或第四,而不是第九(比如2015 年和2017 年)。

:所以你希望2018 年會成為可稱之為“正常”的賽季?

:是的——回到正常狀態,做足準備迎接每一場大獎賽,每一個練習賽與排位賽,並知道你應該能夠進入前五名——如果你做得很好,你可以登上領獎台。

如果你做了一些非常特別的事情,你甚至可以成為分站冠軍。這種積極性和紮實的準備是我這幾年想念的東西...... 但今年我希望我能夠擁有它們。這是最大的期望。

 

:過去三個賽季的最佳成績是三次第五名。你有沒有想過“我再也取得不到這樣的成績了”?

:(阿隆索停下來略作沉思, 然後深呼吸並露出笑容...... )是的,我確實想過換項賽事、停止F1 職業生涯的可能性......

去年我參加完Indy 500 比賽后,當我回來的時候,在奧地利和銀石連續參加了兩場比賽,當時我確實有想過,“也許明年我可以嘗試不同的系列賽,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賽車三大滿貫'的事業中,開印地和勒芒,也許這是最好的事情。”

 

但我覺得現在不是我該離開F1 的時候——現在不是,不是在這些糟糕的結果之後,也不是帶著這種沮喪的心情..... 我知道我的餘生都會為此後悔,我知道這種糟糕透頂的感覺[他幾乎是激動地說出這幾個字的]會伴隨我餘下的整個賽車生涯。

所以很明顯我還渴望成功。我和邁凱倫一起還有未盡的事業。我認為今年是所有這些事情都會改變的時候。我對此相當肯定。

 

:是什麼讓你有這種感覺?

:底盤方面正在按照我們的要求進展,車隊的勢頭很好,事情也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所以只要我們能擁有一個好的動力單元,那就是解決方案。在F1 中,一切都在桌面上擺明了。你有非常聰明的工程師,非常高端的技術,以至於如果我們在一個慢彎裡失去了10 毫秒,或者在高速彎裡失去了40 毫秒,我們可以立即知道。

我們理解剎車,牽引力,我們知道每個人的輪胎胎壓——我們每個週末都會做這些計算,如果你消除了我們在直道上看到的損失,那麼實際上我們就沒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跑在前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會獲勝,但是可以接近紅牛或類似的表現。

當我們知道我們只是缺乏馬力時,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也是在過去兩年中找到積極信號的一種方式。我們也曾在底盤方面表現得有些弱,但去年情況改善了很多。這阻止了我做出離開F1 的決定。

如果有一天我贏得賽車三大滿貫(摩納哥大獎賽,勒芒和印第安納波利斯500 ),我定會非常自豪。但如果我現在停止F1 ,我會後悔我的餘生。

:任何車手都只有在短暫的時間內才能取得成功並具有競爭力。(指車手巔峰期較短)

:是的,但我有足夠的自信。在我參加F1 之前的那些低級別賽事時,我們都能取得想要的成績。所以我知道,在F1 中,我們的車只要單圈落後最頂級的車不超過0.2、0.3、0.4秒的樣子,我們就可以玩轉比賽。

在某些賽道上我們會輸;在某些賽道我們會擊敗對手;在一些賽道上,我們將通過戰術策略來克服賽車的缺點。你至少處在這場遊戲中央。對我而言,在印第安納波利斯也是一樣。

問:你在印地500 的比賽是上賽季的亮點之一。說說它實際上是怎樣的?

答:起初很難,我不適應,因為賽車感覺很奇怪——專為左彎設計,懸掛也是不對稱的—— 第一次試跑後我沒有自信。但要知道有兩百萬人在YouTube 上觀看我啊!對於一次普通測試來說,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那時候我就在想,“也許坐進賽車後我並不會喜歡它,也許我不會覺得自己有競爭力,也許我不會喜歡那種感覺,也許我根本體會不了這台車”。但那時候已經不太可能有機會讓我說三週後的比賽我不參加了。因為我們已經正式宣布參賽了!

但很快,我重拾起了自信。我喚醒了自己全部的賽車嗅覺。“印第安納波利斯?我愛死它了!也許我以後可以跑更多的卡丁車或勒芒。”

問:你之前忘了自信的感覺是怎樣的?

答:老實說,是的,有些時日了。但現在我覺得,今年如果我有一台給力的賽車,我可以開出一個非常好的賽季,因為我相信我還能夠為車隊提供一些額外的東西,就像我整個職業生涯裡一直在做的那樣。

但在過去的這三年中,這點額外的東西卻是我最難給予車隊的。敬業、工作、模擬器反饋,身為一名車手,這些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那些額外的東西,像你在墨西哥因動力單元被罰退35 個位置的時候,那額外的0.2秒,那超車,那奇蹟般的起步,都不會出現。

問:那些特殊的瞬間來自哪裡?

答:它們不是下意識的。這純粹取決於你當天的狀態,也許在周日早上的戰略會議中你會看到圖表,你會看到模擬結果,並且他們說你會排在第四位——但是你覺得你會以更好的名次完賽。即使沒有數據支撐,但你就是感覺到了,然後它化為了現實。

問:當你意識到即便是在那些特殊的日子裡,你最多也只能跑到是第五或第六,這種感覺肯定很艱難。

答:你知道,在困難時期會比容易的時期學到更多。在過去的三年裡,我們使整個團隊和自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如果今年我們擁有競爭力,將要迎接挑戰,那麼現在的我們會比三年前的自己準備得更加充分。

現在我們有來自其他車隊——法拉利,紅牛——的非常年輕,非常有才華的人。這三年我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團結一致。我相信我們已經準備好做更大的事情了。

 

:你個人方面呢? 當你的賽車拖你後腿時,作為運動員,你如何保持自己的鬥志? 這是只屬於F1 的一個非常特殊的方面......

:說實話,這並不容易。有起起落落,高低起伏。主要並不體現在比賽週末裡,因為當你著手練習賽並且開始與工程師會面、準備你的排位賽等等時,你體內的運動激情就已經被喚醒,你開始準備好接受任何挑戰。

但是在分站間的間隙期,這就會變得很困難。為了保持專注,讓自己處在比賽狀態中,我不得不多加努力。 我厭惡輸——我喜歡贏,在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中,不僅僅是賽車運動,所以每個週日晚上當我從比賽中回來時,我都不開心。

我總是相信下一場比賽會有變化,我們會得到一些積分,我們會做得更好 —— 即使我心裡知道這不會完全是真的。但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我從不停止夢想。對獲勝的渴望總是存在的,所以激勵自己並不困難。

:你會不會必須通過回想以前那更好的歲月,來提醒自己“我可以比現在更好”?

:其實並沒有。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強,和邁凱倫隊友巴頓和範多恩比起來也一直很有競爭力。 我自己的動力和信心從來都不是問題,所以我不必回頭。

[但最終阿隆索還是承認了,阿隆索在腦海中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

你知道,我偶爾還是會回頭看看過去的一些比賽,因為我想稍微享受一下。 在一些F1 頻道上,他們會播放很多年前的比賽——整場比賽——這是放鬆一個多小時的好方法。

:看自己比賽是什麼感覺?

: [巨大的、眼睛放光的笑容 ]令人驚嘆!是的,真的很棒,因為顯然沒有認出你自己。你看到的比賽與在車裡時完全不同。在賽車外的時候,你分析事物的方式是不同的。也許你會聽到一些評論員因為你損失時間而感到緊張... 但是你記得那時候你是在保護輪胎,或者你在那一圈裡遇到了點小問題。這樣看比賽的時候,它可以幫助你理解媒體採訪時向你提出的一些問題,並體會到一場比賽由賽車內外兩個視角觀看,會產生多大的差異。

:具體是哪幾場比賽?

:也不是 ……就是我們獲勝的那些美好時光。我記得2005 年有些賽車處於杆位——豐田或BAR ——然後他們會在第8 圈或第11 圈進站,但當時我們知道我們有16 圈的油,所以即使我們排在第五位,在車裡感覺也很不錯。

:你的好朋友羅伯特·庫比卡去年告訴我們,面對困難和巨大的挑戰(他從一次幾乎致命的傷病中恢復過來)讓他成為了一名更好的車手。這種不同性質的逆境,使你成為更好的車手了嗎?

:肯定是的。 因為你駕駛和最大化性能的方式是不同的。當我能贏得比賽時,我會在一停前努力跑,在那之後開始保護賽車,而不是過於積極地駕駛,進站時我會提前20 米剎車,因為你不想撞到機械師或超出維修區格子的標記。

這就是你手握的20 %的餘量,當你擁有統治性的賽車時。但這可能會減慢你的學習曲線,因為你對自己和你的心理承受力或體能都沒有太苛刻的要求。當你遇到困難時,你每天都會升級你的駕駛風格。


: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你的駕駛方面具體有了哪些改進嗎?

:當然,對輪胎的理解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所以我們必須適應這一點。近年來輪胎非常脆弱,我們無法用得太狠。他們可能會在一圈的最後或者一個stint 的最後表現不佳。去年,我們回到了更正常的輪胎,你可以一路推進。

F1 實際上已經發展了很多,現在的車手們也準備得更為充分:你必須在比賽的每一部分都發揮到自己的最大限度——每一圈,每一次超車,每一項節油技術。 從周五到週日,您總是處於最佳駕駛風格。

就比方說,如果你是一台iPhone ,則每六個月會有一次軟件更新;現在F1 車手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軟件更新——特別是當你在後排起步時,因為你需要找到些額外的東西。

:漢密爾頓在排位賽中一直較他的隊友擁有0.2 秒的優勢——唯獨(跟)你是例外。 當你自己的賽車如此缺乏競爭力時,看看他現在所取得的成就,是否會讓你感到沮喪?

不,它不會讓我失望...... 太多! 當你與一個人爭奪世界冠軍並且對方獲得冠軍的時候,這很令人沮喪。 你會覺得 “ 我更值得這個冠軍 ” 但是當我沒有參加冠軍爭奪時,我沒有那種感覺。

其實,我認為劉易斯真的值得他現在擁有的這些總冠軍。 他的天賦遠超他一開始所擁有的冠軍數。現在對他來說更容易一些了,因為他的賽車是統治級的。他與維特爾都有4 個總冠軍,這很公平。

:但是2012 年巴西站,當你在巴西輸給維特爾時呢? 電視轉播鏡頭找到了你,對準了你的表情。你以三分之差失了總冠軍,那時候的你整個都愣住了。

:是的... 呃... 我是在等待馬薩。 他盡全力地幫助了我,那時他正在擁抱他的家人。我不知道相機在那裡...... 而我只是“有些走神”。

2012 年可能是我個人駕駛水平最好的一個賽季,我絕對相信我們值得擁有這樣一個總冠軍...... 但這是不可能的。這並沒有擊垮我,但我知道這些數字對我們來說有點不公平。也許今年我們會回來一些運氣。

:你在社交媒體上有250 萬的追隨者,你在邁凱輪的成績似乎並沒有影響你的人氣。

:我知道——這簡直太棒了。我甚至還問過一些朋友,因為在其他领域——足球,網球或其他什麼,如果你連續幾年成绩都很糟糕,一切都會大不如前:你的知名度,赞助商的承諾,你的粉絲群......但對我而言一切并非如此。

也許這要歸功於我的車隊無線電通話。它們似乎很受歡迎!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人們似乎都親近我,也許是他們也覺得我們應該得到更多。2010 和2012 年,在很多人眼裡,本應該是我贏得那兩個冠軍。這很好。他們給你一些回報。即使他們給不了你獎杯,他們也會給予你以愛。


原文標題:

阿隆索:我為什麼不從F1走開

 
 
 

[轉貼]漢密爾頓:本可避免被維特爾超越

KUMAZAKI

2018/03/26 01:14:14

發文

#6042164 IP 220.142.*.*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3月26日訊 澳大利亞站中,杆位起步的漢密爾頓本可以將勝利輕鬆收入囊中。但一場虛擬安全車打碎了英國人的冠軍夢,維特爾利用虛擬安全車進站,從漢密爾頓手中硬生搶過冠軍。

虛擬安全車引入時,已完成一次進站的漢密爾頓落後維特爾11.614秒,根據奔馳的計算,衛冕冠軍車隊將此差距視作足以確保漢密爾頓奪冠的距離。但維特爾出站後躋身漢密爾頓身前這一幕,讓整個奔馳車隊都刮目相看,直至此時車隊才意識到他們的計算出了差錯。

賽后接受采訪時,漢密爾頓不乏沮喪,他認為自己的武器庫中尚有彈藥未充分施展。他說:“他們現在依舊沒有完全弄明白,所以他們也無法給我一個確切的解釋,說明為什麼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所以我也說不清我對這件事是什麼感受。在正賽裡,我還藏著大招,本可以在第一次進站前拉開更大的差距。”

奔馳老闆托托- 沃爾夫也證實了漢密爾頓所說的自己仍有所保留。當被問及是否本可以將自己與法拉利之間的距離拉得更大時,他說:“是啊,我想我們確實本可以做到的。”

但漢密爾頓仍從揭幕戰的表現中得到了積極的訊號:“輸掉一場大獎賽永遠不是輕鬆的事,但這個週末仍帶給了我們許多積極的信息。我們今天仍是拿下了第二。看上去像是一片烏雲,但它終究還是一個積極的成績。我們有一台優秀的賽車,我們仍是世界冠軍,只要做出一些小調整,我們就能拿下下場比賽的冠軍,對此我深信不疑。”

 

https://bbs.hupu.com/21778599.html


[圖片]F1澳洲站成績-法拉利冠軍 本田墊底

KUMAZAKI

2018/03/25 17:22:19

發文

#6042088 IP 218.164.*.*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轉貼]沃爾夫:可能是系統Bug,我們算錯了

KUMAZAKI

2018/03/25 16:42:35

發文

#6042087 IP 218.164.*.*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虛擬安全車時間段丟失了冠軍後,梅賽德斯的車隊經理沃爾夫說可能是軟件故障阻礙了他們,“我們還不知道,我們以為自己有充足的優勢。”

“可能是系統軟件有Bug吧,這導致我們算錯了。我們會深挖數據,了解為何我們會遇到問題。”

https://bbs.hupu.com/21774228.html


[轉貼]維特爾承認天上掉餡餅:很幸運我們接住了它

KUMAZAKI

2018/03/25 16:38:45

發文

#6042086 IP 218.164.*.*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塞巴斯蒂安-維特爾承認,在澳大利亞,法拉利“很走運”贏得賽季揭幕戰冠軍,一切都得益於完美的虛擬安全車時機。

由於哈斯車隊格羅斯讓的賽車滯留在賽道上,賽會出示了虛擬安全車。在此狀態下,德國人能夠進站並取得領先地位——在漢密爾頓和隊友萊科寧都進站後,他上升了兩個位置。而此前,他還排在第三位,並被落下了一段距離。他一直在掙扎於找到速度來挑戰前兩名車手。

不過,維特爾表示,車隊將“接受它”,但同時他也承認,在周六被超越並在正賽中同樣有一點點掙扎後,他們還不完全處在他們所需要的狀態中。

“顯然[感覺]相當不錯。很明顯,由於安全車,我們有一點幸運。”維特爾表示,“我的意思是,我的起步本可以更好,但事實並不是這樣,所以我不得不排在第三位,然後在第一個stint前,我有點兒跟不上前面的劉易斯和基米。我一直在輪胎上有點兒掙扎。我感覺在第二個stint用軟胎更好一些。”

“我一直在祈禱出現一輛安全車。(那時)在四號彎停止一輛賽車,我就想'不',然後有人,我想是一輛哈斯,已經停在了二號彎,然後當我看到它時,我真的是充滿了腎上腺素——即使比賽處於僵局,但接下來的進站,所有事情都是盡力嘗試回到原點。”

“他們告訴我,我真的接近了劉易斯。顯然我們今天有點兒幸運,劉易斯昨天跑出了一個很棒的單圈,他應該得到杆位。他贏得了一場很好的比賽,並在開始時控制了局面。然後正如我所說,天上掉餡餅,我們接住了它。”

“這是個很好的開端,一場很好的勝利,為接下來的幾週帶來了新的動力。”維特爾補充說到。

https://sports.sina.cn/f1/motorracing/2018-03-25/detail-ifysnevm9973403.d.html?vt=4&cid=69432


[圖片]澳洲站排位成績-星期日下午13:10正賽

KUMAZAKI

2018/03/25 05:53:21

發文

#6042078 IP 36.236.*.*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影片]澳洲站排位Q3奔馳撞牆-Bottas crash

KUMAZAKI

2018/03/25 01:09:22

發文

#6042076 IP 36.237.*.* 無任何修改 檢舉這篇文章

 

官方: